2015年7月29日星期三

贾榀:声援广州三君子经过


7月23号早上,我和欧阳经华、鲍乃刚、李原风、邵泽海五人一起前往广州市中级法院准备申请旁听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广州三君子案庭审,到法院门口看到大量警车警察戒严,法院门口左右两边用铁马封锁,我们乘坐的公交车到法院门口不允许停车,坐到下一站才下车,我们从另一边打出租车才到了法院门口,现场看到了很多认识的朋友,还有香港记者和美国领事馆领事,都没能进入法庭旁听,我们站在现场聊天、拍照,过了十几分钟从后面冲上来一群黑衣警察,二话不说将我和李原风等朋友强行拉上一辆警车,几分钟后我们被带到豪贤路小学,校园里至少有六七十个警察,下了警车我看到孙涛坐在门口,应该是第一个被带过去的声援者。我们都被带过去分批做笔录,当然这都是走过场而已,我什么都没说,警察很生气,软硬兼施也不奏效。稍后的两三个小时里又有十几个朋友被带过来,很多朋友据理力争大声质问警察,场面很热闹。将近十一点时,做完笔录的朋友被带到一个铁围栏里关起来,到了中午也不让吃饭。

大概十一点时,我被警察带上一辆警车,被拉到了越秀区北京派出所,刚进审讯区就看到了孙涛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警察让我也坐在那里,下午我俩被分别叫进审讯室做笔录,但我们都不配合,拒绝打开手机密码锁,孙涛还大声斥责警察,到了下午五六点派出所警察对我们采集人体信息,晚饭后约七点多,几个警察进来把孙涛带走了,而我继续留在那里,到了晚上十点多,两个警察再次进来给我做笔录,他们把我的微博推特内容打印出来放在桌上问是不是我发的,我一概否认,警察多次劝我承认但我始终否认,无奈他们出去了。回到走廊坐到十二点,几个辅警把我带到了一个审讯室的铁笼子里,说让我在里面睡,他们两三个人在门口看着我,我看了下里面只有一个用来禁锢嫌疑人的老虎凳,我拒绝在老虎凳上休息,他们只好让我自己从外面选了一把椅子,可是根本睡不着,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思绪万千地在审讯室的铁笼子里坐了一夜。
    
24号早上八九点时,派出所警察进来跟我说我会被送回老家,我以为像以前被送上火车,谁知到了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派出所长说他亲自带人把我送回户籍地,六个警察把我带上一辆面包车开往广州南站,到了车站后五个换了便装的警察带我上了开往河南的高铁,由于长时间没休息也没怎么吃东西,在车上时肚子痛很难受脸色发青。下午六点多高铁到河南信阳下车,派出所长等五个警察带我去吃饭,饭后他们联系信阳警方派了两辆车送我们去南阳,在高速路开了两个多小时到了南阳市区,南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赵支队长带人在卧龙站高速路出口等候,随后被他们带到卧龙岗对面的世家宾馆后院最偏僻的一个三人房间,进房间后看到了我们村委会的人,还有镇上派出所的,让我拿出手机和身份证交给他们,十二点多市局国保赵支队长进房间来跟我谈话,说既然回来了就好好休息一下,这几天吃住都在这里,有什么需要跟他们说,然后就走了。我当时很困倒头就睡,他们有两个人分别睡在我两边的床上,隔壁房间也安排了人。25号早上起来吃了早餐,镇上派出所长、镇政府综治办正副主任等多人都来了,他们和村委会的人一起劝我不要再干这些“违法犯罪”的事情,说了很多亲情友情人生之类的道理。大概十点多我被叫到隔壁房间做笔录,我的回答跟在广州时一样,他们也没说什么。最后说手机和身份证过几天给我,直到28号下午我才拿到手机和身份证。这是我至今第一次跟老家维稳系统的人打交道。
    
总体来说这次声援活动很成功,在这种极端高压时期能有这么多朋友不远千里来参与,很不容易!值得赞一个! (博讯 boxun.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