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8日星期二

陕西新规将上访者写入县志留“恶名”


5c141341cf0e0ef.jpg

陕西旬阳县上周六出台新举措,将“缠访者录入县志留‘恶名’”,引起舆论激烈反弹。有批评指出,古时尚可击鼓鸣冤,而现今在维稳思维下,当局将上访者当成“敌对势力”,滥用权力打压民众。

陕西省旬阳县日前推出所谓的“整治社会不良风气”新机制,规定凡是重大缠访赴省进京上访者,将被记入县志,“留下遗臭万年的恶名”,“把自己和家族永远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还要求“县电视台要制作评论节目,让公众知晓,让社会评议”。 

这项新规定引起不少网民的质疑,认为是打压上访者。

网民“奉命归国微博”称:典型不作为,不去想想上访者为什么上访?为什么不想办法解决他们的问题?尽是稀奇古怪的想法。访民若在信访过程中有任何违法行为,该依法处理就依法处理是了,何必再行法外的一套? 

另一网民“林滤山“称:上访是信任,封建统治者尚能允许百姓“击鼓升堂”、“拦轿喊冤”。而现在的党政部门却极力阻挠群众上访,把反映问题这种信任当成麻烦和抹黑,推三阻四,态度恶劣,甚至把上访者当成“刁民”和“敌对势力”,施以专政手段。

对于舆论激烈的反弹,旬阳县官方就此回应称,所谓“记入县志”本意不是为了阻止民众正常信访,而是专门针对那些当地俗称的“燃灯头”、“麻名儿”等专业闹事者。“可能有些措辞不到位的地方,但本意不是为了打压信访者。”

本台记者就此致电旬阳县委,但对方拒绝接受采访。而旬阳县政府则表示不回应,一切以官方网站的消息为准。综合中国媒体报导,此新政策是旬阳县委书记梁涛6月县委第14届全体会议上提出的。

关注事件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周一告诉本台,中国各地存在一些信访老大难,久拖不决之下,当地政府往往采取暴力截访或强制送入精神病院等方式。如今旬阳县试图将信访老大难收入县志名录,更令人震惊,地方官员滥用权力可谓到了极致。 

黄琦:“面对民众的维权浪潮当局感到束手无策,又不愿意将他们赚取的农民的合法利益,退出来交还给农民,除了采取截访打压判刑一系列处罚之外,现在又别出心裁把访民写进县志这种办法。为自己的合法权利抗争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和权利。我奉劝当局禁止采取一切非法手段,阻止民众依法维权。昨天晚上天网报道一个湖南村官呼吁政府放权,可以全权处决访民,还有法律吗?”

“民生观察”网站负责人刘飞跃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在县人大会议上公开提出这项举措,把一种游离在法治之外的手段,无知无畏地摆上台面,在维稳思维下,所谓政府和治理都完全变了味儿。

刘飞跃:“感到滑稽可笑。但一笑置之之后我们看到,之所以有这么荒谬的做法出来,说明他们高度重视所谓的稳定,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疯狂的状态。真要实现社会稳定,是要尊重维权者,矛盾解决了社会才能稳定。”

记者在旬阳县政府官网看到,就在7月24日官方公布一起违法上访被处理的行为,一起意外伤亡事件的赵姓家属因赔偿纠纷,头戴孝布到政府门口跪访,被“依法予以拘留”。

对此,有网民就事件问道,当事人究竟是“正常上访”还是属于“闹访”,由谁来认定?是不是经过若干回合之后,但凡不听话的访民一律都以“缠访者”论处?

文章来源:RFA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胡汉强/吴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