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0日星期四

陈克贵三年冤狱期满获释陈光诚誓言追究


大陆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侄子陈克贵,3年前协助陈光诚逃跑,其后误伤官员而被判入狱,陈克贵周三(29日)刑满出狱。现已定居美国的陈光诚表示一定会追究当年迫害过自己及侄儿的官员的责任。(黄乐涛报道)

刚出狱的陈克贵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周三一大清早,他被山东临沂监狱的人员送到临沂长途汽车站,与妻子及亲戚会面,又表示自己虽然在监狱没有受到虐待,但身体现在很差,需要休养。







陈克贵:在监狱里面都可以,出狱之后没有去检查身体,现在很多事情要处理一下,现在回来,(过几天)有时间会到医院检查一下,作全面检查。

虽然现在已释放出来,重获自由,但他认为当局日后亦会对他进行严密的监视。对于当年他认为自己是在自卫的情况下打伤官员,之后就被判监,对于将来会否向当局追究责任,他就认为现在仍未决定。

陈克贵:现在身体……因为在这个星期身体不好,把身体养一段时间,看看有没有好一点,检查完后再说,暂时亦未有考虑这一点。

由于过去受到的打压,日后他与家人在大陆生活或会有更多的打压,问及他会否与叔叔陈光诚一样到美国生活,他亦表示待养好身体才考虑这问题。

陈光诚在美国向本台表示,他认为陈克贵当年是合法自卫的,他一定会为陈克贵追究当局的责任。

陈光诚:这种非常非常明显的这种迫害,完全没有道理的,在这种正常防卫下被判刑,我想任何人都不能接受,那不管怎么样,我们在这个,追究当年迫害我们的官员,是不会放松亦不会停下来,我觉得当初跟这夥人,犯罪的这些官员都应该被追究责任。

他对于侄子被释放出来有很多的感受,并希望人民继续维护自己的权利。

陈光诚:怎么说呢,我的感受就是说,我从中国的魔掌里逃出来,中共又把我的侄儿抓进监狱,关了3年多,怎么说呢……我的想法,就是对于这样一个,专治下能够解决这些问题,不抱任何的期望,我也希望能通过这样的事情,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利用我们的渠道,能够(得到)真正的民主法治这种体制,只有这样,我们的权利才能有保障。

另外,陈克贵的妻子刘芳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她周三早上与多名亲友到临沂长途汽车站与陈克贵会合,陈克贵夫妇于是登上亲友的私家车离去,数小时后,也很顺利到达山东沂南东师古村的老家,没有察觉到有维稳的人员尾随他们。

她认为现在丈夫已经出狱,加上丈夫根本就没做过什么的错事,所以刘芳认为日后丈夫是可以获得真正的自由。

刘芳:我现在觉得他就是,已经释放了,他而且就是(入狱)3年多,一天都没有少,现在已经这么久了,就是我丈夫他本身就是正常防卫,他也没有过错,当局应该不再对我们,就是你所说的,就是监视,就什么样了。

于3年前,陈光诚成功逃离山东沂南东师古村,经陈克贵的协助下,抵达北京躲进美国大使馆寻求协助后,之后当地官员张健带领一群身分不明的人员深夜闯入陈克贵家中搜查,并抓走陈克贵父亲陈光福,并殴打陈克贵及其母亲任宗举,陈克贵当场拿起两把菜刀,将张健砍伤,其后被临沂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刑3年3个月。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