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1日星期五

一周新闻聚焦:各方呼吁当局释放狱中健康恶化的记者高瑜

现年71岁的资深记者高瑜,因为向境外泄漏国家秘密而被判有期徒刑7年。不过,这是当局强加给她的莫须有罪名。对中国当局的做法,美国和欧盟都表示了不满;记者无国界以及国际妇女组织、人权组织纷纷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当局的审判,要求释放高瑜。


高瑜的代理律师之一尚宝军7月28日上午会见了高瑜。此前她刚刚到安贞医院进行了身体检查。尚宝军律师告诉记者,这次体检查出了高瑜发生过心肌梗塞,血管有堵塞的状况。尚律师说,这解释了高瑜之前经常胸闷、胸疼的原因。除此之外,体检还发现了高瑜新的病情。她的脖子两侧查出异常。左侧有一处粉色的斑块,右侧有很多的结节。尚律师说,这应该是病变的状况。至于这个病变是良性还是恶性,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活检。
 
高瑜在会见时对律师表示,公安机关要求她更换律师,或让律师停止为其做无罪辩护,改为“轻罪辩护”。莫少平转述高瑜称,她对两名代理律师——莫少平律师和尚宝军律师——的专业水准、职业操守和敬业态度感到满意,绝不会更换律师,而且尊重其代理律师的法律专业辩护意见。
 
七月二十九号,总部设在法国的记者无国界组织就高瑜问题再次发出呼吁,要求欧盟外长为记者高瑜女士的自由向中国政府施压。记者无国界组织在这个呼吁声明中,特别具体提到在过去几周获得的有关高瑜的医院检查消息,七十一岁的高瑜女士有中风和肿瘤的危险,因此她的健康状况已经时刻处于危险之中。声明还特别提到,中国在新闻自由度上的恶劣排名。根据该组织对全世界一百八十个国家的调查,中国的新闻自由排列在:正数第一百七十六名,倒数第五名。
 
▲美国之音(VOA)7月28日报道:高瑜狱中健康恶化 淋巴查出病变
 
香港民众2015年4月17日在香港中联办外示威,要求释放中国著名独立记者高瑜,就在那一天,北京一家法庭判处高瑜7年监禁。(资料照片)
 
被羁押的北京独立记者高瑜目前身体状况出现新的问题。高瑜的代理律师之一尚宝军7月28日上午会见了高瑜。此前她刚刚到安贞医院进行了身体检查。有消息说,高瑜病情出现恶化。尚宝军律师告诉记者,这次体检查出了高瑜发生过心肌梗塞,血管有堵塞的状况。尚律师说,这解释了高瑜之前经常胸闷、胸疼的原因。
 
尚宝军律师说,除此之外,体检还发现了高瑜新的病情。她的脖子两侧查出异常。左侧有一处粉色的斑块,右侧有很多的结节。尚律师说,这应该是病变的状况。至于这个病变是良性还是恶性,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活检。
 
尚宝军告诉记者,鉴于高瑜目前的身体状况,已经具备取保候审的条件。他说,各方沟通之后,争取明天(7月29日)向法院提出取保申请。
 
会见中,高瑜告诉律师,公安最近大密度频繁给高瑜做工作,要她解聘律师,被高瑜明确拒绝。尚宝军表示,尽管知道当局不喜欢他们,但是如此公然要求他的当事人解除跟律师的委托合约,令他们非常惊讶,也表现出公安的有失风度。
 
年过七旬的高瑜,2014年4月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被刑事拘留,当年11月高瑜的案子由北京第三中级法院进行了不公开庭审。今年4月17日,法院对高瑜案进行了宣判。她被判处7年监禁,剥夺政治权利1年。高瑜提出上诉,二审宣判被延至今年9月。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29日报道:高瑜健康恶化 家人呼吁外界紧急援手
 
根据高瑜家人表示,高瑜目前在牢中的健康情况再度恶化,经安贞医院的调查后,“结果非常不乐观”,因此呼吁外界紧急联系各国际机构政府以及驻华使馆营救“随时有生命危险的高老师”。现年71岁的资深记者高瑜,因为向境外泄漏国家秘密而被判有期徒刑7年。
 
据香港传媒接获高卫的紧急呼吁信显示,高瑜在安贞医院进行了体检,发现脖子一侧有很多淋巴结,另一侧有白色肿块,医生无法确诊是否为恶性肿瘤,需要进行活体检查,另心血管一处明显堵塞。家人表示,高瑜一直都有心梗历史,医生认为已现心梗症迹。
 
虽然高瑜健康面临危险,但其家人批评国保人员还天天提牢高瑜,要求她认罪并许以“放人”、“想办法让你出去”等虚假承诺;另外国保又要求高瑜“解除与莫(少平)、尚(宝军)两位律师的代理关系”,但高瑜不愿意接受当局不合理的要求。
 
这是律师尚宝军与高瑜的家人在7月28日到北京第一看守所探望高瑜,所取得的最新信息。
 
高瑜在上个月15日据称得到当局“破例”获准在牢中与弟弟高卫和儿子赵萌见面,当时据称高瑜精神状态尚好,但身形消瘦、身体极度虚弱。虽然案件已进入二审程序,但71岁的高瑜被羁押一年多以来,各种疾病缠身,并多次出现心绞痛。
 
这个月初,高瑜的律师获准探监,律师表示高的心绞痛病发越来越频密,需要服下双倍分量的药。
 
高瑜因被控向境外泄漏国家秘密,在4月17日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高瑜不服判决,提出上诉。
 
▲德国之声(DW)7月29日报道:专访:高瑜健康状况不佳 将提取保候审
 
中国资深记者高瑜传出在狱中健康恶化的情况。其代理律师莫少平对德国之声表示,高瑜目前身体状况不佳,接受全面体检后查出脖子两侧淋巴出现病变,将尽快向法院为其提出取保候审。
 
德国之声:高瑜女士目前的健康状况是否出现恶化?
 
莫少平律师:前一段时间,监狱带高瑜女士去北京的安贞医院做体检。通常看守所如果有在押的人有疾病的话,一般是由狱医看诊。如果看守所的狱医诊治不了,通常是送到看守所系统的公安医院诊治。看守所最终决定带高瑜去安贞医院。因为高瑜始终是心血管一直不好,可能是认为比较严重,所以带她去安贞医院做全面体检。
 
德国之声:体检的结果如何?
 
莫少平:体检的结果就是心血管有发生过梗塞的痕迹,另外脖子的淋巴一边有结节,另一边有斑块。再加上高瑜本身血压一直很高,如果药物不控制,她血压能够到高压170-180,另外她还有美尼尔氏综合症。昨天上午尚宝军律师去见他的时候,她就明确告知了这个情况,说她的身体状况不好,因为很多体检结果和结论说明她的身体状况不好,她自己也感到身体不好。
 
德国之声:昨日尚宝军律师见过高瑜女士,有什么新进展或情况吗?
 
莫少平:一方面高瑜女士介绍了体检的情况,另一方面说了这么一个情况:公安机关让她更换律师。高瑜女士明确拒绝了。她说,我现在的律师——莫少平律师和尚宝军律师——无论从专业水准、职业操守还是敬业态度,我都是满意的,所以我绝不会换律师。公安又跟她讲,你如果不换律师,看能不能给你的律师做个工作,不要让他们为你做无罪辩护,就给你做一个轻罪辩护。高瑜女士说,我可以把你们的意思转告给我的律师,但我本人还是尊重我的律师的法律专业辩护意见,大体是这个情况。会见高瑜的情况我们都跟她的亲属通报了。
 
德国之声:下一步会采取什么行动?
 
莫少平:当然,以她的身体状况,我们会向北京市高级法院提出取保候审的申请,建议法院高瑜现在的身体状况我们认为确实不适合羁押。另外,北京市高院没有在两个月内,也就是法律规定的二审审限内审结。现在因为二审没有在法定期限内审结,经过上级法院批准已经进入延期程序。高瑜已经是70多岁的人,身体状况又这么不好,法院又没有在法定审限内审结这个案子,所以我们认为高瑜女士是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的,我们还是为她向北京市高院提出取保候审申请。
 
另外一方面,我们认为公安机关在案件已经进入二审的阶段,却还是不停去找高瑜,去接触高瑜,这个本身就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因为案件已经进过审查、起诉、一审,现在是二审阶段,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早已结束,其次,公安机关直接干涉高瑜更换律师,甚至干涉律师的辩护观点,这个也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说得严重点,这是一种违法行为。请不请律师,请哪位律师,这是由高瑜女士自己决定的,其他任何机构、个人是无权干涉的,公安机构更不能干涉。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29日报道:高瑜狱中病情恶化 被要求解除律师委托
 
正在狱中服刑的中国著名媒体人高瑜近期接受了全面身体检查,查出淋巴病变、心梗、心血管堵塞等新病症,显示健康恶化,代理律师再次为她申请取保候审。此外,据悉当局给高瑜施压,要她认罪并且解除与其律师的代理关系,但遭高瑜拒绝。
 
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7年的著名媒体人高瑜,病情进一步恶化。
 
于周二会见了高瑜的代理律师尚宝军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当事人近期被检查出脖子两侧淋巴出现病变以及心梗等疾病,律师正着手再次申请取保候审。
 
“她(高瑜)身体一直都不好,心脏病、高血压、还有过敏症一直都有。就是大概本月初的时候——我们之前也呼吁尽快给她做全面体检——看守所带她去医院做了个全面体检。除了刚才说的原来这些疾病以外,又发现心脏有心梗的痕迹。不知道是她在被抓以前还是被抓以后出现过心梗;还有心血管的堵塞;还发现了脖子淋巴左侧有一个粉色的亮点,右侧有不少结节。这个病变是否严重目前还无法判断,可能要进一步检查。应该说她身体有恶化的趋势。以前跟中院,跟办案机关都提过(取保候审),但是都被拒绝了,现在有新的身体状况,我们正在继续给她申请,应该今天就能寄出,最迟明天也会寄出。”
 
今年71岁的高瑜,于去年4月24日被警方带走刑事拘留,当局指其非法获取并向境外网站泄露一份中共内部文件。起诉书指高瑜向境外网站泄露中共九号文件,亦即要求高校教师“七不讲”的文件。今年4月17日,高瑜一审被判有罪后,向北京市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审理期限原本于本月初届满,但法院又延长了一次审理期限至9月。
 
日前,原“德国之声”记者苏雨桐在推特上发布了一份手稿,其中写道:国保天天提审高瑜,要求她认罪,并许以“放人”、“想办法让你出去”等虚假承诺。要求高瑜解除与莫(少平)、尚(宝军)两位律师的代理关系。高认为两位律师专业且辩护有力,不愿接受当局不合理的要求。
 
对此,尚宝军表示:“他们(当局)当然希望我们能够解除委托,但是被高瑜拒绝,她认为这没有任何道理,她也对我们的工作非常满意。但是这个也能理解吧,我们作为他(当局)的对手,让他恼火也正常。”
 
苏雨桐周三向本台表示,自从高瑜获刑后,来自德国、欧盟、美国等各国的声音给中国当局施加了十分大的压力。现在高瑜病重,即使仅仅出于人道考虑,他们也应当允许高瑜取保候审。
 
“其实这样一个案子,本来从一开始炮制已经成为中共的负资产,到现在,他们还继续坚持拿着这个负资产,我觉得挺不可思议的。高瑜这个案子,现在我们不去探讨整个过程是不是有违反法律之处,是不是体现了法制国家的承诺等等,我们只从人道来考虑,我觉得中国还是可以做一些改变的,比如说现在让她进入非常好的心脑血管医院去检查、去救治。律师也提出,接下来申请取保候审,我希望当局对这个事情能有所纠正吧,最起码体现人道精神。”
 
高瑜的最新情况被披露后,引发外界广泛关注。有网民写道:可怜71岁依然为民主奔波;可敬71岁依然为自由呼吁;可爱71岁依然为宪政呐喊。如果某天高瑜在狱中因病去世,最顶端的邪恶者要负起责任。时政漫画家“变态辣椒”则创作了一幅漫画,呼吁中国当局释放高瑜。
 
▲德国之声(DW)7月29日报道:高瑜健康状况恶化 当局要求撤换律师
 
身陷囹圄的中国资深记者高瑜再传健康恶化的消息。其代理律师表示,高瑜经过体检后发现脖子两侧出现淋巴病变,心血管出现梗塞痕迹。高瑜还向律师透露,公安机关要求她更换律师。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资深记者高瑜近日传出在狱中健康恶化的消息。高瑜代理律师尚宝军周二(7月28日)前往看守所与高瑜会面时得知,高瑜日前接受全面体检,发现心血管有发生过梗塞的痕迹,脖子两侧分别出现淋巴结节和斑块。另一名代理律师莫少平向德国之声表示,高瑜的血压若不经药物控制可高达170-180,另外还患有美尼尔氏综合症。
高瑜的代理律师表示将向北京市高级法院提出取保候审申请,建议法院高瑜的身体状况确实不适合羁押。莫少平指出,北京市高院未在法律规定的二审审限内审结,目前进入延期程序,年事已高而且身体状况不佳的高瑜应符合取保候审条件。
 
此外,高瑜在会见时对律师表示,公安机关要求她更换律师,或让律师停止为其做无罪辩护,改为“轻罪辩护”。莫少平转述高瑜称,她对两名代理律师——莫少平律师和尚宝军律师——的专业水准、职业操守和敬业态度感到满意,绝不会更换律师,而且尊重其代理律师的法律专业辩护意见。莫少平批评公安机关的做法称,审查、起诉、一审已经终结,目前案件进入二审阶段,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早已结束却不停接触高瑜,毫无法律依据。他还表示:“ 公安机关直接干涉高瑜更换律师,甚至干涉律师的辩护观点,这个也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说得严重点,这是一种违法行为。”
 
资深记者高瑜四月被中国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高瑜已提出上诉,二审宣判在上级法院批准下延期两个月至今年9月。高瑜过去因批判中国政体已曾两度入狱,共获刑7年有余。
 
▲美国之音(VOA)7月30日报道:记者无国界呼吁欧盟外长为高瑜向中国施压
 
新闻工作者权益组织记者无国界发表声明,呼吁欧盟外长关注中国前记者高瑜,向中国施压。
 
前德国之声记者高瑜2014年被中国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关押。
 
据记者无国界7月28日获得的信息,高瑜正在遭受淋巴结肿大的痛苦,这可能是由癌肿瘤引起的颈部淋巴结肿胀。声明称,关于高瑜病情紧急的消息已在互联网上流传了好几天,但是,尽管她的健康状况明显下降,当局继续几乎每天审讯她,以让她承认她的“罪行”,并解聘她的律师。她现在的辩护律师是莫少平。
 
记者无国界亚太部门负责人本杰明•伊斯梅尔(Benjamin Isma?l)在声明中说:“由于形势紧迫,应当有人立刻作出有力而明确的回应。我们要求欧盟各国政府告诉北京,欧洲的民主国家要求尊重人权,并要求立即给高瑜提供医治。”
 
声明称,高瑜过去十天曾被带去医院。医院的一位医生对她的健康状况表示悲观,但无法进行所有必要的检查以确定肿胀的确切原因。但这名医生诊断她有中风的危险。鉴于高瑜有心脏病史,她的家人和支持者已在过去几周表达了担忧。
 
声明中还提到,根据记者无国界2015年的排名,中国的言论自由度在180个国家中排名176。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30日报道:记者无国界再次强烈要求欧盟及各国政府就高瑜问题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
 
七月二十九号,总部设在法国的记者无国界组织就高瑜问题再次发出呼吁,要求欧盟外长为记者高瑜女士的自由向中国政府施压。
 
七月二十九号,总部设在法国的记者无国界组织为中国被关押判刑的新闻记者高瑜女士发出一封措辞强烈的呼吁信。这封呼吁信直接要求欧盟外长必须就被关押判刑的高瑜女士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为此,有关记者无国界组织从高瑜一四年被捕以来为高瑜女士的自由所做的努力,记者三十号中午采访了德国记者无国界组织的著名德国记者西尔克?巴尔韦格(Silke Ballweg)女士。
 
巴尔韦格女士作为记者曾经在北京工作过两年半,在二〇一一年中国著名异议艺术家艾未未被关押八十一天释放后,十二月在采访过艾未未。关于最新的记者无国界组织的呼吁声明,巴尔韦格女士说:我相信你应该已经看过这份声明。高瑜现在的健康状况极为恶化,需要必要的、更好的医院检查和诊治。但是在监禁中她无法得到,因此我们要求欧洲各国政府都为此向中国政府施加更大压力,让高瑜能够获得自由。
 
巴尔韦格女士说:自从去年四月高瑜女士一被捕,记者无国界总部和德国分部一起为高瑜的自由在欧洲和国际社会做了各种努力。德国分部立即给德国总理默克尔女士,以及政府的有关部门,德国社会发出呼吁信,介绍高瑜的情况,以及中国政府无视新闻自由、人权的做法。德国分部的这个努力也从各方面得到积极的回应。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访问中国,以及和中国领导人接触的时候都提到了释放高瑜问题。
 
巴尔韦格女士说,在高瑜问题上我们特别对德国之声与中国的中央电视台进行合作的事情提出了强烈的批评。因为高瑜以前是,受德国之声邀请为德国之声撰稿的记者,而中央电视台是中国政府宣传机构的一部分,也是镇压言论自由机构的一部分。德国之声和这样一个机构合作应该说是绝对是不正确的。我们的这个批评也收到了成效,今年四月在宣判高瑜的时候,德国之声终止了和中央电视台的这个合作项目的谈判。这也是我们在德国各界游说活动的成效。中央电视台当然是想在西方,民主社会也有一个广播的渠道来展示自己,因为他们知道如BBC,德国之声,代表的是另外一种声音。
 
据记者了解,记者无国界组织在这个呼吁声明中,特别具体提到在过去几周获得的有关高瑜的医院检查消息,七十一岁的高瑜女士有中风和肿瘤的危险,因此她的健康状况已经时刻处于危险之中。声明还特别提到,中国在新闻自由度上的恶劣排名。根据该组织对全世界一百八十个国家的调查,中国的新闻自由排列在:正数第一百七十六名,倒数第五名。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