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7日星期一

余文生就王宇下落申请信息公开 维权人士贾榀被遣返后失联

广州维权人士贾榀.jpeg
资料图片:广州维权人士贾榀。(贾榀推特)


今年7月9日被警方带走的北京维权律师王宇至今下落不明。作为王宇当事人的余文生律师周六向天津市公安局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公布王宇律师羁押地点及所涉罪名。此外,周四因围观“广州三君子”案而被抓走的维权人士贾榀,在被遣返回河南南阳后失联,目前已超逾24小时 。

自今年7月9日开始的针对维权律师及维权人士的大搜捕行动持续半月余,目前受影响的人士已超逾300人。而其中包括王宇律师在内的大部分被刑拘者,至今仍下落不明。

日前,余文生律师就王宇律师羁押地点及所涉罪名向天津市公安局申请了信息公开。

余文生律师周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是于周六晚通过网络递交了有关的申请。余文生说,王宇作为他的辩护人,自己有权利得知王宇的下落。

“王宇至今下落不明,我们也是通过电视媒体才知道王宇被刑事拘留,具体什么罪名,也没有说,而她的亲属也不知道,包括她亲属委托的辩护人也不知道。而王宇律师又是我的辩护人,因为我是取保候审出来的,所以从法律的角度讲,我应该和王宇存在利害关系,觉得我有义务了解王宇的下落和所涉罪名。所以昨天我就向天津公安局申请了一个信息公开。”

余文生表示,按照规定,天津市公安局需于15个工作天内作出答复,如果对方拒绝答复,可进一步提起诉讼,或提出行政复议。

王宇律师于7月9日凌晨被警方带走并刑拘,和她一同被刑拘的还有她的丈夫包龙军。而他的儿子包蒙蒙也被禁止出国读书,还遭到当局的威胁及监控。

对于众多维权律师及人士被捕,余文生认为,当局试图以违法的举动阻止人权律师发声,但这一目的不会达成。

“他们这么做绝对是违反刑事诉讼法的。像这样大规模地抓捕律师,而且明显违反法律规定,而且采取上电视游街的方式,我觉得他们就为了制造一个恐怖气氛,从而打压人权律师,让一些人权律师不敢发声,或者未必做人权案件。但我想他们的目的达不到。可能会有一些人权律师沉寂,但是还会有更多的人权律师崛起,还有很多的律师会加入人权律师的队伍。”

此外,广东维权人士贾榀于周四(7月23日)前往广州中院旁听唐荆陵等“广州三君子”案开庭,遭到警方抓捕及遣返。至周五,其余和贾榀一起被遣返的围观公民陆续回到家中,而贾榀却失去了消息。

本台记者周日多次拨打贾榀的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

贾榀的一名朋友周日告诉本台,他最后一次与贾榀联系上是在周五(7月24日),当时贾榀正在被遣返的火车上,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距今已超过24小时。

“贾榀去唐荆陵案开庭,围观,结果在门口就被警方带走了,同时带走的有好些人,有长沙的,还有全国各地的。目前他们都平安了,有消息了,贾榀现在没有消息。6个广州的国保把他带上火车,押送他去老家,在火车上期间他是可以通电话的,下了火车以后,他被移送到当地的国保部门了,河南南阳国保,现在了无音讯,我们都很担心。贾榀一直在外面维权,南阳的国保从来没找过他,这次可能会对他不利。”

贾榀在新浪微博上发布的最后一条消息是周五下午1点钟,他说自己和孙涛被北京派出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传唤,由于拒绝配合做笔录,他被关在铁笼子里一晚上没睡,当天上午被带上车送往火车站。

贾榀的朋友表示,好友失联已超过24小时,极有可能已遭到行政或刑事拘留。

文章来源:RFA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陈平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