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8日星期二

野火(车向前)被当局失踪已五天 音讯全无


此前获悉网上发出呼吁:关注野火!独立中文笔会理事、知名诗人车向前(笔名野火)于23日失踪,至今已第5天。 

车向前 (常用笔名:野火)广东佛山市,自由职业。曾作为湖南师大教师亲历八九民运,并由此成为永远挥之不去的心结。现为自由撰稿人、独立中文笔会理事。 
    
野火曾在【黑暗中,我们彼此为灯】一文中说:
    
作为我们置身监狱之外、安全系数比较大的大多数人来说,对于监狱中的生存状态实际上多是一张白纸。我听一位入狱多年的“六四分子”说过,监狱里面从来只给吃两餐饭,咋闻此言,其实就无须再细问其他剥夺起码“生存权”的“虐囚”程度了。人怎能突然被生生强逼到改变正常人的生存方式呢?我们能否有此勇气尝试一下每天只吃两餐饭的饥饿滋味?而且,我还从他那里听说,在监仓,囚犯是不许站着与“管教”说话的,一定要先行单膝跪礼,这怎能让本来就习惯于高昂着自由主义头颅的知识分子不时时感到备受屈辱?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韦塞尔说过这样一句话:“只要还有一个持异议者关在牢里,我们的自由就不是真实的;只要还有一个儿童在挨饿,我们的生命就会充满了痛苦和耻辱。所有这些牺牲者的最高需求,是知道他们并不孤独,知道我们没有遗忘他们,知道当他们的声音被压抑了时,我们会把自己的借给他们,知道他们的自由依赖于我们的自由时,我们自由的质量也依赖于他们的自由。”我想,只有失去过自由的人才能参透自由的迷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