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7日星期一

维权律师余文生要求告知王宇所涉罪名及羁押点

lawyers1.jpg
2014年9月,(从左到右) 张凯 、张维玉、王宇、余文生、唐天昊,在牡丹江参加审理案件。(余文生提供)

王宇等大陆维权律师被抓后,当局至今没告知家属及律师,当事人所涉何罪以及羁押地点。大陆维权律师余文生以王宇律师是自己的委托人身分,向天津市公安局发出资讯公开申请书,要求告知王宇被捕的原因及羁押地点。(卡帕/戴维森报道)

据余文生指出,作为利害关系人,他需要了解代理律师王宇的情况。在通过其他途径无效之后,根据法律赋予的权利通过网络,周六(25日)晚填写并发送给天津市公安局的资讯公开申请,要求当局遵守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告知已经被抓半月的王宇夫妇下落。如果在法定15天时间内得不到天津市公安局的答覆,他将采取进一步行动。

余文生说:是昨天晚上我发出去的,15个工作日之内,他应该答覆我。如果他不答覆我的话,我可以向上一级机关,甚至是天津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覆议,或者直接提出行政诉讼。我觉得应该是在周日,或周一以后。不过我觉得现在人关在哪里不知道,涉及甚么罪名,连家人都不知道。明显违反了刑事诉讼法,因为王宇是我的辩护人,我依法跟他们律师事务所接触,但律所被查封了。

余文生称,王宇现在的遭遇,和自己去年被抓一样,也是不让会见律师,不告诉家人。既然法律规定有申请资讯公开的权利,就可以去走这个程式。

余文生说:他们不涉及到危害国家安全,像他们这种情况,律师应该可以会见,应该告诉家人人关在哪里,是甚么罪名。可能他们认为这个案子社会敏感度很大。就像我当时一样。我当时被抓的时候,他们也不让律师会见,刚开始也不告诉家里人。我到现在还没有收到过刑事拘留通知书,和别的通知书我都没有收到。人稀里糊涂地抓,但这个过程我可以去走,因为这是法律赋予我的权利。

早在一星期前,余文生和妻子就发表公开声明,表达对自己代理律师王宇的支援,但第二天即遭二次传唤。余文生坦言,他还在取保候审期,在这个局面下出头做这样的事情是有风险,但他已经无所谓。

维权律师陈建刚亦表示,这原本不属于资讯公开的范畴。但现在警察每一步都在违法,法律已经不在他们眼里。

陈建刚说:哎,我怎么看这个事情?说实话,从法律程式上这应该不属于资讯公开的内容。这属于警方应当主动履行的法定程式,不需要任何人申请,警方应该在法定的时间以内,给当事人的家属正式的通知。现在,中国的员警已经完全不顾法律了。所以,对于这种裸奔的员警,不知道他们会做甚么,因为完全不可预料。他们每一步现在都在违法。

天津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她不清楚,让我们问市局信访办。但那边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公安局人员说:资讯公开?你打一下市局信访问一下。你打一下试试吧,不太清楚。

迄今为止,在7.10大抓捕中失踪的律师,都没获准会见他们的代理律师,家人也都不知道关押的地点。大陆维权人士近日还发起 “寻找考拉”的活动,声援被捕的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90后女孩赵威和其他被捕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

据不愿具名的律师称,目前为止,当局还在对被秘密关押的隋牧青和谢阳律师以往代理的案子进行深挖,试图从中找到更多入罪的证据。

维权网统计,至今确认在“7.10抓捕律师事件”遭刑拘、秘密关押(监视居住)、刑事强制措施、失踪、软禁等失去自由的人有29人。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