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9日星期三

章文:李小琳拜佛


最近幾日北京氣溫很高,大人物們正在醞釀北戴河會議。大師們也不閒着,頗吸引世人眼球。先是「大師」王林被刑拘,緊跟着少林寺方丈釋永信被實名舉報,再就是李小琳履新大唐副總經理後赴內蒙古某電廠調研後去拜會金剛法王。









調研有公開報道,拜佛是私下的,但是現場照片已經滿網皆是。按照中共的紀律,黨員幹部是不準拜佛的。李小琳此舉顯然犯了大忌。然而正如官媒批評徐才厚、令計劃等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兩面人」,其他高官哪個又不是呢?在信神拜佛這件事上,自政治局常委到一個小科長,幾乎都忘記了自己是「無神論者」。

上次中紀委公布前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案子時,「濫用職權進行封建迷信活動,造成國家財政資金鉅額損失」的表述令人耳目一新,引來熱議。

幾年前發生了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說原山東泰安市市委書記胡建學被「大師」預測自己有當副總理的命,可命裏還缺一座「橋」,於是下令將耗資數億元的國道改線,只爲在水庫上架起那座着名的「岱湖橋」,寓意將自己「帶起來」,圓副總理的夢,可惜沒有多久,東窗事發,這座橋也因此被人們戲稱爲「逮胡橋」。原河北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叢福奎更可笑,他不僅熱衷四處燒香拜佛,居然還和「女大師」勾搭鬼混,以做佛事、善事等爲幌子斂取錢財。中紀委專案組檢查其臥室時,發現其枕頭下還壓着據說可以保其升官發財的五道神符和五條道符。

李春城所搞的「封建迷信活動」還沒有那麼離譜,只是在移遷家裏老人墳墓時聘請風水先生做道場,另外爲成都某出事不斷的企業安排道士做法驅邪。估計李小琳此次拜佛也無例外地是祈求「平安」了,之前圍繞她的職務變動已經有相當多的議論了,甚至有傳言講她老爹快不行了。

說實話,每當看到這些新聞時,我雖然感覺好笑,卻一點也不驚訝,且在相當程度上能夠理解這些官員的做法。在舉國上下燒香拜佛求各種賜福的大環境裏,你怎能期待並要求也是普通人的官員特立獨行? 「共產黨員不能搞封建迷信」,此類黨規如同憲法中的不少條款一樣,都只是寫在紙上的,沒人去遵照執行。

問題是,不讓共產黨員信神拜佛,他們如何安頓靈魂?人世間充滿太多不確定性,卑微的個人如同羔羊,在許多時候是脆弱和迷茫的,需要心理安慰與引導。信神拜佛起得就是這樣的作用。

對於共產黨人的官員而言,他們面臨的不確定性比普通人更甚,更需要心靈撫慰。

在潛規則盛行、明爭暗鬥的險惡官場,一個人要從股級爬到科級,從科級爬到處級,從處級爬到局級,從局級爬到部級,從部級爬到政治局甚至常委,那得經歷多少重刀光劍影和委曲求全。小心肝要經歷多少次冰火淬鍊呀!

毛澤東時代權鬥之殘酷、慘烈令人記憶猶新、心有餘悸,誰能忘記劉少奇、彭德懷等中共元老是怎樣在病痛中離世?最近兩年以反腐敗之名進行的權鬥也很殘酷,薄熙來、令計劃兩家幾乎全軍覆沒。

因此在這種體制下,越是位居高位,越有可能心理不安全,於是尋求神與佛的安慰成爲必然。再說,憲法不是說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麼?官員也是公民,也應該享受這個權利。信仰乃心靈領域之事,黨章黨紀不應逾越邊界,不得強求人家信奉「無神論」。可笑的是,常委都在偷偷信神拜佛,使得這項規定成了虛假的空文,更造就大批「僞君子」。

我倒不反對他們在這個問題上的「兩面人」行爲,不管怎麼說,信神拜佛總比無所畏懼要好,起碼心中還有「因果報應」觀念,行事還有底線,不敢將壞事做絕。不過令人不解和憤怒的是,「僞君子」們的底線很低,自己求神拜佛,卻對基督徒們的正常信仰自由橫加干預,最近兩年來浙江不少教堂被強拆,十字架被火燒的場面觸目驚心。

我真得好想勸勸共產黨人丟掉「無神論」的規定,不要「與神鬥」了,起碼不要再幹涉普通人的信仰自由了。 「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說的是私有產權不可侵犯的故事,其實同樣適用於心靈領地。並且,侵入心靈領地,引發的反感和反擊會更猛烈更持久。

就李春城案子而言,我以爲當批評和查處的不是他的「進行封建迷信活動」,而應是他涉嫌用國有資金來爲自家做「封建迷信活動」。說到這裏,我不禁好奇:李小琳爲她的拜佛出了多少錢財,這些錢是從哪裏來的?也許等李小琳出事那天,新聞報道裏會提及這一筆的。

文章来源: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