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0日星期四

守魚 :法治的起点在哪里


首先,熱烈慶祝710抓捕維權律師事件進入了維基百科詞條,雖然目前國內還沒有任何辦法便捷的了解這一信息,但據統計,已經有超過234人受到了警方的強制措施。在這樣的事件之下,對於法治的呼聲居然還是不絕於耳,那麼法治究竟是個什麼東東呢,這或許該是最後一次解構了。






法治的話語,依然普遍使用。許許多多的人都在圍繞法治展開表達,比如,中國的法治倒退了,中國的法治受到影響了,等等。所有的這些話語都大概採用了法治的基本定義,從這點而言,所有的表達似乎都說得過去。但是,在一個特定的語境下,使用法治除了內涵以外,還有外延,中國話語中的法治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要找到法治的起點,如果橫向來看,可以就法治的一般性定義來探討。國際主流社會所認同的法治,抽出幾條最基本的原則,也逃不出人人平等、保護人權、司法獨立等等。除了零星可憐兮兮的原則在中國語境下還存在以外,其他的法治基本原則是從來就沒有出現過的。在這樣的基礎上,法治從來就沒有出現過,說爭取法治還些許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要說法治倒退或者受到影響,就純屬無稽之談了。






而如果將法治作為一個爭取的目標,而使用法治的話語,是一個鬥爭中的策略,這樣使用法治的話語,還如果有些意義。




但這個意義,也不能逃離現實。追溯對法治的討論,清朝、民國時期的討論都有一定的價值,但在劇烈的社會變化中,已經變得沒有任何延續性,可供當下社會參考。而1949年開始後的法治話語,也在一次次的政治運動與社會動蕩中變得無跡可尋。




而最近的一次,來自於上世紀90年代末的社會公共話語中,由公共知識分子首先提出了這個概念,將法治與法制區分,提出了一個新的概念。而在2003年的維權運動興起之後,更是大量的使用了法治作為鬥爭的策略。




這個時期使用法治的話語,就建立了一個新的起點,大體是希望與政府在同一個能達成共識的話語上坐下來談判,從而虛構出一個對法治的認同。而為了達成這樣的目的,首先不得不將過往的歷史問題一筆勾銷,認定此前是無法治的狀態,發生的一切錯誤都因沒有法治而既往不咎,並且認為還有希望爭取到法治的未來。在這樣的前提下,說法治的倒退等等,為了刺激體制內良心力量,也為了在公眾話語中營造恐懼,從而激發更多人的關注和努力。




當建立了一個法治的起點之後,對於過往的土改、鎮反、反右、八九、嚴打等等錯誤,都放在歷史裏面相逢一笑泯恩仇,成為促進政府轉向法治的歷史問題。而在建立法治話語之後,就不得不嚴肅的對待社會變革的每一個細節,認真思考究竟是真的出現了變化,還是出現了倒退。




維權運動與法治話語在實踐中被考驗,而當下對維權運動的發展出現了爭論,法治的話語卻還延續著。如果站在維權運動開始的法治話語之上,任何認為法治進步的話語都無法找到任何支撐。而另一種詭辯,則說相比於嚴打等等時期,如今的法治還是有進步的,比如看守所的現狀相比於歷史有了改變云云。但這個說法,又將法治的起點往前推進了,而有意跳過了此輪討論法治的起點。




在今天,再討論法治,又是同樣的問題。要麼忽略掉此前所發生過的故事,然後在今天又建立起一個起點。那麼,在這樣的起點之上,此前的一切又都要再次被一筆勾銷。如果過去沒有法治,今天如何能出現法治的倒退。而如果過去有法治的起點,那一切政治案都將是合法的。




這樣的局面真是如何的苦澀,還在不斷地重建法治的起點寄希望於推動法治,還在不斷的割裂歷史,好像曾經有過法治,也曾經推動過法治的發展,而未來還有希望繼續推動。法治的話語,到了該淡出的時候了。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