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9日星期三

高瑜疑患癌症健康恶化

china-gao-yu-illustration-620.jpg
2015年7月28日,有漫画家绘画呼吁释放高瑜。(变态辣椒推特)

等候二审开庭的71岁高龄资深女记者高瑜,服刑期间的一次身体检查中,发现颈部有肿瘤或血管栓塞迹象,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她周二(28日)会见律师时,转述警察最近不断提审要她认罪,甚至提出解聘律师或改为“轻罪辩护”要求。(文宇晴报道)

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 重判入狱七年的资深记者高瑜,案件正在上诉阶段,等候二审开庭。

一直关注事件的“德国之声”前记者苏雨桐,从高瑜家人处了解到,律师周二到过看守所进行会见,得悉高瑜的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不排除随时有生命危险。

苏雨桐指出,当局对家属和国际社会的呼吁一直充耳不闻;律师提出各种例如保外就医等申请遭到拒绝。71岁的高瑜年时已高,在看守所这样的环境下关押超过1年时间,最近开始国保多次违法提讯,一周内约4至5天都来找她要她认罪。家属担心在这情况下,会加重高瑜的病情,希望出于人道考虑,先让她回家或在较好条件的医院治疗。

苏雨桐说:她脖子有一侧是淋巴结,另一侧有肿块,医生说不排除是癌症,或是恶性肿瘤,要做活体检查。现在她的心血管上有一个白斑,意味著心血管有堵塞,所以说她现在随时有生命的危险。当时她家人跟我转述这消息时,一直哽咽著。

记者问:她的家人是否也因为这事,受到的压力也挺大?

苏雨桐回答:是,包括律师和家人都曾被要求闭嘴。其实她的家人没有叫我公开,但是我想我必须选择公开,而且我也必须选择和国际机构以及国外政府去联系。这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因为在中国已经做了很多办法,我想判决或各种法律程序,至于合不合法和有没有法治,我们看得清楚,但现在这件事,我想是出于人道的考虑。

高瑜的代表律师莫少平向记者说,律师尚宝军在会见时,高瑜向他提到警方最近一段时间里不断进行游说,要求她解聘律师。

莫少平认为,案件已来到二审阶段,公安部门突然有这样的要求,是毫无法律依据。

莫少平说:公安动员高瑜女士更换律师,高瑜女士拒绝了,说绝对不会更换。那么公安又给她做工作,说能否动员律师,在二审中不要做无罪辩护,改做轻罪辩护。高瑜女士只是说,我可以把你们的意思转告给律师,但是我还是要尊重律师的专业意见。

71岁的高瑜曾任职中新社记者,曾两次因言被捕。去年4月高瑜再度被捕,后被控非法获取并向境外网站,泄露一份中共内部文件。高瑜被当局羁押近一年后,4月中时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其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成,判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随即高瑜提出上诉。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