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8日星期二

戴耀廷:走向2047后的香港


当雨伞运动爆发时,若你是十八岁,到了2047年,你应刚过了五十岁。我在雨伞运动那段时间,是刚过了五十岁;但到了2047年,我已经会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了。对我这年纪的人,要想像2047后的香港,本来动力是不太大的,因我们一直以来还可能一厢情愿地相信,《基本法》既承诺了香港最终是会有普选的,而有了普选,香港就有了最有力的武器去守卫香港的自治,那么香港应变得越来越好的。再且,到了2047年,邓小平也说过,若五十年不够,一国两制还可以再继续五十年的,因此也不要为未来太远的事担心,那会是我们子女的子女的子女的事了。
    
但2014年的《白皮书》及831决定,让我们醒过来,清楚知道一点,中共由一开始所承诺给香港人民的「普选」及「自治」,根本就是假货。过去一直都是以那还未来的普选来蒙骗香港人民去等待那永不会来的真正自治。到了承诺的日子快要来了,骗局再不能继续下去,就划破脸皮露出真面目,中共所能接受的「普选」就是要经过筛选才有一人一票的中国式普选,香港能享有的所谓「高度自治」,只能在《白皮书》框架下由一国完全主导的鸟笼式自治。
    
走到这一步,如我上两星期的文章指出,香港人民已经自觉是一个拥有独有及强烈身份认同的人类群体,分享着相同的历史传统,使用共通的语言,拥抱共同的文化价值及意识,构成了一种只属香港人民的生活方式。香港人民也展示了强大的决心要自主自己的命运。按国际法,香港人民是享有自决权的「人民」,有权自决走一条香港人民的自治之路。按着内部自决权的要求,香港人民自治之路的终点具体会是怎样,及如何走这条实现自治之路,应由香港人民共同透过民主的程序来决定。
    
现在虽然离2047年看来还有三十多年的时间,日子还是很远,但要能实现真正的自治,能实现得到香港人民自决权的自治,我们不只要知道最终的目标是什么,还要知道如何才能走得到那终点。因此,香港人民在这时就要开始民主商讨的程序,一起去思考、分享、讨论我们可如何走向2047后的香港,冀望能达成最大的共识,那么多元的改革力量才能有机地结聚起来。
    
公民社会应思考的八条问题
    
要商讨如何「走向2047后的香港」,涉及起码以下的议题:一、在2047年后的香港,香港人民要实现真正的自治,需要有什么的政治、经济及社会制度及政策?二、在2047年后的香港,香港自治地区与中央政府应维持什么的关系,才能既保障得到香港人民的自决权,也能维护得到主权国的领土完整?三、要实现真正自治下的政治、经济及社会制度及政策和与中央政府的适当关系,由现在开始,我们会面对什么障碍、挑战或困难?四、有什么方法能战胜或克服这些障碍、挑战或困难?五、要实行这些方法,会否需要分成不同阶段?若需要,会分成哪些阶段?六、这些方法是在香港地域内还是在地域外实行?七、我们现在已有什么资源能实行这些方法?还欠缺什么资源才能实行得到这些方法?要怎样才能取得这些欠缺的资源?八、在未来的日子,在香港或在中国大陆,有可能发生什么常态以外的事情,是会影响实行上述方法的成效?我们能作什么准备以应对?
    
或许对这些问题的看法也不一定都要有共识,只要不同的想法能相互包容及协调得到,民主本应就是多元的。
    
虽说到了2047年,我已会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但记得在占领的时候,有三位都是八十多岁的黄伯,一直坚持与年轻人一起走这条抗命之路。最近他们招聚一众「伞友」重聚,不少「伞友」踊跃出席,席间大家热烈分享占领前后的笑与泪。看着三位八十多岁的黄伯,到了这年纪,还是积极投入香港走向真正自治之路,可以说是香港人民的典范,因此我也不应言老,必会继续走这条艰辛、漫长和充满挑战的路。或许我可能基于不同原因,未必能走完这条路,见到2047后真正自治的香港,但我必会以三位黄伯为榜样,不会放弃!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作者: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占中发起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