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9日星期三

泰甫:律师权益2015年6月动态(2015年7月28日发布)



6月1日,游飞翥律师的亲属游忠洪律师与广东葛永喜律师、重庆唐天昊律师、河南马连顺律师、山东徐忠律师前往和黑龙江庆安县,要求会见被行政拘留的游飞翥及提供相关法律服务,但庆安警方竟将五人全部扣留。游忠洪律师被限制人身自由5小时,徐忠律师被限制人身自由26小时,葛永喜、唐天昊、马连顺三位律师被行政拘留15日。
6月2日,针对庆安警方拘留律师事件,北京王飞律师向请全国律协发出《关于启动律师维权工作的紧急建议》。建议表示:律师在依法履职时被拘留,为被拘律师维权的律师又遭到庆安警方非法扣押,此事在律师群体影响甚大,为了维护会员合法权益,特向全国律师协会紧急建议,请协会律师权益保障部门尽快启动针对七名律师(游飞翥、马卫、唐天昊、葛永喜、马连顺、徐忠、游忠洪)的维权工作。
6月2日下午,吴淦(网名屠夫)案,王宇、李方平律师赴福建福州永泰看守所要求会见,被看守所所长和副所长以正在提讯等理由拒绝。
6月3日,遭庆安警方拘留的马卫律师被“暂缓执行”。6月4日下午,游飞翥律师“被请假”(以请假的名义)走出拘留所,游律师表示自己被拘留时遭到了酷刑虐待。5月28日,游飞翥、马卫律师赶到庆安要求会见数周前被拘留的公民,这些公民曾在庆安当地共同声援“庆安警察枪击案”的当事者。律师的会见要求被拘留所无故拒绝,为表抗议,他们在拘留所门外呼喊以表达诉求。此后两位律师被庆安警方行政拘留15日。
6月4日,蒋援民、刘卫国、蔡瑛等来自全国六省市的八位律师,到黑龙江省司法厅、黑龙江律协会,递交了全国四百多位律师署名的《声明书》,要求其马上行动,切实保障律师权益。据悉,黑龙江省司法厅分管副厅长、律管处长已紧急赶往公安厅协调此事。
6月4日,《中国律师关于黑龙江庆安警方大规模严重侵害律师权益事件的严正声明》发布。声明中表示:黑龙江庆安已成法制灾区、律师黑洞,庆安警方的暴行已危及每一位律师的执业安全,我们对此严重事件严正声明如下:一、要求庆安警方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拘留的律师。二、追究庆安当局及其上级相关责任人滥用职权破坏法律实施的刑事、行政责任。三、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被非法拘留律师所在地方的律师协会应当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切实维护相关律师的正当权益。截止到6月10日,计有710余位律师参与了该声明的联署。
6月4日上午,王宇、李方平律师到福州永泰看守所会见吴淦(网名屠夫)。当吴淦称要给律师亲笔书写一份事实材料时,突然闯进四名警察站到吴淦身旁。王宇、李方平律师这边同时也闯进四名不明身份的便衣,之后吴淦被两次带出会见室。最后,当吴淦签署授权委托书时,警察进来把正在签署的委托书收走,结束了会见。两位律师要求警察把吴淦本人签署的委托书归还给律师,警察回应:“需要请示领导。”
6月9日,袭祥栋、王海军律师代理的宫绍洪行政诉讼案件,在开庭前突然被丹东中院无故取消庭审。律师及当事人到丹东检察院对其枉法行为进行控告,并会对枉法判决结果到辽宁高检、高法进行申诉。
6月9日,司法部印发《关于在全国律师队伍中开展全面依法治国教育的意见》,意见指出,在律师队伍中开展全面依法治国教育的主要内容包括:一是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律师队伍必须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6月11日,人民网等官方媒体发布《女子服刑吃空饷 出狱当假律师》的文章,矛头直指吴淦案的代理律师王宇。文章中称,王宇曾在天津火车站故意殴打检票员致其轻伤,后被判刑,出狱后仍以律师身份招摇撞骗。对此王宇律师及其家人表示,2008年王宇和丈夫到天津火车站送人,进站时被检票人员拦截,丈夫进站后,数名男性工作人员对王宇进行殴打。事发后王宇和丈夫报警,但警方久拖不处理,并以王宇致其中一名检票员轻伤为由予以刑事拘留。当时有媒体报道对该案提出质疑:“一个女子如何将三个壮汉打伤?其中所谓被打成神经性耳聋的重伤者张格非,王宇更称根本没见过此人。该案在审理过程中还存在公诉方刻意不拿出监控录像、验伤报告作假嫌疑、法院不传召证人等问题。种种迹象指向铁路公检法有串通打击投诉人之嫌。”据王宇说,当时警方曾要求她认罪以换得缓刑,遭王宇拒绝,最终被判过失犯罪。
6月12日,陈进学、陈以轩律师在天河看守所会见孙德胜,陈以轩放在会见桌上的移动电源被收走检查。会见完毕后,工作人员将他们扣下,与看守所负责人谈话交涉后方得离开。
6月14日,游飞翥发微博称,他在庆安被警察抓捕后,于29日0点多到早7点多,在庆安县公安局内被固定于审讯铁椅上,警察对其殴打、辱骂。
6月15日,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发出声明,要求北京市石景山区国保队长刘文松停止对余律师家人的骚扰。据许女士讲述,刘文松多次打电话、上门威胁,并声称:“这种骚扰不算什么,我们有的是手段。”
6月15日,北京刘建军律师为徐永合案提供法律服务,在山东潍坊中院门口被警察抓捕并刑拘。
6月17日,葛永喜律师代理的6宗劳动争议案件在广东东莞第一人民法院宣判,除对劳动争议案作出宣判外,法院同时给予葛律师罚款3万元,理由是葛律师在该案代理过程中曾“宣布绝食并在微博上侮辱、诽谤法官”,属于“严重妨害民事诉讼的行为”。
6月18日,王全璋、石伏龙、陈智勇律师到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法院出庭辩护。庭审中,辩护人依法提出回避、证人出庭作证、排除非法证据等申请,遭到审判长王英军、审判员许成信无数次打断,并以庭后解决予以搪塞。晚19时左右,庭审进行到法庭辩论阶段,王全璋律师发表辩护意见再遭数次打断,并被审判长宣布驱逐出庭。六七个法警冲上法庭强行将王律师拖出法庭,之后王律师被殴打三次,衣服被撕烂,后法警自己买衣服强行给王律师换上。王律师头部被拳头击打多次,面部、额头、胸部、腹部、背部均伤痕累累。与此同时,石伏龙律师和陈智勇律师被十几个法警扣押在法庭内,全身物品被检查。直到23时左右,陈智勇律师被允许离开法院。王全璋律师被带回法庭清点物品,之后,王全璋律师和石伏龙律师被带到聊城市东昌府区湖西派出所被调查询问,办公电脑和U盘等随身物品被非法扣押,直至19日凌晨2时许,两律师才走出派出所。
6月19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唐荆陵、袁朝阳、王清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在庭审过程中,被告人和辩护律师要求法官披露自己的政治身份,并申请中共党员回避,因为由专政集团的成员审判反对一党专政的被告人,严重违反正当程序的要求。
6月18日、19日,北京张凯律师、广州王红杰律师、西安雷小东律师、福建邓庆高律师、北京刘大鹏律师、成都程小刚律师、上海林志刚律师、贵州李贵生律师等,到贵州欧黔西南为被刑事拘留的教会人士提供法律援助。期间遭遇不明人员和车辆跟踪,赴看守所会见时,工作人员称会见室内有别的律师在会见,需要等待,但等待至中午仍未能会见。
6月19日下午,唐吉田律师、张维玉律师、燕薪律师、余文生律师及王宇律师的丈夫包龙军、刘建军律师的妻子和女儿等,到全国律协反映王宇律师被人民网、新华网污名诽谤,刘建军律师开庭被拘,王全璋、石伏龙、陈智勇三律师开庭被打被扣的事件,律协工作人员态度冷漠蛮横。
6月22日,律师同仁在网上发起《关于以小额借款方式帮王宇律师筹集冤案执行款的声明》,通过小额借款的方式无息借款20万元专供王宇律师应付执行之用。据悉,新华网、人民网发布抹黑王宇律师的文章后,各门户网站出现一篇无署名的文章《“女律师”打人致聋被判刑,拒不执行判决仍四处接活》,大量的政府官方微博尤其公安官方微博进行“转发”和“评论”。
6月23日,淄博张维玉律师因转发刘建军妻子的公开求援信,收到潍坊警方的电话警告:如不删帖将采取强制措施。
6月24日,刑法修正案九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进行审议。据悉,在此次的二次审议稿中,拟将刑法第309条修改为:“有下列扰乱法庭秩序情形之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一)聚众哄闹、冲击法庭的;(二)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的;(三)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四)有其他扰乱法庭秩序行为,情节严重的。”许多业内律师指出,上述条款一旦通过,“侮辱诽谤威胁司法人员入罪”或将存在被滥用的危险,律师执业环境愈加严峻,甚至危害律师制度和司法公信力。
6月28日,陈智勇、石伏龙律师在山东聊城东昌府区法院开庭。庭审结束后,突然出现十几名警察和便衣,对两位律师进行人身搜查,并查验他们所携带的所有物品。
6月28日,余文生律师向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邮寄《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大兴区看守所信息公开《余文生入所体检表》,以证明余文生在被羁押期间遭受酷刑虐待折磨。
6月29日,王春刚侓师在山东滨州邹平办理土地案件,被邹平县公安局警察堵在宾馆里盘查,警察举例潍坊抓捕律师的事件对他进行威胁。
6月29日上午,燕薪律师赴福建福州永泰县公安局,通过吴淦案的办案警察向侦查机关厦门市公安局思明分局提交了全套会见手续,要求会见吴淦。30日上午,办案警察向燕律师送达了《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以吴淦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案件,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为由,不准会见。
6月30日,郑湘律师到潍坊看守所会见被刑拘的刘建军律师,被工作人员以正在提审为由拒绝。
文章来源:独立中文笔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