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8日星期六

雷鸣声:铁流被判刑是又一起典型的以言治罪案例


铁流被中共警察抓捕(图片来源:博讯)


82岁的四川老作家铁流,2月25日被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半,缓刑4年,并处罚金3万元。自去年9月13日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这位老人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辗转至四川省成都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被拘禁了整整160多天。拘禁期间,铁流的涉嫌罪名又被更改为“非法经营”。本名黄泽荣的铁流曾在1957年被划为右派,被关押劳改23年后,至1980年获得平反。铁流老先生的一生,都是在为言论自由而战,如今,他被判缓刑出狱,看似走出了牢笼,其实却是从一个小牢笼走进了一个大牢笼。独立作家廖祖笙著文评论:“羊年正月,中国司法不但枉法审判了老作家铁流,且枉法审判了中国宪法!国家的根本大法说,公民有言论自由,有出版自由……不论铁流是揭批了某常委,还是编印了《往事微痕》,均在宪法明文许可的范畴之内,并无丝毫僭越。法官大人却法槌一敲,判令宪法一如既往,不过是张废纸。”

 
铁流走出看守所后与亲朋聚会时拍摄的照片(来源:参与) 
2月25日,82岁异议作家铁流因“非法经营罪”被四川成都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半,缓刑4年,并处罚金3万元。与铁流同罪的保姆黄静也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庭审时,数十名全国各地人士到场声援,法院只允许包括家属在内的5人进入法庭旁听。

去年9月13日晚间,铁流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为由带走,后被刑事拘留。之后又被遣送回他的原籍四川,交由成都警方处理。非常蹊跷的是,铁流的涉嫌罪名后又被更改为“非法经营”。类似的情形其实在其他良心人士被抓捕的案件当中也出现过,可见,警方在抓捕这些人士的时候,本身也不见得就认为他们真的犯罪了,否则不会在罪名上游移不定。

在专制统治下,执法人员在打击各类敏感人士的时候,遵循的不是法治精神,而是人治规则,他们的人格因此而分裂,明明知道对方没有违法犯罪,但是,对方的言行触怒了当权者,所以,为了杀鸡儆猴,必须除之而后快。对于敢于向当局叫板的良心人士,警方往往是先随便找过涉嫌罪名抓了再说,然后再看定个什么罪更合适。当然,他们深知,用经济罪名取代政治罪名更能蒙蔽公众,获得支持,所以,能换成经济罪名就尽量换成经济罪名。

铁流已经年过八旬,虽然年迈体衰,但是,铁流却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时刻为中国的政治走向和民众的命运忧心。他不畏强权,不惧打击,时常在海外媒体上发表文章,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与揭露党权者的丑闻和罪恶。铁流早就成为了当局的眼中钉,只是,因为他在开始很长一段时间都只是笼统地批评中共的专制制度,没有针对具体的当权者,直到他剑指刘云山之后,他的厄运便降临了。

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铁流年过八旬,依然因为网络言论被警方抓捕,实在是难以令一般人置信。可是,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就是发生了。类似的案件至少还有两例,一是香港独立出版人姚文田年过七旬依然被判重刑;一是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年过七旬依然被警方秘密抓捕。三位老人其实都是宅心仁厚、受人尊敬的良心人士,可是,在当局看来,就是别有用心的敌对分子。

将铁流等人抓捕和判刑,似乎是为中共的专制统治清除了障碍,可是,中共统治的道义力量却因此而进一步流失。曾几何时,中共党魁江泽民曾高喊“以德治国”,从铁流、姚文田、高瑜的经历看,这个政权就是一个缺德的政权。如今,当局又重提“依法治国”,然而,不计其数的良心人士并未因此而获释,足见其“依法治国”的虚伪性。

众所周知,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只有七十几岁,铁流却在年过八旬之后因言获罪,这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铁流是已知的在中国因言获罪者中年龄最大的,铁流被抓捕后引起了民间和海外舆论的广泛关注,大概是怕引起国内公众的不满,中国官方媒体一直对此只字未提。不过,对于能够翻墙者而言,铁流被抓捕这一丑闻早就不是秘密。

年过八旬的人,时刻都有逝世的危险,铁流对于当局而言,显然是一道难题。铁流在剑指刘云山之前,估计当局就开始挠头了,抓他吧不得人心,不抓吧他又总是在折腾。在铁流讨伐刘云山之后,警方才想到,这是一个抓捕铁流的好机会,既可以教训一下铁流,也可以讨好刘云山,于是果断将他拿下。

当然,热爱自由的铁流在被关进看守所之后,肯定会活得郁闷,并对当局产生更大的不满情绪,从而导致其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此时此刻,当局必须权衡利弊,一旦铁流死在看守所里,又会成为一个特大人权污点,而且还可能需要支付巨额赔偿,于是,他们便想出了一个既可以控制铁流不继续针砭时弊,又不至于在看守所或监狱终老的万全之策。

这个万全之策是什么?当然是缓刑。缓刑一则可以让铁流闭嘴,二则可以体现当局所谓的人道,三则可以避免一系列的麻烦事,可谓一石三鸟。中共治国无方,但在整人方面却是花样繁多,让外界叹为观止。高瑜案尚未定案,不知道会不会也像铁流案这般处置。

铁流无罪,这是不需要高等智商都能明白的事情。铁流案的每一个环节都牵动着圈内人士的心,在庭审之际,数十名各地人士赶到成都法院门前,表达对铁流的支持和对当局的抗议。很多人原本希望进入法庭旁听,但是潜规则决定,圈内人要进去比登天还难,旁听席上所谓的“群众”,往往都是官方人士,所谓的“公开”庭审其实也只是变相的秘密庭审。

非常可笑的是,被控“非法经营”的铁流竟然还有“同案犯”,也就是其保姆黄静。在经过了约一小时的“简易程序审理”及约半小时的休庭后,铁流和黄静均被当庭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当局整人,看似有板有眼,其实,从程序上讲,就荒唐可笑。铁流的代理律师刘晓原得知这一结果后在推特上称,铁流编印《往事微痕》根本不可能涉嫌非法经营罪。他的行为,全部发生在北京。案件一开始也是由北京警方立案,后来,将案件转给成都市公安局管辖是错误的,四川的任何一个法院都对案件无审判管辖权,除非是最高法院指定由四川的法院管辖。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对本案评论说:“保证不再过问政治与非法经营何关?怎么成了认罪好的一条理由?可见此乃政治一案。铁流老为右派鼓与呼之功彪炳史册,吾右二代不会忘怀。”

本名黄泽荣的铁流曾在1957年被划为右派,被关押劳改23年后,至1980年获得平反。2010年,一群中国新闻工作者联名致函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取消媒体管制,实现新闻自由,铁流也是联署人之一。铁流老先生的一生,都是为言论自由而战,如今,他被判缓刑出狱,看似走出了牢笼,其实却是从一个小牢笼走进了一个大牢笼。受到缓刑约束的铁流,被剥夺了自由言说的权利,令人感到愤慨!独立作家廖祖笙著文评论:“羊年正月,中国司法不但枉法审判了老作家铁流,且枉法审判了中国宪法!国家的根本大法说,公民有言论自由,有出版自由……不论铁流是揭批了某常委,还是编印了《往事微痕》,均在宪法明文许可的范畴之内,并无丝毫僭越。法官大人却法槌一敲,判令宪法一如既往,不过是张废纸。”

文章来源【 民主中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