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7日星期五

郭国汀:人权律师将在中国未来变革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m0226-ckp



图片: 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 (记者CK摄)

律师不能会见自己的当事人,这是在宣称“依法治国”的中国才会有的事情。郭国汀是第一个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的律师,他不但无法见到自己的当事人,反而因为介入人权案件而被吊销执照,流亡海外。近日他在旧金山举行的一场研讨会上,讲述了自己经历的律师无法会见当事人这种在中国发生的怪事。





郭国汀是中国最早介入人权案件的律师之一。2004年他接受法轮功学员的委托,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郭国汀讲述道:“我介入的第一个法轮功案件是寻找一位失踪的法轮功学员。他是在上海交通大学的宿舍失踪的。他失踪一年以后,他的哥哥在纽约打电话给我,问我能不能帮他找他的弟弟,我说没问题当然可以。既然是失踪案件,我就要到公安局查找,或者到监狱查找。结果我一介入法轮功案件我就变成了敏感人物,被公安列入黑名单,他们开始监控我的电话,而且我走到哪似乎都有影子跟着。我找到公安局国保了解情况,负责人故意回避;我就到监狱去查,监狱里查不到这个人;最后我到交通大学去查,大学派了学校的公安来和我谈,他们首先问我为什么介入法轮功的案子?我说我是律师,我要维护我的当事人的合法权利,为什么不可以?”

就这样,郭国汀办理的第一个法轮功案子,就以无法见到自己的当事人而告终。他说:“我知道到他失踪的最后地点是在上海交通大学学生宿舍,在半夜11点,被不明身份的人带走,从此销声匿迹,到今天为止这个人仍然失踪。”

郭国汀一共办了六个法轮功案子。他说:“六个法轮功案件我的归纳是:全部案件的性质一样,都是在电脑里下载海外法轮功的信息,然后邮寄给别人。他们叫做法轮功讲真相,披露中共镇压法轮功的一些事实,没有任何刑事犯罪的行为。”

郭国汀表示,为了办法轮功的案件,他研究了所有关于法轮功的资料,包括中共官方媒体对法轮功的批判和法轮功的自辩。但在长达半年的办案过程中,他作为律师会见当事人的资格完全被剥夺。他说:“我会见当事人的申请书都是有理由有依据的,六个法轮功学员,一个都没见到。哦,见到了一个,唯一见到的法轮功学员是什么状态呢?是躺在病床上变成了植物人,他已经不能说话。这个植物人我只能见他不到三分钟,因为医院里有便衣特务。”

在会见当事人的努力都失败后,郭国汀不得不采取一个行动:“我就把案件向互联网披露,我想寻求外界的支持。结果不到半个月,我自己被抓,刑事拘留,随即转成软禁。他们掐断了我在国内谋生的所有道路,我不得不选择出国。”

郭国汀原是知名的海事律师,他是自愿成为人权律师为政治犯辩护的。除了法轮功案件,他还曾担任郑恩宠和师涛的人权案件的律师。他说:“为什么我给政治犯辩护呢?因为我非常支持和同情这些政治犯的思想理念,他们跟我一样,我仅仅是没有被抓起来而已。”

郭国汀目前正在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进修。他认为:中国未来将面临巨大变革,人权律师将在未来变革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人权律师应该有所准备。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