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4日星期二

杨彼得:“红二代”讳言老子光是公然撒谎



王健林(右)之子王思聪(左),因坦承择偶标准就是胸大,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万达集团老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日前因坦承择偶标准就是“胸大”,而再次成为舆论聚焦点,遭官媒发文狠批。近日又有重庆某公司CEO公开叫板王少,在微博上留下这样一段话:“越来越看不惯王思聪的叼样,没你爹你能有今天?是,你也自己创业,但创业项目也是专业打游戏。没你爹你靠自己赚过一分钱么?现在的社会是怎么了?居然崇拜热捧这样的败家孩子。”
 
富二代王少的回应十分可观,他在微博上写道:“没我爹我当然没有今天,你没有你爹是耶稣给你妈卵子受精的吗?”这位王少是留学英国的“海龟”,头衔是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IG电子竞技俱乐部创始人,也是万达集团董事,但据说无意接班乃父的事业,自己办公司颇有与父亲“划清界限”的意思。但他也坦承自己是老爹的“产品”,多次公开表示没有老爹的钱就没有自己的今天。
 
与王少的作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红二代坚决否认自己受惠于爹妈,而强调自己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干上来的。薄熙来作为中共元老薄一波之子,曾经说:“我不否认‘沾老子光’,我曾沾的光使我终身受益!当我还是中学生时,因为家庭牵连,我被关进了监狱。这使我经受了磨难,锻炼了意志。命运在这五年里给予我的馈赠,并非人人都能得到的。”这是“反话正说”,言外之意是自己不仅没有从好出身中受益,反而是因福得祸,只是自己心态积极,善于从苦难中学习,才将坏事变成好事。
 
前总理李鹏之女李小琳,长期担任国企中电国际董事长,曾被美国《财富》杂志评为2007年全球商界女强人,国内人称“公主CEO”、中国电力市场“一姐”。李公主有一句名言:“能力之外的资本都等于零。”她解释:“从大学毕业到去基层工作,从最初的技术员、工程师、科长、副处长、处长、副总裁、到总裁,我一个台阶也没有漏。一个人出生在比较好的家庭,如果没有自己的努力,只靠父辈的影响,即使给了你这个位置,你也是扶不起的阿斗!”
 
没能力的确是干什么都不行,比如阿斗能力差,虽然有诸葛亮辅佐,据说也无济于事。不过,阿斗虽然能力很差,皇帝宝座还是非他莫属,诸葛亮纵有天纵之才,也没有胆子敢接先帝刘备的禅让。有钱有权的老爹让老妈卵子受精,结果就是跟其他的受精卵大不一样,也就是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有一个有钱有势的老爹,这对于二代的发展固然并不充分,似乎也非必要,但在中国实际上已经无限接近“必要”。没有老爹的恩泽可承,一个人想要干一番事业,成功机率是相当低的。
 
比如在中国传统社会,由庶民上升到士绅特别是上层士绅阶层,机率约等于零,成功的都是“天纵幸运”。据学者张仲礼等人的研究,古代科举最低一级功名“生员”,只占全部参加考试者的1%。1850年,全国参加院试的读书人有200万人,成为生员即考中秀才的只有3万人,占比1.5%。能够直接当官的进士,是名副其实的稀有动物,据学者何炳棣的研究,明代1393年,进士只占总人口的0.55/百万,而在清代1844年,则只占0.48/百万。
 
学者张宏杰在新着《给曾国藩算算帐》一书中分析,古代大多数所谓“金榜题名”者,都要由前代人在科举中获得低级功名,作为后代的垫脚石。第一代科举成功者,由于家境所决定的教育质量的限制,往往只能止步于第一阶梯秀才。但他们可以给孩子提供比自己更为优越的教育条件,使自己成为孩子向上攀登的“人梯”,这其实是庶民向高级士绅跃升的一个规律性现像。绝大多数获得高级科举功名者,都是由有功名的人家的第二代、第三代完成的。反过来说,中进士的人,80%在上三代祖先中至少有一个是秀才。
 
曾国藩祖父曾玉屏出生中农,经过几十年艰苦奋斗,到曾国藩出生时已家有田地百馀亩。曾玉屏对儿子曾麟书严厉督责,期于他博取功名,曾麟书考到四十二岁,始得补县学生员,曾家从此由庶民上升到士绅阶层。曾国藩站在父祖肩膀上,终于高中进士,直到因军功封一等毅勇侯,做到清廷大学士,从此成为中国着名的百年世家。
 
承认祖宗恩泽,是一个人基本的道德修养。祖宗恩泽,大可以是刘邦“某业所就”,至少也是王思聪所谓让妈卵子受精。皇帝的圣旨,开门见山自称“奉天承运皇帝”,此运既是天道所归,最老实的说法则是祖宗打天下,给子孙以皇位继承权。这里随手抄一段清咸丰皇帝继位诏书中的话:“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洪惟乾佑皇帝,受天明命,肇造弘基,神功圣武,遗厥子孙。迨我皇考,承元继体以来,十有七载,显谟遗略,深恩厚泽。”其中讲了两层意思,一是祖宗打天下传天下,二是老爹深谋远虑,也对他咸丰当皇帝贡献良多。就算是蓬门荜户,凡贴孝联的,都写着“母爱崇高,深恩懿德永追念;亲情伟大,慈善音容常挂怀”云云,虽是套话,但毕竟是承认父母养育之恩。
 
所谓“沾老子光”,就是吃爹妈的老本,这有损很多人的自尊心,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对于红二代、红三代来说,承认沾老子光不仅是对自己能力的抹杀,而且沾老子光本身还是一种不正之风,如果承认了,就等于承认老子与人勾结违反党的组织用人原则。但照顾烈士遗孤,重用革命后代,不是党的公开宣言吗?在中央大员、军队将官里头,平头百姓的子弟占多大比例,而红二代、红三代占多大比例,这帐是很容易算清楚的。
 
倒是毛泽东孙子毛新宇爽快,2010年他晋升为“中国最年轻少将”,有人问他是否沾爷爷的光,他回答:“我想这是全国人民对领袖的尊敬和爱戴,也是党中央对开国元勋后代的培养和关心,也可以直接说是沾了我爷爷的光。当然,也有我自己的努力。”
 
李公主断言“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但孙中山曾经感慨“朝多幸进,野有遗贤”,以中国13亿之众,有能力者遍地都是,而升官发财者人数极其有限,这说明能力这个东西在中国既不充分,又未必必要。“文革”时代,薄熙来因为老爹连累吃过苦、坐过牢,但时来运转,后来碰到“党中央对开国元勋后代的培养和关心”,便一路快车道,做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这就不能再说“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了。
 
羊年春节前夕,习近平到曾经插队过的延安市延川县梁家河村提前给乡亲拜年,则为我们揭开了一个更具典型意义的沾光秘闻。习近平在梁家河村担任村支书,有能力自不待言,他之两获延川县委推荐他上清华,却不是他应得的。推荐工农兵上大学的制度,是毛泽东给真正工农兵出身者的一点政策福利,而在实际执行中,却被官僚集团“修正”,弄成了下乡知青的专利。延川县委书记申易是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在南梁陕甘边革命根据地时的老部下,习近平离开延川时到申家告别,申易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不送你上大学,心里过不去,对不住南梁人!”同志之间、上下级之间相互提携如此,红二代不承认沾老子光,的确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