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5日星期三

陳破空: 習近平驚魂:背腹受敵



政治局會議通過《國家安全戰略綱要》,疾呼面臨「前所未有的國家安全風險」。羅列國內外敵對勢力,實際上,反貪清洗政敵,騎虎難下。還有軍隊、政法、國安大亂套,內外受敵,才是習大大真正的危機。


●中共政治局突然制定國家安全綱領。外界
解讀是習近平拼命抓權,沒有安全感。


2015年伊始,習近平視察軍隊的第一站,是駐紮雲南的第十四軍。這原是「薄家軍」,由中共元老薄一波創建於山西。薄熙來主政重慶後,頻繁進出該軍。2012年,王立軍叛逃後,薄熙來曾緊急飛往雲南,聯絡十四軍,意欲倚之為靠山,以策進退。

整治軍隊:撼副職易,撼正職難

習近平首訪十四軍,仿佛深入虎穴,顯示緊抓軍權的決心。其身邊的「學習小組」發訊聲稱:「重視基層,是此行的最大信號。」古語云:「千軍易得,一將難求。」意思是,將帥才是最重要的,強將手下無弱兵。習近平反其道而行,強調「基層」,安撫士兵,原來,目前,解放軍的將帥都不可靠,或腐敗,或山頭,或陽奉陰違。
去年軍中打虎,習近平拿下16個將領,但盤點下來,都是副職,無一正職。絕非只有副職者腐敗、正職者廉潔,只能說,撼副職易,撼正職難,面對那幫驕奢淫逸而又桀驁不馴的軍頭,習近平一時也無計可施。

上海高舉輕放,習近平打虎下山?

在黨政系統內,習近平反腐,去年聲勢不小,但新年以來,沒有打虎上山、倒有打虎下山之勢,處理了幾個副省級、副部級官員(南京市委書記、國安部副部長等),並非新案,都是周永康、令計畫等案的繼續,不過是對周、令等殘餘勢力的清剿。
說打虎下山,最明顯的表現,是針對上海。在發生了死傷慘重、震動海內外的嚴重踩踏事件之後,拖了三周,才勉強有了結果:僅處理了幾個下級官員,如黃浦區區委書記和區長等,對市一級官員毫無問責。上海幫成員、市委書記韓正,江澤民家僕、市長楊雄,均毫髮無損,安然過關。這本是一個重創上海幫或江系的大好機會,習近平卻白白放過。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與其說是放下,不如說是無奈。江系和上海幫仍然尾大不掉?習近平「選擇性反腐」的演出,更被坐實。

國安部亂套,或現叛逃潮

作為周永康、令計畫案的尾聲,國安部的震盪,值得一提。副部長馬建落馬,此人曾為周永康竊聽、監控其他領導人動向;又曾與令計畫交好,在令公子車禍身亡的當夜,馬建與令子同歡於酒色,並在第一時間將令子的死訊密報予令計劃。
馬建被西方媒體稱為「中國特務頭子」。原來,馬建主管中國間諜機構,比如,北美地區的中共間諜盡歸他管。隨著馬建倒臺,國安體系內,與他有私交、共謀洗錢和利益輸送的特工們,必人人自危、惶惶不安。此時,美國和西方各國的情報機構,或已做好準備,隨時迎接中國特工的叛逃潮。
國安部另一副部長邱進,據傳也已落馬。此人曾受胡錦濤委託,從成都美領館接走王立軍,直接帶到北京。但同時,邱進也向周永康通風報信,腳踩兩條船。周倒臺,邱也玩完。
關於國安部,筆者獲得的另一內幕消息是,不僅兩名副部長被抓,該部各局的局長也都不得安寧。比如第五局(情報分析局)局長也已被抓。原來,因為腐敗和權鬥,國安部的職能早已異化,該部各級主管,其工作,不僅針對敵對勢力,也針對黨內同志,面對中共高層各派系,他們或選邊站,或左右逢源,或見風使舵,為其中一人或幾人,監控其中的另一人或另幾人,比如,為周永康竊聽、監視習近平。
國安部,或中共特工,早已喪失「為國家利益」而工作的理想主義,淪為一群利來利往的蠅營狗苟之徒。從中國民眾之患,成為中共領導層之患。國安部的完整沉淪,足以令習近平驚魂,他急忙召開政治局會議(1月23日),通過所謂《國家安全戰略綱要》,疾呼:中共面臨「前所未有的國家安全風險」(中共辭彙:國家,即政權)。表面上羅列國內外敵對勢力、危險思潮、經濟風險等,實際上,包括軍隊、政法、國安在內,軍警特亂套,最大敵人在內部,才是習近平等人呼之欲出的潛臺詞,從他們緊鎖的眉頭,可以直接讀到這一焦慮。


●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被拘捕,外傳七宗罪。

習近平雙向作戰,自陷腹背受敵

在吆喝軍隊「聽黨話、跟黨走」的同時,習近平當局繼續打壓知識份子,對自由派揮舞專政大棒。除了繼續拘捕自由派,近期,又對高校發指示,要求恢復毛澤東時代的「思想政治工作」;點名批判微博名人,指控他們「反黨」、「抹黑中國」。
看上去,習近平正在雙向作戰。在黨內,與政敵作戰,以反腐為名;在黨外,對自由派開戰,以捍衛紅色江山為名。或許可以這樣解讀習近平的「兩手抓、兩手硬」:在以反腐為名大搞權力鬥爭的同時,必須鎮壓自由派,一則堵黨內政敵之口,二則在黨內掙表現,意思是:我反腐,僅僅是為了保下共產黨政權,看看我鐵腕對付自由派、異見分子,還有什麼好說的?
對習近平而言,對付貪官,清洗政敵,原本可以借助民間力量,比如,那些推動依法治國的自由派,最終,以制度轉型,實現中國的清明政治和長治久安;否則,乾脆回到江澤民、胡錦濤的老路:以腐敗為黏合劑,實現全黨大團結,利益共用,利益均沾。然而,對此,習近平卻已無法回頭,畢竟,開弓沒有回頭箭,或曰,騎虎難下。
雙向作戰,原本是兵家大忌,自陷腹背受敵。但,這就是習近平的選擇,自設險境,自作自受。難怪他把憂患意識扯得那麼高、把危險誇得那麼大、把「安全」二字喊得那麼大聲,以至於,外界根本看不到,他的「三個自信」究竟在哪裡?
文章来源: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