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5日星期三

美智子:“坑党族”将成为中共的掘墓人


今天中共党内红二代的各色贪腐巨虫,恰恰是老一辈共产党人的红色接班人,他们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帜,在贪婪地抢夺老子们遗留下来的政治资本,把这个国家国库里面的人民币和金银财宝掏之一空。他们就是被邓小平、陈云、李先念、王震这帮专政守墓大佬们痴心豢养出来的。陈云的“干部子弟要接班,我们好进八宝山”就是红一代共产党人自私心思的真切写照。 “坑党族”不一定都是来自于中共权贵,比如习中央把周小平、花千芳两个文理、逻辑都不通的网络小混混吹捧成意识形态新标兵,这样的“爱党贼”就可以算得上是另一类型的“坑党族”了。司马南、周带鱼之流就正在充当并发挥着这样的独特作用。现在的坑党是制度性、系统性的作为,这是中共专政体制不可避免的现象。从家庭看,是先坑儿子后坑爹;从党国讲,是先坑国家后坑党。因此“坑爹族”是“坑党族”的后备生力军,由此可以预言“坑党族”必将成为中共的掘墓人

曼谷姜野飞作品 (博讯) 
 

随着中共强力反腐的高压态势,近年出现不少贪腐味道很浓的汉语新词,比如“坑爹”、“休假式治疗”、“表哥”、“房祖宗”等;还有一些无厘头的短语,比如“寻衅滋事”、“临时性强奸”、“保护性拆除”、“戴套不算强奸”等。如今中共为了遮羞其荒谬的统治,对汉语词汇的混乱使用真可谓千奇百怪,毫无章法可循了。意识形态的危机引起了官方话语系统的混乱。随着习总的“钦差大臣”在全国范围内蜻蜓点水式的不断巡视,中国官场逐渐浮现出家族式、朋党式、帮派式的官僚现象,出现沾亲带故亲兄弟,夫妻父子齐上阵的腐败新态势。

官场上时常爆料出儿子“坑爹”的怪事,然而这绝不是个别现象,如此一来就必然会派生出一个特殊的群体,形成 “坑爹一族”。坑爹指的是当下中共体制内官员的子女干一些违法乱纪、伤天害理、毫无道德之事。丑行一旦暴露,则恼羞成怒、气急败坏拿着鸡毛当令箭,把老子的官衔抛出来吓唬人。比如“我爸是李刚”成了时下人们调侃讽刺的流行之语。在事件发生以前,李刚是个什么货色的官儿其实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临时性强奸”一词的主角,人们按名索爹,最后发现原来“他爸是双江”。

有其父必有其子,同样有其子也必有其父。令氏家族的令谷就是典型的坑爹一族。他自己命丧黄泉不说,连带两个藏族黄花闺女一道随其陪葬。因为蹊跷的车祸,引出老爹令计划的“四人帮”、“政变”、“西山会” 等政治传闻。好事不出门,丑事天下知,老爹的央视二奶,老妈的央视二鸭的风流韵事,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被人们当作饭后茶余的笑料了。既然坑爹会形成一族,那么这样的爹在党国的重要岗位上也必定会坑党,也就必然会出现“坑党族”。此族不灭掉,一旦任其发展壮大,有朝一日它们就必然会成为中共的掘墓人。  

俗话说:养不教,父之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儿子会坑害老子,那必定是老子在家庭教育上先坑了儿子,这必然是互为因果的关系。苹果树上不会长苦瓜,苦瓜藤上绝不会结苹果,因果道理就这么简单而深刻。坑爹和被爹坑实际上是一件事的两个方面,有“坑爹族”就不会缺少“坑儿族”。现在的“坑儿族”几乎都是在1949年以后出生的,自小就把共产党当作“妈妈”的那几代人。然而历史证明,这个“妈妈”不是个好母亲,她喂的是含有仇恨基因,携带贪婪兽性的毒奶。

前总理李鹏之女、号称电力一姐的李小琳也是个典型的坑党族。推特战记@一墙红杏发推云:“李小琳炸弹。小琳是颗能穿名牌唱颂歌的炸弹,养在深柜人未识,天生贪质难自弃,一朝选在两会堂,回眸一笑百恨生。此女令天下贪官无颜色,毁党还属名牌女将。党养一批人肉炸弹,不炸别人只炸党,成氏弹国母弹身边大秘膝下儿女堂上姑丈。关一监狱的民主犯,却埋大杀伤性武器在身边床上。看党如何死。”

人权不分国界,坑爹和被爹坑同样也不分国界。话说中国商务部长高虎城步其它中共权贵大佬的后尘,把儿子高决送往美国接受资本主义错误思想的熏陶。至于高部长的薪水是否足以供养他儿子读完学业,此处不去追究。高决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在美混迹几年学无所成,却想继续留在华尔街接受西方普世价值的洗礼。高决去摩根大通面试,表现却很糟糕,以至于拿不到H1B的工作签证。更丢脸的是,高决不光搞砸了签证,根据《华尔街日报》透露的消息,他曾经“向人力资源员工发送色情邮件”,高决被上司认为是一个“不成熟,不负责和不可靠”的情智低下之人。

尽管儿子是个低能儿,但他的老子总算还是个大国的过路财神。精明的华尔街金融家聘请的不是高决,而是他的老子高虎城。于是有摩根大通招聘人员在电子邮件上说“我们显然必须给他一个工作”。于是在2007年,高决顺利地进入了摩根大通。高决的工作表现实在令人失望,一年之后他接到摩根大通的裁员通知。这下子急坏的不是儿子高决,而是他的老子高虎城。在摩根大通将要裁掉高决之前,高虎城设晚宴款待摩根大通的高级主管,作为中国商务部部长的高虎城再三暗示“他愿意以他尽可能的方式额外帮助摩根大通。”

此番暗示果然凑效,在摩根的裁员行动中,高决稳坐钓鱼台,银行没有炒他的鱿鱼。在华尔街的金融家们看来,这样低能型的中国官二代就是什么工作都干不好,也值得“圈养”起来,于是摩根大通给高决提供了另外一个轻巧的职位。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的孟尝君就是这么干的,他的三千食客里面,不乏蹭吃蹭喝的窝囊之辈,也不乏鸡鸣狗盗之徒。没想到,中国古代“豢养门客”的这一套方略,被今天美国的金融家们娴熟地运用起来。高公子不像令公子,虽然没能最终把他爹从天堂坑到地狱,但也已经把他爹的一块老脸丢尽了。

秦朝末年,陈涉就感慨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道出了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个真理:家天下不可能传万世。因为王侯将相们的智慧和能力是无法百分之百地遗传、复制给下一代的。不然,人类的进化就不可能发生,达尔文的进化论也就无法成立。中国历朝历代的掘墓人其实都是王朝统治者们的不孝子孙。俗话说,富贵保一家,聪明保一人。林彪曾经荒谬地称毛是天才,就算红一代的毛是天才,红二代们就一定是天才吗?红一代打出党天下江山,红二代、红三代们就一定能守住好江山吗?世界历史证明,单一权力结构的家天下从来不可能万世,那么同样权力结构的党天下也就更不可能万世了。

《红楼梦》里的“好了歌”讲得最透彻:“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今天中共党内红二代的各色贪腐巨虫,恰恰是老一辈共产党人的红色接班人,他们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帜,在贪婪地抢夺老子们遗留下来的政治资本,把这个国家国库里面的人民币和金银财宝掏之一空。他们就是被邓小平、陈云、李先念、王震这帮专政守墓大佬们痴心豢养出来的。陈云的“干部子弟要接班,我们好进八宝山”就是红一代共产党人自私心思的真切写照。

中共权贵们死后尸体进了八宝山就寿终正寝了吗?且不说中共的内斗有多么残酷无情,保不准那一天就会遭受党内的倒戈清算。康生的骨灰盒子就从八宝山被轰出来了。这个道理只有极少数中共权贵看透了,知道自己位高权重时都干过些什么,于是乎死后连骨灰都不敢留下。在这一点上周恩来和邓小平算是做到了永无后患之忧。毛的幽灵就没有那么安宁了,他的尸体将会遭受怎样的命运还是个未知数,国人拭目以待吧。这个道理清朝盛世的乾隆及清末的慈禧老太婆都没有懂得,大臣李鸿章也万万没有意识到,在他们死去几十年后就遭到了掘墓辱尸的悲惨境遇。末代皇帝溥仪及清朝遗老少们不仅都是“坑爹族”,还把整个清王朝的命运给坑没了。

应该说“坑党族”不一定都是来自于中共权贵,比如习中央把周小平、花千芳两个文理、逻辑都不通的网络小混混吹捧成意识形态新标兵,这样的“爱党贼”就可以算得上是另一类型的“坑党族”了。司马南、周带鱼之流就正在充当并发挥着这样的独特作用。现在的坑党是制度性、系统性的作为,这是中共专政体制不可避免的现象。从家庭看,是先坑儿子后坑爹;从党国讲,是先坑国家后坑党。因此“坑爹族”是“坑党族”的后备生力军,由此可以预言“坑党族”必将成为中共的掘墓人。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