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5日星期三

刘青:习近平的难圆之梦


000_Hkg8909909.jpg
资料图片:2013年8月,审理薄熙来案件的济南中院外,薄熙来的支持者身穿印有毛泽东头像的衬衫在等待审判结果。(法新社)

中国历朝历代的储君登基当皇帝后,都要立一个年号表明天下从此的归属。中共新掌权者轮换上位后,有所变化的承袭了这种权力交接传统,改成喊一句口号标示权力转换,还涵盖新掌权者的施政方向和所谓的理论。如江泽民喊的是不知所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温家宝上台倡导的是并无和谐可言的和谐社会。习近平登上中共头号人物大位后,也如同这些前任有个标志性口号一样,习近平喊出的口号是中国梦宪政梦。

然而习近平的梦究竟是什么,中国梦这一提法毕竟显得十分模糊含混,人们只好凭习近平只言片语和一些风闻推想揣测。习近平最早提出这一口号时,予人印象似乎是大陆要实现世界强国之梦,而且似乎是要通过贯彻宪政的道路来实现。习近平刚上位还曾经说过,要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这也佐证想依靠法制实现他所说的中国梦。最初还有中共红二代中的某些人向海外捎话,说是小习要学小蒋。小蒋指的是承继蒋介石权力的蒋经国,他在台湾放弃了对社会极度强势的镇压手段,从而诞生了虽与大陆同文同种却是民主社会的台湾。说小习要学小蒋似乎含糊的表示,习近平也有蒋经国那样胸襟和情怀,让大陆有机会成长为民主社会。

但是习近平上位二年多的所言所为,看来都与上面这些内容大相迳庭。首先习近平所谓的宪政梦,很可能是为了骗取舆论信任,如毛泽东也大谈过民主自由和人权。人们至今看不到习近平施政作为中,有任何尊重宪政的法治精神,反而是热衷于东厂锦衣卫式的手段,以此对待贪腐官吏和民间社会的不满人士。对于苏共这个专制怪胎瞬间消亡,习近平访俄后的感触是苏共生死之际,“竟无一人是男儿”舍身取义救苏共,可见习近平对苏共坍塌的无限眷恋、痛心和哀惋。而对待大陆民间社会的不满声音,习近平竟然喊出“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这样的话不但显露毛时代大队支书的水平和专横,同时显露了习近平绝对没有蒋经国那样胸怀和精神,指望习近平给大陆开启一丝民主门缝恐怕只会落空。

但习近平上位后的所作所为,确与他的前几任江泽民、胡锦涛明显不同。江泽民是好不容易等到了大权在握,可以让自己也让投靠他的下属,随心所欲的贪腐荒淫满足物欲。胡锦涛加上温家宝则是终其两任,从未摆脱儿皇帝的无奈和难堪,除了完整交权给习近平,怕是没有做成一件属意之事。但是习近平上位便有相当的实权,又通过纵横捭阖的不断权斗揽权,现在已经握有高于其他中共常委之权,他并且也展现了政治上确有企图心。从习近平举行的文艺座谈会,可以看出他完全在仿效毛泽东,试图沿袭毛泽东的文艺为政治服务策略,重振中共的统治秩序和社会道德意识,从而延续和确保他们红二代想望的牢固掌权。可以说习近平上位后的所作所为,不论是打老虎打苍蝇的权斗式反腐,对社会专横强硬的镇压控制,攻击所谓西方的普世价值和虚无主义及严令七不讲等,无不是顽强保有中共长久专制掌权的意念。看来习近平所说的中国梦,就是回到毛时代牢固掌控大陆民众那种政权之梦。

回到毛时代那样掌控管制大陆民众,无疑是历史性的反动倒退。毛时代在政治上是人类史中最凶残暴虐的时期之一,屠戮残害了数以百万计的所谓地主及富农,令中国传承数千年的道德观念是非善恶荡然无存;镇压迫害取缔资产所有者和摧毁社会发展所需的生产关系,又搞劳民伤财大呼隆计划经济使社会濒临崩溃,接连不断的镇压残害所谓敌人和政敌的运动,令整个社会深处恐惧慌恐的地狱般痛苦中。就是经济毛时代也走到崩溃边缘,除毛等少数高官可以敲骨吸髓享有奢靡荒淫,全民都处于极度贫乏困苦中挣扎度日。毛时代的所谓政治稳固和民众驯顺,就是建立在血腥杀戮迫害和榨干民众血汗的统治之上,任何想恢复毛时代政权稳固民众驯顺,也唯有重拾毛那套血腥残暴的统治伎俩。

不过真想重现毛时代那种所谓政权稳固民众驯顺是痴人说梦。毛时代的人间地狱能够出现有其特定条件,那就是共产主义的欺骗宣传和民众的盲目轻信,加之共党夺得政权后的一时强大和极度凶残,以及屠戮任何不满和有自己见解主张的人。世界上不单单出现了一个大陆这样的毛时代的人间地狱,苏联、朝鲜、越南和柬埔寨等共党的所谓社会主义国家,无一不是基本相同的凶残血腥统治并且后果相同,就是由于这些地方都有上述相同的特定条件。现在大陆早已经不具备上述特定条件中的任何一个了,在没有这些特定条件下还想重温共党的罪恶辉煌,不会再现毛时代的悲剧只会是可笑的丑剧闹剧。现在被关在秦城监狱的前中共弄权者薄熙来,已经小范围小级别在重庆演示过重温毛梦,再有痴心妄想走这条路的怕是超越薄熙来也难。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