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4日星期二

东步亮: 一群记者爲何憾不动一个腐败总编



榆林日报近期成为舆论的一个焦点

2月14日晚上10点,正在上夜班的陕西榆林晚报头版编辑突然接获榆林日报社领导命令,要求在头版刊登公告,自第二天起该报无限期“休刊整顿”。毫无准备的该报编辑记者这才知道,他们整天爲之忙碌的工作单位,第二天就要关门歇业了,而他们被拖欠四个月之久的工资还没有发。此前,没有任何人通知他们报社会休刊。
这是这份地方小报三个月来第二次成爲媒体报道和网友热议的焦点,也是上一次新闻事件的延续。2014年11月,榆林晚报官方微博发布38名编辑记者的实名举报信,反映该报原执行总编辑、时任公司总经理的李慧在报社经营中财务管理混乱,利用职务之便侵占集体利益,套取广告费,以及私生活不检点等问题。该举报信一经发布,立即引起网友热议,成爲不少媒体报道的头条。连国家通讯社新华社都派出记者前往采访,并做了报道。根据官媒的调查,该报原执行总编辑李慧是从西安市委宣传部调任西安日报担任副总编的一名官员之妻,而榆林晚报又是由西安日报社和榆林日报社联合投资创办的报纸。榆林晚报编辑记者反映,自李慧担任总经理兼总编辑以来,以权谋私,报社经营受到重创,发展陷入困境,当时已经两个月未发工资。报社员工多次向当地公安、检察、纪委、组织等部门反映,都没有回应,于是在官方微博实名举报。
实名举报两天后,官方回应称,当地检察机关已介入调查,榆林日报和西安日报也表示全力协助检察机关及相关部门进行调查,以查清真相。但是两个多月过去了,满怀期待的榆林晚报编辑记者们不但没有等来所谓的“真相”,被举报人李慧也没受到任何处理,举报人反而全体失业了。榆林晚报的员工2月15日发表公开声明,称在距离农历新年仅剩三天的时候,“别人在晒年终奖,而我们连工资都拿不到;别人回家高高兴兴过年,而我们面临失业,我们甚至不知如何告诉家人”,满是凄凉。
小小地级报的一个总编辑,三四十名以鞭笞腐败、匡扶正义爲己任的编辑记者,历时数月之久进行举报,爲何竟然憾不动其一根毫毛?难道这些编辑记者的举报完全不属实,纯属冤枉她?如果他们的举报是诽谤,爲何被举报人不直接报警,将带头闹事者告上法庭?
网络搜索发现,这家报社老总,这不是第一次遭到举报。在该报编辑记者集体举报之前半年,还有一家与之合作的广告公司,在网络上实名举报该老总“作风败坏、合同欺诈、偷税、违约、恐吓、威逼、恶意删停稿件”等问题。更早一些,在三年前,还有人举报其总编辑职务的任命,违反《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系由其担任主管人事工作的丈夫利用职务影响“斡旋”而来,两公婆有开“夫妻店”之嫌。
本文之所以花这样长的篇幅来讲这个故事,是因爲,此类事件,在当下中国非常之多,尤其是在地县两级和偏远地区、经济不发达地区,类似的对采编人员权益的侵犯,非常常见,但报道极其之少,榆林晚报是其中引起较大关注的,因而具有标本意义。榆林晚报采编人员举报的报社掌门人,只是一个处级干部的亲属,仅因爲有着宣传部背景,就能无论你怎么告都屹立不倒,可以想见,中国无数声名在外的“大媒体”,在被各种官僚派来的爪牙、马仔和亲属插手时,会活得多么委屈。
榆林晚报事件折射了当今中国绝大多数媒体的现状,即每天在爲民众奔走呼号,打着爲民请命、伸张正义旗号,貌似公平正义化身的这些媒体,本身却是一个由腐败分子或利益集团及其代理人领导、每天吸食着采编人员血汗、任何成果随时可能被腐败分子吞噬、内部各种关系错综复杂的怪胎,采编人员不但不能维护自身的利益,更不能在报社内部首先实现所谓的公平正义。这是中国媒体行业长期以来的真实写照。随着媒体经济状况的迅速滑坡,这类事件会越来越多。而如何惩处、检查媒体内部政媒、商媒勾结的腐败,已经成爲一个极爲迫切的课题。
中纪委和各省市级纪委,应该迅速出手,查处一批官媒、商媒互相勾结及在媒体内部爲非作歹的媒体负责人腐败案例,相信一定会在一线媒体人中赢得普遍的民心。

文章来源: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