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8日星期六

傅桓:各自表述的“反自由行”运动



反自由行活动肯定不会实质地影响陆客往香港的规模。
 
 
 
果不其然,香港反水客运动扩展到反陆客,尽管“反水”的主阵地目前主要是在沙田购物场所,但在大陆这边已然蔓延到整个舆论空间,一派沸沸扬扬之势。与去年陆港激辩陆童当街便溺事件相比,此番“自由行”利弊之争,已经见出半年来的陆港变迁。
 
一个重要的变化是,大陆这边对自由行的利弊考究已经失去了多元的立场。反映在舆论空间里的,绝大多数是义愤填膺人们,对香港方面出现的反陆客事端保持高度一致的负面评价。如果说便溺事件时尚有观点交锋,是次事件已经没有了,只剩下对港极端言论。
 
之所以出现这种言论景观,一是大陆的社交媒体空间已经在这半年遭受整肃,变得异常狭窄,多元化的声音被驱逐殆尽。尤其是在新浪微博上,但凡是知港派或者对争端秉持平衡立场的博主,要么早就不能发言,要么不敢言语,因此带来劣质言论倾销一时。
 
这种因为反陆客、反自由行而引发的舆论一律,其声势如此之大、如此整齐划一,以致于让某些观察人士怀疑,这是否是北京策动五毛展开的舆论攻击。老实讲,不排除这种可能,但社交媒体在事实上的党化、政治化演变,恐怕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
 
有论者认为,此番反自由行造成了陆港更大程度的“撕裂”。我不同意“撕裂”一说,实因大陆从上至下对香港都无真正了解过,与其说是“撕裂”,不如说是“恩主”情结愈重,误解愈甚。举一个简单的理据,绝大多数大陆人并不知道自由行的决策权不在香港而在北京。
 
检讨自由行政策,敦促港府有实质举动,泛民在立法会早有提议,但屡屡被建制派阻击。此番反自由行从立法会溢出街头商场,说明反自由行的社会诉求已经从诉诸政党政治,开始借助街头操作来推动。绕开无用的港府,直接施压于陆客,将压力借“蝗虫阵”传输至北京,正是操作的意图所在。
 
大陆方面对这轮暗含目的的反自由行反映一致,客观上是在帮操作者的忙,从运动技术而言,无疑是隔山打牛、借力打力的例子。许多剪烂港澳通行证的图片散步在微博和微信上,无论其真假,都在抬高对港人“同仇敌忾”的舆论氛围——这正是反自由行人士想要的。
 
反自由行活动会否实质性地影响来港陆客规模?肯定不会。别看舆论上叫嚣得厉害,但要知道,大陆人是一个非常实际、非常讲究利益的自私族群。MADE IN CHINA质量低劣,监管环境差,他们一清二楚,来香港购物的冲动不会降低,这从便溺事件后已有佐证。
 
所以,从现实、舆论和政策三个层面考量此轮反自由行活动在大陆的影响,短期内会造成陆客购物的心理阴影,中长期会否影响北京修改自由行政策,只怕还要打问号。这要取决于反自由行运动在香港会否演绎成政治势力,也取决于北京借港立威的决心。
 
总之,从北京、陆人及香港各个利益主体的角度看,自由行政策变化的动因已经在陆港群体情绪上得以酝酿。这个不应该被简单地称之为陆港两地的民粹倾向,或者是“以民斗民”,大陆化的陷阱具有吞噬一切诉求的黑洞效应,既然政府尾大不掉,两地民众“短兵相接”,未尝不是某种改变的开始。而无论是香港还是大陆,改变都是第一要务。

文章来源: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