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6日星期四

顏慶章: 中國經濟成長的真相


編者按:本文作者是台灣知名經濟學者,以中國官方的主要數據,告訴台灣商家與財經當局:大陸經濟顯露和潛在問題之嚴重,已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了。


●這張中國公路堵車圖,駕車人紛紛出來悠閒聊天。確是少見的繁榮景象。北大調查報告:1%人口,佔有全國1/3財富。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統計,2013年中國名下GDP達9.46萬億美元,僅次於美國的16.76萬億美元,超越日本的4.89萬億美元,名列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台灣為4,800億美元,名列全球第27。中國如能維持30餘年平均10%的經濟成長率,應可在10年內取代美國。但倘以每人名義GDP的排名,中國僅6,959美元,為全球第82名。台灣20,000餘美元,列名第38。
中國累積三十餘年快速的經濟成長,倘不懷疑,將在十年內取代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則中國經濟騰飛過程,對台灣的意義為何?是潛藏巨大商機值得台灣去把握?或因相形渺小而自亂腳步?應屬近年來台灣陷入紛擾的所在。但中國當今金玉其外的表象,有無敗絮其中的情境,值得詳加檢視與驗證,因為這攸關台灣發展策略的抉擇。

自然環境持續惡化,水資源問題大

中國水利資源部發現,1990年代存在中國的5萬條河川,已有55%消失。中國每年雖過度抽取220億立方公尺的地下水,但每人使用水量仍僅為全球平均值的三分之一。中國北部住有全國一半的人口,但僅有15%的中國降雨水源。北京欠缺大河及降雨量,民生用水的四分之三來自地下水,抽取地下水的深度,目前甚至達3,000公尺,為1990年代的5倍深。更嚴重者,中國都市地區地下水約90%已遭至污染,70%的中國河川及湖泊亦屬如此。
多達8,000萬的農村居民,須在距離逾一英里處獲取飲用水。過度抽取地下水的結果,北部平原已呈現大如匈牙利領土93,000平方公里的地層下陷。由於土地的乾涸,不僅造成農地無法耕作,甚至迫使整個村莊遷移。
中國環境保護部曾以2010年估算,單就環境污染即造成15,000億人民幣的損失,約達GDP的3.5%。如此駭人的資訊,以致不敢定期發佈。世界銀行估計中國自然環境惡化的成本,以2008年而言,應高達中國GNP的9%。而全世界污染最嚴重的20個都市,其中16個在中國。
李白氣勢萬千的《將進酒》:「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但自1972年以降,黃河已超過30次的乾涸,期間有長達100餘天,甚至多達226天的情景。李白倘若地下有知,《將進酒》傳誦逾千年的詩文,他將有如何駭異的嗟嘆?
中國原可提供85%的水於農田灌溉,但工業發展及都市化結果,加上工業用水的欠缺效率,例如中國鋼鐵業每噸鋼需要使用23噸水,美國、日本及德國則只需要6噸水。此外,中國南方有82%的水源,但僅有38%的農耕地。中國北方有62%的農耕地,卻僅有18%的水源;中國北方市鎮及工業用水,2010年已占29%,至2030年時將需35%。農村地區約有3~5億人口,無法使用水管獲取民生用水。
更嚴重的是中國沙漠化的情境,目前中國逾27%的領土是沙漠,而每年以約2,500~10,000平方公里的速度在增加。受到沙漠化影響的土地,達到中國領土面積的34.6%,人口總數多達4億人。戈壁沙漠每年增加約3,600平方公里,剛好是台灣領土面積的10%。沙塵暴無遠弗屆,不僅飛越到美國加州地區,韓國及日本也不勝其擾,這也是中國期待連結台灣的「禮物」。

9億人口低於每日消費5美元標準

中國過去30年的脫貧措施,是頗值得肯定的成就。惟最近官方統計,仍有10.2%亦即約9,900萬人,每日可支用所得低於聯合國所設定的貧窮線。簡言之,全世界的貧窮人口,中國即占有1/6。《經濟學人》雜誌對中國的官方統計,抱持保留看法。並對私人部門存款增加的原因,認為一半因素係緣自於一胎化政策,適婚男人必須多所積蓄,方有可能娶妻。但男女比例的如此失衡,又將是嚴重的社會問題。倘將每日可支用所得提高至5美元,聯合國2009年統計,中國有67.8%人口,亦即9億200萬人,低於如此水準。

財富分配至為懸殊 資金脫逃殊難估計

中國最貧窮的40%人口,僅賺取中國所得的15.4%,最富裕的20%,則賺取47.1%的全國所得。北京大學社科院報告甚至指出,中國1%人口擁有全國財富的1/3。如此嚴重懸殊的現象,竟出現無產階級專政的中國!
中國人民銀行2008年的一項報告,約有16,000~18,000名共產黨員、企業人士及其他個人自中國「失蹤」,並帶走多達8,000億元人民幣。另一份中國研究機構報告指出,在銀行存款超過1,000萬元人民幣者,約有2/3已經完成或正在計畫移民。
總而言之,正確的施政藍圖,尚且可能因執行效率不佳,而招致失敗的結局。但錯誤的發展策略,縱有短暫的成功,必將承受無可避免的惡果。任何國家均屬如此,中國也不可能有例外。從而暫且毋須懷疑中國數據的真實,但任何亮麗的中國經濟成長,除以13億人口後,都變得甚為微小;而存在中國的疑難雜症,乘以13億人口後,都變得極其巨大。在詳加認知中國經濟成長的嚴酷真相後,台灣何來有相形渺小的幻覺,更難以得出須緊密連結中國經濟的決策理由!
(作者顏慶章為台灣前駐WTO常任代表,自由時報 2015-02-01)
文章来源:开放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