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8日星期六

云南五位律师声明退出官办律师协会

media


为抗议官办律师协会“强迫入会、高额收费、帐务不明、软弱无力”,2月25日,五名在云南省昆明市执业的律师(王龙德、毛晓敏、王理乾、李天翎、薛占义)公开声明,退出官办的律师协会。他们的声明在律师界和社会运动、维权界引起了关注。
 
根据他们的说法,退出各级律师协会,理由有三:首先,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结社的自由,但中国《律师法》却规定,律师、律师事务所应当加入所在地的地方律师协会,加入地方律师协会的律师、律师事务所,同时是全国律师协会的会员。因此,他们认为,《律师法》规定,违反宪法,“劫掠”了律师结社与否的自由意志,《律师法》规定强制加入各级律师协会的行为是违宪无效的。
其次,依据国务院《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三条之规定,各级律师协会成立后都应当到各级政府部门进行登记。但据查,从全国律协到地方各级律协三十余年来都没有在各级政府部门登记过。
他们认为,其原因很可能是各级律协的会员来源是依据《律师法》第四十五条之规定强迫律师加入的,违背了《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二条,“社会团体是指中国公民自愿组成,为实现会员共同意愿”的基本原则。
五名律师还指责律师协会每年向律师及律所收取高额的会费,不交就不给年检注册,律师就无法执业,但三十多年来从未向律师及律所公布过财务帐目;在律师权益遭受侵犯时软弱无力。
2014年底,全国律师人数超过25万人,律师事务所数量约2万家。按近年每个律师平均每年1000元个人会费,律师事务所每年6000元单位会费计算,全国律师每年个人会费2.5亿元,全国律师事务所每年单位会费1.2亿元,总计约为3.7亿元。
但上述会费的去向和账目,“各级律协从未向律师及律师事务所公布过,这是一笔糊涂帐!”
此外,这些年来,中国律师合法权益遭到侵犯的事情屡屡发生,律师的执业环境日益险恶,而收取了律师及律师事务所高额会费的各级律协却似一个软弱无力,没有作为。
因此,他们提出,“律师会协应当是一个律师自律性的民间组织,应当遵守《宪法》及《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所规定的入会自愿,退会自由的原则。”
对五名律师的声明,律师何辉新表示了声援,他说,“连自己的合法权益都不敢维护、不能维护的律师,大言替当事人维权其内在一定是空虚的。”
他说,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没有强求其治下的全国人民都必须加入其“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派,而且还不断对“混进党内的不法分子”予以清除,各级律师协会有何德何能来强求全国律师不分良莠都加入其协会呢?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