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4日星期二

乔木:春节拜神的价值观


过春节,很多人喜欢烧香拜神,祈求好运天佑。北京的藏传佛教名胜雍和宫,每年正月初一清晨都有无数人排队,有些甚至提前几天守候,等着上新年第一炷香,许愿祈福。其他庙观佛堂,也香火甚旺。




我认识一领导,春节假期几天,转轴似地跑雍和宫拜黄教喇嘛、白云观拜真武大帝、教堂拜上帝,还电话问我去清真寺拜真主是否合适。我问他,作为一个党员,无神论者,信这些神吗?他嘿嘿一笑,平时忙着反腐倡廉、政治学习、为人民服务,组织要求除了党的信仰,还真不能有其他宗教信仰。只是过年图个吉利,多拜几个神,多许几个愿,多留几条路。
我笑着说,原来这和许多官员办几个户口,置几套房子,养二奶小三;或者自己国内当官,老婆孩子送国外,拿外国护照,多一条后路,一个道理。






多数中国人,平时的意识形态教育不信神,但现实中却需要什么,就拜什么神。求子的,拜观音菩萨;求财的,拜赵公元帅;家宅平安的,拜土地公公;天安门城楼上挂毛泽东头像,保佑旁边写着的共产党万岁;出租车上也挂毛的头像,保佑行驶顺利。甚至东风西渐,拳王泰森的胳膊上也纹身毛的头像,记者问为什么。答:我相信魔鬼的力量。
真正有信仰的,心中只有一神,或上帝、或真主、或佛祖。那些信多神的,往往是目的不纯的功利主义、投机分子。普通人从朴素的感觉和生活需要出发,信教拜神可以理解。共产党人宣扬无神论,信仰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却信其他神,拜别的教,特别是随着钱权色交易的贪腐盛行,拜金、拜物、通奸,价值观出了问题。
鉴于此,江泽民时代“三讲”,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进而提出“以德治国”;胡锦涛时代,保持先进性教育、八荣八耻;习近平时代,大力推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
在12个词24个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首当其冲的是“富强”,很有意思。富作为一种个体的物质喜好可以理解,但整个社会崇富,是不是一种拜金主义?人的价值不能只用贫富来衡量,况且富的标准是什么?不富就没有价值追求吗?为富不仁的现像还少吗?至于强,是经济,还是武力?会不会强权政治、倚强凌弱、增强好胜?小弱国家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和追求吗?
富强其实是一种功利、实用的追求,某种意义上,正是因为追富求强,才导致道德沦丧,价值失衡,作为一个文明社会,显然应该有比富强更高的追求。
至于其他11个价值观,什么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等,尽管也打着社会主义的名头,但不管是资本主义,还是任何其他现代制度的社会,恐怕都会信奉这些价值观,其实就是当局不愿承认的普世价值观。
既然前面冠以社会主义,共产党人信马克思,看看他关于社会主义到底说了什么。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说:社会主义是自由的,每一个人自由发展是社会发展的条件;社会主义是民主的,无产阶级革命的第一步是争得民主;社会主义是平等的,没有人能够被剥削;社会主义是普世的,因为那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社会主义是生产力高度发展的社会,人们普遍富裕。
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说:社会主义是普选的,它和等级授勋制相对立;社会主义是公开的,公社委员们的言行决策都必须公开;社会主义是廉洁的,工资与普通工人工资无异;社会主义政党是分为派别的,多数派少数派合法并存;社会主义官员是可以随时罢免的,犯了错误绝不姑息。
比照来看,现在推行的并不是所信奉的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观,更不是主张公正、平等、劳工保护、社会福利的普世社会主义,前面还得加上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