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8日星期六

郭宝胜:刘晓波的空椅子和高俊明牧师的空椅子(组图)


2010年10月8日,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宣布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中国着名持不同政见者刘晓波先生,以表彰他“长期以来以非暴力方式在中国争取基本人权”。由于刘晓波于2009年12月25日被中共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正被囚禁,所以无法亲自领奖,其妻也被软禁,所以在当年12月10日的颁奖典礼上,瑞典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以一把空椅子代表遭监禁的刘晓波,在颁奖时,委员会主席将和平奖奖章和证书放置在刘晓波的空椅上。一时空椅子成为刘晓波美誉的象征、成为国际社会对中共践踏人权的谴责、对中国人权人士不竭奋斗的支持的象征。推特、FB、各种人权集会、会议上,这把空椅子成为时尚。


    
    无独有偶,最近看《十字架之路——高俊明牧师回忆录》(望春风2001年出版)时才发现,在台湾戒严时期也有一把空椅子。这把台湾的空椅子完全可以与中国刘晓波的空椅子相媲美,它同样代表了台湾人争取自由、人权和民主宪政历程中的牺牲和付出,它也无疑是台湾人精神不屈和荣耀的象征。这把空椅子就是高俊明牧师在被政治迫害坐牢时,台湾长老教会总会在历次会议上专门为他空出来的空椅子。
    
    根据《十字架之路——高俊明牧师回忆录》一书,1979年12月10日,伸张台湾人人权和公义的美丽岛事件发生。三天后,国民党政府展开大逮捕。台湾长老教会的灵魂人物、总会总干事高俊明牧师因为帮助美丽岛首犯施明德逃亡,于1980年4月24日被捕。6月5日与许晴富等因「共同藏匿叛徒」罪被判刑有期徒刑7年、褫夺公权5年。在高牧师被捕后不久,国民党政府因担心高牧师的影响力就多次胁迫长老教会总会解除高牧师总干事的职位,甚至软硬兼施的说:「如果你们把高牧师解职,我们就尽快把高牧师释放出来」。总会的态度坚决「释放高牧师,是你们的事情,不能有条件;至于高牧师的职务,是众人选出来的,我们无权解聘。国民党转而多次胁迫高牧师自己辞职,均被在狱中的高牧师严词驳回(见该书292页)。


    
    1981年,长老教会总会的总委会决议留任高牧师的总干事职位,并派「代理总干事代行其职,直至获释归来」。高牧师在书中写到「此举是对不义统治的轻蔑,和对信仰的坚持。不仅如此,此后总会开会时,都在讲坛上置放一张空的总干事座椅。那把空椅,置于众人的视觉焦点,也是一种提醒:狱中犹有未归人。我永远感念那些年教会对我的支持」(见该书296页)。
    
    可见,台湾的这把空椅子同样是受政治迫害的产物,也同样是人权斗士不屈抗争的象征,更同样是社会人士热爱和支持狱中英雄的象征。台湾空椅子显示了台湾公义人士团结一致、联合抗暴的勇气,正是由于台湾人狱内狱外的团结一致,导致民主台湾的很快来临。而刘晓波的空椅子,虽显示了国际社会的支持,但在中国国内,由于中共专制的残酷性,声援刘晓波的大多数人都被抓捕或软禁,偌大的中国大陆,容不下一把刘晓波的空椅子。当然,在国际社会,刘晓波的空椅子广为人知,高牧师的空椅子在国际上有继续推广的空间,以让更多人了解台湾人的这段为自由、为人权抗争的历史。
    
    台湾人走过的路,就是中国民众如今正在走的路,所以除了刘晓波的空椅子外,高俊明牧师的空椅子,对中国民众具有重大的启示和鼓舞意义。尽管台湾已脱离威权步入民主,但中国的民主事业也与台湾的真正自由与独立息息相关,因此,台湾人在关注高牧师空椅子的同时,也应该关注刘晓波的空椅子。
    
    纵观这两把空椅子,我们看到两岸人民为争取公义、自由民主的抗争历程是多么的相似,两岸人民在反抗专制暴政、追求人权自由上都在经历同样的苦难、艰辛和牺牲。在此基础上,两岸人民、公义人士应该会有更多的相互理解、相互支持、相互援助。在此基础上,两岸公义人士更应该团结起来、求同存异,为人类共同的自由和公义事业而共同努力、奋斗不息。
    
    转自台湾民报郭宝胜专栏
    http://www.peoplenews.tw/news/f17f1b23-e7e8-457c-969e-b257295e6edd

文章来源: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