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7日星期五

王德邦:武松本意非打虎



“打虎”是时下中国媒体的热词,也是国人的盼望。历史上最闻名的打虎故事,当属《水浒传》中的武松打虎,然而,读过《水浒》的人应当还记得,武松上景阳冈其实不是为了打虎,而是为了过路。武松原本是要前往清河县探亲,但在景阳冈上遭遇老虎,老虎要吃他,他却又避无可避,为了自保而不得不奋起抗击,冒死与老虎一搏,最后侥幸将老虎打死,成为了打虎英雄。今天,国人再来重温这段武松打虎故事,认真分析其中的一些细节,对照时局反腐中「打虎”政情,可以从中找到一些解开历史谜题的参照。





据《水浒传》所述:“武松思乡,要回清河县看望哥哥。”行了几日,“来到阳谷县地面”。可见,武松是因探亲路过阳谷县,而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更不是专程赶往阳谷打虎的。书中说,一日中午,武松在饥渴下进一家路边的“三碗不过冈”酒店,“前后共吃了十五碗(酒)”,仗着酒性,不听店家劝阻,独自上了景阳冈。“约行了四五里路,来到冈子下,见一大树,刮去了皮,一片白,上写两行字。武松也颇识几字,抬头看时,上面写道:近因景阳冈大虫伤人,但有过往客商,可于巳、午、未三个时辰,结伙成队过冈,勿请自误。武松看了,笑道:‘这是酒家诡诈,惊吓那等客人,便去那厮家里宿歇。我却怕甚么鸟!’横拖着哨棒,便上冈子来”。此显示,武松乘着酒性,根本不相信当地有老虎,因而根本忽视与人结伴同行,由此可见武松根本没有打虎的思想准备,没有认清虎患的危害,没有对整个老虎为祸严重局势的准确把握。
直到“走不到半里多路,见一个败落的山神庙。行到庙前,见这庙门上贴着一张印信榜文。武松住了脚读时,上面写道:阳谷县示:为景阳冈上,新有一只大虫,伤害人命。现今杖限各乡里正并猎户人等行捕,未获。如有过往客商人等,可于巳、午、未三个时辰,结伴过冈;其余时分及单身客人,不许过冈,恐被伤害性命。各宜知悉。武松读了印信榜文,方知端的有虎。欲待转身再回酒店里来,寻思道:‘我回去时,须吃他耻笑,不是好汉,难以转去。’存想了一回,说道:‘怕甚么鸟!且只顾上去看怎地!’”在官府文告前,武松终于相信了老虎的存在,感到了情势的险恶,但是人在旅途,回头已难,且无绕行之道,只能硬着头皮向前。
到了山上,武松在一块石头上准备躺下休息一会时,“只见发起一阵狂风来。那一阵风过处,只听得乱树背后扑地一声响,跳出一只吊睛白额大虫来。武松见了,叫声:‘阿呀!’从青石上翻将下来,便拿那条哨棒在手里,闪在青石边。那个大虫又饥又渴,把两只爪在地下略按一按,和身望上一扑,从半空里撺将下来。武松被那一惊,酒都做冷汗出了。说时迟,那时快,武松见大虫扑来,只一闪,闪在大虫背后。……那大虫咆哮,性发起来,翻身又只一扑,扑将来。武松又只一跳,却退了十步远。那大虫恰好把两只前爪搭在武松面前。武松将半截棒丢在一边,两只手就势把大虫顶花皮地揪住,一按按将下来──”经过一阵艰苦的全力搏击,终于将老虎打得口鼻耳出血,瘫倒于地,但武松也力竭至手脚苏软,无法拖动死虎。如此惊险一战,武松可谓命悬一线,从整个情节可以看出:其一、武松虽知山中有虎,但仍对老虎凶残没有充分认识,居然在山石上躺下休息,即仍带着侥幸心理;其二、老虎强壮威猛且饥渴凶残,志在扑杀武松来充饥,一上来就是绝杀之着;其三、武松躲闪避让,但被虎追杀而无法脱身,不得不冒死被动还击;其四、幸得武松有一身武艺与胆气,经过九死一生的搏杀,最后终于战胜了老虎;其五,打死一只虎已经耗尽了武松心力,以致最后无法拖动一只死虎。
值得注意的是,武松在想到“倘或又跳出一只大虫来时,却怎地斗得他过?”时,“且挣扎下冈子去”,“走不到半里多路,只见枯草丛中,钻出两只大虫来。武松道:‘阿呀!我今番罢了!’”显见武松已经无力再应对第二只老虎了。如果此时他碰到真是第二只老虎,那么他只有死路一条,绝无生还可能,好在他碰到的是猎人,才会成为流传至今的打虎英雄。
从武松整个打虎故事,可以看到他有几个没有想到:其一、没想到山中真有虎;其二、没想到真遭遇老虎;其三、没想到老虎真有那么强大与凶残。由此可见,武松打虎是一场遭遇战,但其中又有着必然性,就是饿虎伺于山林,孤旅奔于山途,绕无可绕,避无可避,必有狭路相逢,最后只得生死一战,别无他法。
通过重温武松打虎情节,对照今日中国反腐“打虎”,会看到许多惊人的相似。从目前披露出来的有关反腐“打虎”情况来看,高频率使用“触目惊心”,可见现实远远超出了“打虎”者原来的预估,也就是说,反腐者起初没想到腐败会那么严重,没想到会有那么高层的腐败(大老虎),没想到会有那么多的腐败(塌方式腐败,群虎)。随着反腐“打虎”的层层深入,这场反腐打虎战变成了生死之战,腐败势力的强大、凶残将反腐逼入了绝地。在搏杀中,反腐方其实处于被动防守状态,忙于奔命,实在避无可避下,才勉强集结一切力量将一只老虎打死。至此,反腐已经耗尽心力,根本无力再应对第二只“老虎”了。所以中国反腐“打虎”何去何从,已经成为时下无可回避的问题。
那么中国反腐能否不“打虎”?诚如武松原本也只是想过路,无意打虎,但是老虎要吃他,就变成了要么他任虎所食,要么他将虎打死的二元选择。中国新掌权者原本也只是想改革,想立制定规,但是在通向改革的路上却环伺着饿虎,根本无法绕开。这样一来,中国就面临:要么任虎吞噬,延续过往权贵掠夺式发展路径,不改革;要么将虎打死,冲破既得利益集团捆绑,重启改革。这事实就是条死与生的抉择。在这条改革求生,不改等死的路上,腐败与反腐就成为老虎与武松在吃与反抗被吃上的生死一战。
中国腐败集团就如景阳冈上的饿虎,志在长期把持要径,将过往商旅吞于腹中,即吞噬国财民脂,而改革就是要虎口夺食,还权于民,还路于民。在这场无法绕开的争战中,老虎远远不止一只,而打虎者却因不相信虎患的严重性而不结伴而行,拒绝与民众合作,在体制内更显得势单力薄。在至今已经打掉一只大虎的情况下,若无新的打虎力量加入,反腐的打虎方势必力竭心瘁,难以为继,这时群虎围攻,必致灭顶之灾。中国反腐上这种危殆的局势近来已经非常明显了。现在只是不知中国打虎者能否有武松下山碰到猎人而不是碰到老虎的那份幸运?
文章来源: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