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5日星期三

铁流案庭审记(图)






(维权网信息员张义民报道)2015年2月25日下午1点30分,著名作家铁流,被控“非法经营”在成都市青羊区法院302法庭公开开庭审理,庭审没有波澜,铁流当庭“认罪”,休庭30分钟后,宣判铁流(黄泽荣)被判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缓刑四年,并处以罚金3万,其保姆黄静被以从犯判有期徒刑1年缓刑两年,并处罚金5000元,二人当庭表示不上诉。

据参与旁听人员介绍:大约有10余名铁流的老朋友到现场欲参与旁听,四名家属,和十多名维权人士到达法院欲参与旁听,但法庭只有8个座位,其中三个已经被预先安排,只有五个座位,经家属做工作,最后家属两名进去旁听,其他人都站在走廊上法庭门外旁听。

据庭前铁流的成都谢律师说:“在之前我一直给他说,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很当心他,怕他承受不起打击,本来说好是春节前开庭,现在拖到春节后,当心老先生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从旁听人员口中获悉:整个庭审没有悬念,也没有大的对抗,公诉人宣读完诉状后,宣读证据整个质证过程约半小时,出示证据主要为铁流印刷的两种刊物《往事微痕》和另外的一本内部传阅刊物,还有就是读者给刘铁汇款的记录,证据显示:指控非法出版的书籍总共10631册,指控收取的“金额”有86万余元。

但铁流对印刷的事实不否认,但认为是复印的内部资料,而非出版物,对认定的金额显然是不同意的,说:其中大部分是别人给他的还款,并非是收取的捐赠

但最后法官问两名被告是否认罪时,两名被告均当庭表示“认罪”希望从轻判决,法院在休庭半小时后做出上述宣判。

据旁听人员说:铁流妻子任女士,一再向大家表示,请大家不要节外生枝,他们只希望铁流能尽快出来,是否认罪其实并不重要了。

知情认识告诉信息员:铁流并非青羊区的户籍,而且所有所谓出版行为都在北京做的,也没有最高院的指定管辖裁定,因此成都青羊区法院没有管辖权,这点庭审上根本没有提到,而且,成都市其他法院条件均比青羊区法院条件好,有大审判庭,可唯独指定青羊区法院审理,很明显是为了阻止大家旁听。

另据铁流的北京律师刘晓原说:他在移送成都后,去过两次成都会见,案件移送检察院后,家属又聘请了成都的谢律师,家属实质上已经把刘晓原解聘,只是没有正式解聘文书而已,因此没有向法院递交手续,而家属也没有将证据材料给刘晓原,并说没有复制到相应证据,刘律师认为:可能家属有某种担心,怕当局毁约,而不愿意得罪刘律师,“其实我非常理解家属的心态,家属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刘晓原说。

铁流妻子任女士比较含混的与右派们聊天时证实:他们并未解聘刘晓原律师,但也没通知刘晓原律师过来交手续,其实是默认已经终止了委托关系。

在下午1点30分,铁流被押上法庭的时候,过道里有人高呼“独裁必亡”,并向铁流问好。当法庭休庭半小时去进行“合议”时,成都学生右派活化石罗开文在法院里面打起横幅“铁流无罪”,很快被家属和亲友们制止。开庭完毕,部分维权人士和老右派们,在法院门口打起横幅合影留念。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