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5日星期三

叶子:反腐剑指红二代?



众所周知,油水丰厚、利益输送链条层出不穷的央企(中管骨干国企)是腐败重灾区,腐败早已蔓延到石油、电信、铁路、电力、金融、航空、军工、粮油储备、房地产等几乎所有重要领域。2013年、2014年中央巡视组的五轮巡视,每轮都未放过央企,2014年全国超过70名央企高管落马。厚重的黑幕总算撕开了一角:央企领导人员背靠企业这棵大树,通过子女、亲属或其他关系人进行花样百出的关联交易,实现利益输送,领导手中的权力、平台、资源成了谋取私利的工具。

 
中国前总理李鹏的女儿、中国电力国际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小琳,人称“电力一姐”,统领市值近百亿的中国电力,是香港H股、红筹股上市公司中唯一女性CEO。2007年她被美国《财富》杂志评为全球商界女强人,2011年作为唯一中国女企业家入选“亚洲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领袖”榜单。

 
喜穿奢侈品牌服饰的李小琳曾高调宣称“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舆论为之哗然。反腐风暴以来,李小琳变得越来越低调,改穿普通服饰,甚至开始使用可重复使用的环保购物袋。
 
风起于青萍之末: 2013年10月10日英国《每日电讯》报道,在中国允许外资投资国内保险业之前,李小琳曾在苏黎世保险入股新华人寿的过程中牵线搭桥。为了此项收购,苏黎世曾向位于巴哈马的离岸账户支付了1690万美元,这笔款项曾被用于在美国行贿多位中国官员。东方集团董事长张宏伟在此交易中涉及帮助苏黎世保险收购新华人寿的股份,以进入中国保险业市场。
 
稍微有点中国常识的人都知道,官员、红二代达到一定层级,外媒关于他们的负面消息,大陆媒体绝不可能进行转载。如2012年彭博社报道习近平的亲属所持有的公司股份总值达3.76亿美元,并间接持有一家资产为17.3亿美元的稀土公司18%的股份,还拥有一家上市技术公司价值202万美元的股份;《纽约时报》报道前总理温家宝的亲属控制过至少价值27亿美元的资产,大陆媒体均装聋作哑,更不要说当事人予以回应。
 
令人惊讶的是,《每日电讯》对李小琳涉嫌卷入外资保险公司交易的报道,不仅多家大陆媒体予以转载,当事人李小琳甚至在第一时间通过中电国际官方微博澄清:李小琳未与任何保险公司有个人往来,也不认识什么保险公司的人;网上关于其涉及什么保险交易的谣言,纯属恶意卑劣的中伤。另一当事人张宏伟紧跟着发表声明:李小琳从未参与其公司及关联公司的任何商业行为,网上所提及的向多名领导人贿赂事宜,纯属造谣。
 
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比北京上空的雾霾还浓!
 
2014年3月9日《亚洲周刊》发表资深记者纪硕鸣的两篇长文《李鹏之女李小琳获海南批地逾百亿内情》、《李小琳王国的离岸公司揭秘》。《文汇报》4月7日刊出对李小琳的专访,李否认“转战房地产”,“绝对没有!现在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
 
“我自己没有离岸公司。”李小琳斥责《亚洲周刊》的报道充斥“不实之词”,“有的人自己内心不干净,不干净的心理写出了不干净的文章。还有的人别有用心,把不干净的想法进一步扩大。”
 
挑战李小琳这种角色,记者岂能无备。纪硕鸣当即质问:“围绕在李小琳企业身边至少有七八家离岸公司而不是一家,敢不敢将这些离岸公司的背景抖露一下?李小琳早已有了香港永久私人身份,却仍然享受着国家公职人员的待遇,这之间有没有违反国家及香港的规定?”纪硕鸣呼吁:真相只有一个,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今年2月初,上千名红二代相聚在北京八一电影制片厂召开了新春团拜会,召开了一场隆重的节前聚会,胡乔木之女胡木英在团拜会上为党中央反腐点赞。
 
当然,不是每个红二代都有心情点赞。据《纽约时报》等外媒报道,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发现,李小琳曾持有汇丰银行瑞士分行的秘密账户,存款达248万美元。“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大陆民众没有权贵希望的那么蠢。李小琳这一次没有回复国际调查记者同盟的置评请求;李小琳担任董事长的国有电力公司,拒绝将电话转接给李小琳,也拒绝提供如何联系她的信息。
 
类似纪硕鸣的报道,这一消息在社交网络炸开了锅。倒不是人们特别愿意看李小琳的笑话,而是其父李鹏被认为是八九镇压学运的主凶之一,加上她本人不知天高地厚的“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实在令人作呕。
 
另一方面,海内外关于习王打老虎不打红二代的言论非止一日,周永康、徐才厚等诸多落马高官无不出身于平民家庭,人们很想知道:红二代究竟有没有免死金牌,反腐是否只反红二代之外的权贵?
 
媒体人周轶君感叹:“刚做记者的时候,常说要看‘灰色地带’。但看多了,我却越来越觉得黑白分明。对错、是非,有各种层次的纠葛,但没有什么是讲不清楚的,没有什么特殊论。世界那么大,历史那么长,不可能凑不成一面镜子,照你。”
 
现在,这面镜子照着中纪委,现成的大老虎就在那里,尽管她已经开始低调、开始澄清、开始学聪明以不变应万变,《每日电讯》、《亚洲周刊》、国际调查记者同盟业已提供她涉嫌腐败的线索,你敢打吗?
 
或许,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周老虎都拿下了,还有什么敢不敢的?2014年10月23日,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强调:“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持续保持高压态势,做到零容忍的态度不变、猛药去疴的决心不减、刮骨疗毒的勇气不泄、严厉惩处的尺度不松,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发现多少查处多少,不定指标、上不封顶,凡腐必反,除恶务尽。”
 
就在李小琳拒绝回应国际调查记者同盟之际,官方背景的澎湃新闻网2月13日发表社论《严查干部子女侵蚀国资》:“干部家属子女是如何做起国有企业,进入央企生意的?谁让他们进去的?为什么可以肆无忌惮靠山吃山?到底吃了多少‘山’?‘山’都吃到哪里去了?权力如果比法大,靠山吃山就会继续,央企资产35万亿,国企总资产超过100万亿,不够。”
 
好一个“不够”!2014年,中纪委查处中管干部68人,其中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30人;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给予党纪政纪处分23.2万人,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1.2万人。猛药去疴、除恶务尽,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的反腐态势下,中央纪委五次全会要求,今年实现对53家央企巡视全覆盖。
 
有人说,习近平就是红二代,红二代是他的基本盘,不会动。这倒也未必,红二代并非铁板一块,有靠爹吃饭、吃光央企尚嫌“不够”的包括红二代在内的腐败分子,也有真心希望国家顺利实现转型、为民请命的红二代。
 
不仅如此,红二代的父辈也大不相同。李小琳的父亲李鹏千夫所指,而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这位彭德怀的老战友,以正直、清廉、具有民主思想著称,主政广东创建深圳特区的功绩不说,1986年学潮,邓、陈、彭、王、薄等党内元老开会集体猛批胡耀邦,习仲勋拍案而起:“你们这是干什么?这不是重演《逼宫》这场戏吗?这不正常!生活会上不能讨论党的总书记的去留问题,这是违反党的原则的。你们开了这样的头,只会给将来党和国家的安定团结埋下祸根。我坚决反对你们这种干法!”1989年学潮,习仲勋强烈反对武力镇压学生,铮铮铁骨,在党内、民间享有崇高威望。习近平能在权力角逐中脱颖而出,与此有莫大关系。
 
当局大力提倡包含君君臣臣等人治观念的儒家,试图以此冲淡、平衡、取代自由民主宪政的西方价值观,但很少宣扬儒家真正的精髓。孔子说:“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骂的就是凭借父荫贪赃枉法的红二代呀。
 
从周老虎到徐老虎、令计划,先在海外释放消息试探国内反应,积累民意支持和党内基础,水到渠成公开亮剑,这种出口转内销的方式是大陆反腐的一大特色。反腐成败,事关国家、民族和个人政治命运,习近平的反腐语句多次涉及山头主义、圈子文化、利益集团、人身依附、帮派关系。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面对盘根错节的塌方式腐败、链条式腐败,只有打击一批、内部处理一批、震慑一批,若不在制度、新闻监督上做文章,恐怕又会陷入“前腐后继”的泥潭。
 
大幕已经拉开,李小琳等红二代能否安然度过反腐风暴,人们不妨拭目以待。

文章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