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6日星期四

王德邦:坚守者的风范——记推动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者唐荆陵




编者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意羁押问题工作组”2月19日公布裁决,认定中国政府拘捕行使合法自由权利的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属于“任意羁押”,违反了联合国人权公约,要求中国政府立即纠正对他们的羁押,并为他们所遭受的伤害做出赔偿;并表示,鉴于他们在羁押期间遭受酷刑的指控,工作组将他们的案件提交给“联合国酷刑和其他残忍、非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特别报告员”。
    
 当此中国传统最隆重的佳节——春节来临之际,不免想起许许多多的亲朋旧友,而其中那些仍身陷牢狱的良心人士,尤其让人难以释怀。这些被关入大牢的人士,从我所接触与了解的人来看,没有一个是要颠覆国家政权的,他们只是抱持一份良知,对世事存留着是非善恶的判断,并不愿苟同于欺世盗名之理,拒绝合污于贪赃枉法之辈,且放胆疾呼于污泥浊浪之中,竟然最后一个个只能陷身于牢笼。思之,真是让人备感悲怆。在这些让人感怀的朋友中,已经被关押9个多月的广州维权人士、力主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唐荆陵先生的遭遇,为认识中国时势提供了一个参照。
    
听闻唐荆陵先生之名是2005年的广东太石村选举事件期间。当年他与郭飞雄先生共同参与推动太石村村民依法联名罢免及重新选举村干部活动,因此被所在的律师事务所解除合约,后又被有关司法当局取消执业资格,被国家列入黑名单而剥夺出国权利。
    
我真正与唐荆陵先生直接联系是2006年岁末。当时唐荆陵先生针对2006至2007年全国五年一届的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发起了“八毛钱赎回选票”行动,即用八毛钱的邮票向所在的选举部门寄信,声明自己不参与投票且不允许被代表投票。唐荆陵先生为推动这次赎回选票行动而编写了详细的有关背景、声明格式、行动缘起、发起经过与答疑、参与者守则、发起人和义工守则等等指南,还在开篇中呼吁:“选票里面出政权——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赎回选票行动:正是你这一票,给予了国家主席和他以下所有政府官员的合法地位,这样的机会5年才有一次!请你珍惜!公民们,如果你不希望这5年一次的选举机会成为那些几乎一劳永逸或强制地代表我们的人们加强其合法性的临时背书,请立即行动起来!”
    
我正是有感于唐荆陵先生有关赎回选票的呼吁,给他去信表达自己与妻子起来维护选举权与拒绝被别人擅自代表投票的愿望,并发表如下声明:“2007年度的换届选举中,不参加选民登记,不去领取选票,不通过任何方式参加本次投票。任何个人,任何组织,在任何地方,以本人身份所投之票,均属侵犯本人选举权,本人将保留追诉的权利。”随之,唐荆陵先生给我回信,专门说明将我与妻子所发声明编号为63、64,原因就是他了解到我是当年“六四屠杀”的幸存者,特意将这两个含有特别意义的编号给我们。对此,我当然心存感激,也由此看到唐荆陵先生是个有心人。
    
2009年暑假,我前往广州探亲,顺便会见了唐荆陵先生,当面听到他关于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一系列高见,也了解到他因推动不合作运动而遭到的警告、威胁、传唤等诸多逼迫情况。唐荆陵先生的沉静与乐观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对法治中国的向往,对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原则的坚守,与为此所作出的牺牲,使人感动。
    
2009年9月,唐荆陵先生通过网络发起了“5000天告别专制倒计时”活动,即他认为自2009年10月1日起,专制制度最多还有5000天(约合13.7年)的存活日。于是他在网络一天天地数,一天天地报自该日起的倒计时。
    
说实在的,对于这种“5000天告别专制倒计时”活动,开始我认为是一种“玩笑性”的活动。但是,它牵动了一些人的神经,敲打到他们的痛处。随着这项活动不断展开,也就是随着唐荆陵先生一天天的数“倒计时”,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唤起了越来越多人的心里预期,结果中国当局就越来越对唐荆陵先生不能容忍,对他的传唤、软禁、强迫旅游,甚至拘押也就越来越频繁。2011年2月22日,唐荆陵先生忽然与外界失去联系,直到几个月后,家属才被广东警方告知说唐荆陵被他们羁押且可能面临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最后在被关押8个月后才得以释放。
    
2011年冬天,唐荆陵获释不久,在了解到湖南省永州市一个村的集体荒山居然被政府划给了邻村,村民在几年的诉讼与上访中步入绝境后,他毅然前往永州为村民无偿提供法律援助。当时我正好在永州,于是跟他交流了村集体土地面临的一些问题,发现他对中国农村土地改革的关注与思考很深入,并对农民依法争取土地权利进行过全面研究,认为中国“三农问题”的瓶颈就是农村土地问题与户籍改革的滞后。面对村民在依法维权而陷入绝境下所表现出的暴戾情绪,唐荆陵耐心而细致地跟他们阐述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有关原则,列举有关暴力性行为所带来的危害,努力消弭村民的暴力倾向,将村民维权规制于法律范围内。当听着唐荆陵对非暴力原则娓娓道来时,真难以想象他是被警方非法关押8个月刚刚出来的人,他那种对自身所遭遇的无端迫害的淡然、平静,行出了一个对非暴力不合作原则坚守者的风范。
    
唐荆陵先生为了推进中国社会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不断创造性地发起一系列合法合理的抗争活动,如六四静思节、429林昭纪念日、583行动、废除户籍隔离、普惠制基本养老金行动等等,这为中国民间和平理性推进社会向民主法治转型,积累着极为宝贵的经验与资源,也因此招致权力体制内那些拒绝向现代民主法治转型的顽固反动势力的忌恨。2014年5月16日,也就是在“六四屠杀”25周年前夕,广州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将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等主张和平纪念“六四”的人士刑事拘留,关押于白云区看守所。6月4日,唐荆陵的代理律师刘正清会见唐荆陵之后了解到,警方连续盘问唐荆陵主要围绕其推动的公民不合作运动,对他推行的非暴力抗争的学术理论感到不满。6月21日,唐荆陵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9月23日,唐荆陵母亲去世,当局未允许唐荆陵回家奔丧。
    
一个力主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者,一个指望将中国千年变局导入和平理性轨道的人权捍卫者,一个信守法治原则的法律工作者,居然遭致“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指控,一再被投入监狱,这使人不得不想起“专制极权者只听得懂大炮和飞机的语言”的论断。就民族长远福祉来看,但愿这个论断是不正确的,也但愿唐荆陵先生能早日获得自由。

文章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