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4日星期二

东步亮:反腐制度化的民间想像



中共反腐败体制机制原来已经建立了,只是我们都不知道!
 
 
中共的反腐风暴并没有因为春节而停歇。无论年前还是年后,都能听到来自中纪委的声音,包括除夕前一天宣布对朱明国等“五虎”的双开,节前对干部不得收红包的警告,及节中不少文章从官网出笼,显示相关工作仍紧锣密鼓。
 
此中有两次言论值得注意。一是根据官媒消息,年前,王歧山出席纪检监察系统老干部新春团拜会时,发表了15分钟的即席讲话,主要是表决心,“谁说我们解决不了腐败问题”,指出当前反腐要“减少存量,遏制增量”,“把当前遏制腐败蔓延势头这个主要任务,不是一年,而是一直坚持下去”,并引用习近平的话称,“作风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
 
二是2月23日,中纪委官网转发《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的文章《反腐“一阵风”同,那只是传说》,对“‘纠四风’反腐败已经差不多了,再进行下去就过头了,见好就收吧”的观点提出坚决反对,认为目前在反腐的“胶着状态、决战时刻”,“战鼓正擂、号角劲吹”,绝不能“让一阵风论调吹灭士气,涣散斗志!”
 
上述观点都不是什么新观点。此前在不同场合,曾有类似言论出现。但在此际特别强调,显见在中共内部,特别是负责反腐的纪检系统内部,可能有了一种疲惫和倦怠的情绪及气氛,这些言论无非为了给他们鼓劲和打气。在人人都共享天伦,过着与家人团聚的春节之时,长期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日夜加班加点的反腐机构内出现这种情绪,也属正常。这其实从另一方面也凸显了一个问题,即,靠纪委反腐的这种状态能否长期持续下去?何日才是尽头?中共一直向民众宣称的反腐制度化,何时才能建立?
 
十八大后,王歧山在中纪委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曾表示,当前的反腐,主要是“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两年过去了,“大老虎”、“老虎”和“苍蝇”都打了不少了,腐败的“存量”,尽管按民众的感受有增无减,但按中共官方的说法是大大减少了。“标”治了不少了,“本”治得如何?中共到底准备如何“治本”?至今似乎并未见官方有准备说辞。
 
倒是民间有不少热心的改良派“公知”和“嘴巴政治家”,为中共设计了很多“制度化反腐”的方案,或公开呼吁,或“微博上书”,试图影响一向颟顸的执政当局。不能说这些民间设计的纸上方案都只是徒增笑料,比起空喊否定中共一切政策主张和改革的激进主义者,我宁愿中共多少受到这些改良派、渐进派的哪怕一丁点儿影响,而有所改变。如此,总比永远一成不变、永远看不到希望要好一点。尽管我知道,异议分子哪怕是最温和的改良都不会被当局接受,但怀有这样的美好想像,总比眼前一片漆黑好。
 
比如最近陈有西提出,把检察机关的反贪局独立出来,成立国家廉政总局,把中纪委的查案机构和监察部并入廉政总局,赋予其现纪委的巨大权力,独立行使职务犯罪侦查权,把纪委纳入法治反腐渠道。“在国家机构序列上,(廉政总局)归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命并向其负责。职权隶属上,可直属国家元首或者一名常委分管。这样做,一是比现中纪委更有实权和法定权;二是纳入国家司法合法化;三是解决依法治国最大的危害环节,变权力反腐为法治反腐。四是可大大减少反腐中的冤假错案”。“纪委主导反腐,与依法治国完全是背道而驰,不可能有法治,这是法律常识”。
 
陈有西的方案未必是理想的设计,假设中共能认真听进去,真正的“反腐制度化”是否会推进一点呢?我相信还是会的。但是所有这些讨论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中共历史上、现实中就从来没有从民间吸取意见进而付诸实践的先例。所以,这一切都永远只能停留在想像。
 
中共真正想要实行的制度化反腐是什么样的呢?原来2月23日的那篇文章已经说清楚了:“反腐败体制机制建立了,但还不够完善”。结论早就有了:中共反腐败体制机制原来已经建立了,只是我们都不知道!他们仅仅只是想在这些体制机制的基础上“完善”它而已!
 
可见,绝大多数人,都是“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