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31日星期六

林青:八九一代今何在之四——爱国贼浦志强和于世文




林青:八九一代今何在之四——爱国贼浦志强和于世文

作者和于世文
  
爱国贼不好听,就像这二人坐牢不是啥好事一样。
  
上帝赋予每个人不同的生命轨道,不同的职分,不同的担当,老人常讲命运该当。上帝给浦志强和于世文安了一颗几十年不悔的爱国心——为了这个国家的好,敢于说几句真话的贼心,因此沦落为贼人被党国拿入铁牢,由此,称二者为爱国贼也没啥不妥。
  
作为与二者有一些情缘的朋友,我也不好意思给他们冠上维权律师、良心人士、公民战士、八九翘楚等等虚空大词,看到于世文花白胡子的监狱照,听到浦志强在看守所病魔附体的消息,就是心底深处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说党国无情无义也罢,说他们自找苦吃也行,好端端两个大男人被铁窗生活度日如年的煎熬,有人为他们做法律辩,有人为他们做事实辩,有人为他们做政治辩……,经过这番牢狱之灾,不知二人自己内心深处会有什么告白?
  
中国古代有投身热炉,以身献祭,方成绝世宝剑之说;基督教有以耶稣十字架上的宝血献祭,救赎人类之罪一说;党国更是用所谓革命先烈的故事把牺牲这个人类最高尚的概念演绎的淋漓极致(整整八九一代就是在这种革命英雄主义浪漫主义理想主义洗脑下成长起来的);我们 把26年前喋血长安的学生和市民比为民主的牺牲者;
  
26年后,是否有人会把于世文和浦志强的坐牢也比喻为中国现代民主和法治的牺牲者?
  
二人内心肯定不愿意去做一个牺牲者,他们坦诚自己很软弱。
  
二人内心却不愿意忘却26年前的牺牲者,他们的确很固执。
  
浦志强和于世文都是所谓的改革黄金80年代过来人,那一代人的爱国激情和个人理想互相激荡的岁月光景深深刻在了二人当时年轻的心底。
  
今天,他们依然用年轻人般天真的心态面对这个显然已经苍苍朽倦散漫无比的社会,所以在很多人眼目中,他们有些幼稚和浪漫。
  
他们既不幼稚也不浪漫,他们很踏实,用时下的主流逻辑讲,这二人也算混的不错,固定资产加上业务收入完全可以描述为千万富翁,孩子都成材了,无论是在富士山下还是迈阿密海边,他们都有条件在自己远离环境雾霾和政治雾霾的空间里享受。
  
但是他们有点悲情,总把自己卑弱的个体生命与国家这个非常崇高而又虚悬的概念绑在一起,面对原本被永康大叔和熙来同志等新贵们化为私器的国家公权,他们却要像孩子一般天真的任性---------公民有权利和责任去爱护自己的国家,也就是有权利和责任批评自己的国家不对的地方,正如于世文在公祭词里写道,八九年的反腐与爱国是学生民主运动的两大动力,是啊,如果不爱这个国家,何必冒着失去身家性命的风险去反对腐败呢?如果不爱这里的人民,何必顶着权贵打压的阻力为弱者和百姓伸冤呢?
  
是啊,与八九大学生爱国与反腐相反,六四一声枪响,迎来了国家腐败透顶和个人不义发财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跃进,国家腐败与个人升官发财成为正比关系,也就是吴敬琏老人所言:中国走出了一条十个马克思也想象不出来的权贵资本主义血腥大道。
  
马云、柳传志等等企业大佬们埋头挣大钱把不问国家政治好坏的人间智慧推向历史高点!
  
爱党爱国的徐才厚、张曙光政客裸官们,把腐败与爱国的深刻内涵,探讨到了屁民百姓从来没有承受过的人性底线!
  
小人物浦志强、于世文既没有社会精英们冲击智慧高点能力,也没有腐败官员探讨人性沉沦底线的勇气,26年了,这二人不论发了多大的财,结识了多少精英,内心最最放不下的还是因为爱国而走向街头反腐败求民主的那些牺牲者,沃尔凯西说过一个著名概念,就是百分之九九点九和百分之零点一的关系。26年了,百分之九九点九的人不仅仅离开了广场,而且遗忘了广场,在钞票和美酒的熏陶下早已否定了自己年轻时代的理想情怀。而于世文和蒲志强成为那个可怜的百分之零点一,孤苦伶仃的守望着广场上那些孤魂为之牺牲的愿望。
  
脑海里忘不掉被抬回政法大学那些学生遗体,浦志强当年自己没有坐牢流亡甚至倒在长安街上,内心总觉得自己有些亏欠,于世文也是一样,认为自己当年短短几个月的牢狱不足以对称那些喋血青年的共同愿望。
  
在坐牢和亏欠的纠结中,在理性和理念的纠结上,在公义和不义的冲击里,他们生命深处,充满了世人不可理喻的一股悲情。
  
与千千万万追波逐流醉生梦死的八九一代相比,与其说是党国成就了这二人的坐牢美梦,不如说是二人自己甘愿走向了赎罪的坐牢十字架,他们与刘晓波、刘贤斌、赵常青等等八九一代有一个共性,一股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傻气?与其说是党国政治的残酷、社会的冷漠、人性的沉沦……,不如说他们内心坚韧的信仰守望在这个没有义人的国度里是多么的孤独和难得!
  
他们成为理想政治的爱好者和现实政治的失败者!
  
他们追随早年同龄者殉道的足迹,实现了自己对殉道的爱。他们抛家舍业自我牺牲的坐牢行为,成就了他们内心求仁得仁的骄傲。
  
这一代人,有人为名骄傲,有人为权骄傲,有人为利骄傲,这两人为义骄傲。浦志强对我多有批评,惟有两件事,反复赞同,一是20多年前走进大牢的事,二是20多年后走出国门的事,他说:你两次都走对了。于世文和我是主内肢体,我们曾经一起躺在海南温暖的海滩上,回顾自己几十年的心理历程,他说:嘴上口口声声追求天上的公义,对地上得正义事业却不闻不问,何以做一个信仰者的见证?
  
他们秉着为义甘愿受苦的心态,把自己的生命与八九受难者捆绑为命运共同体。跟着一批批入狱者,他们把自己也摆上,成为中国民主和法治的祭品。
  
网友戏称:人民不仅需要共产荡妇,更需要共产卖国贼。
  
在人性沦丧、制度腐朽、文化枯竭的国度里,周永康、徐才厚成为大家追逐和崇拜的爱国贼,浦志强、于世文当然就被冠上卖国贼的美名了,就像早年的岳飞、袁崇焕、戊戌六君子,被当局迫害,被民众唾弃。
  
人治系统里有一个千年传统——爱国有罪!
  
浦志强和于世文又一次注释了中国历史的悲哀。
  
林青2015/1/2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