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8日星期二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香港占中人士的主要诉求是“命运自主”和“民主普选”。“民主普选”在台湾已经生根,只不过是参与式民主与商议式民主仍然有待加强而已,香港就连代议式民主也是望尘莫及。台湾民众固然值得庆幸,忝为香港市民的参考坐标和民主榜样。另一方面,虽然“命运自主”在台湾本来已成事实,但是部分台湾官员和商人往往忽视守护“命运自主”的根本性和重要性。一旦没有“命运自主”,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普选”,就会逐步陷入目前香港所面对的困境。所以,香港和台湾的命运其实是息息相关的。台湾与香港公民大可以在社会运动、学生运动、政治运动等各方面加强交流,分享经验,普及知识,彼此合作,互相支持,共同为争取捍卫民主与公义的“命运自主”公民社会和尊重公民的民主政府一起努力。香港占中,气势磅礡,开出新局。从今以后,台港联机,民主自决,共同奋斗。
桑普
香港政治評論人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



在本文脫稿之時,香港佔中運動,或稱佔領運動,仍是「現在進行式」。金鐘、銅鑼灣、旺角三大佔領區佈滿帳篷和抗命公民。後續發展與成敗得失尚未可知,但整場運動已經震撼包括中國和台灣在內的全球主要政府和國際公民社會。佔中終會結束,但其意義對於中國、香港、台灣兩岸三地影響均會相當深遠。

中國政府顯然憂慮「今日香港、明日中國」。放眼今日香港,「命運自主」和「民主普選」這兩大香港佔中主旋律已經廣為傳頌,沛然莫之能禦,因此中共獨裁政權正在苦思如何在「不妥協、不流血」的前提下儘快收攤,害怕未來中國各地可能湧現這兩大訴求,紛紛要求民主與自治。中共更已大肆搜捕在中國大陸支持香港佔中的獨立人士,儼如驚弓之鳥,民間風聲鶴唳。

10月14日,路透社引述接近中共決策層消息,正好印證了中共政權的上述憂慮。該消息指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早於10月首週主持國家安全委員會會議期間,談到香港佔領行動,聲稱對話已經是一種讓步(但至今從未實現對話),但是中國就香港政改框架的底線絕對不會有變。習近平強調:中共在港人2003年反廿三條國家安全立法大遊行,以及2012年反國民教育集會之後,已經先後讓步,而這次政改框架事涉國家安全,中共不可能再作第三次讓步,否則勢必導致疆獨及藏獨問題浮現,釀成骨牌效應。習近平重申不容香港出現血腥鎮壓,但是一旦混亂擴大至殺人、放火、搶掠,不排除將會出動解放軍云云。如果消息屬實,非有情勢突變,香港佔中在短期內頗難促使中共在真普選問題上妥協。從今以後,長期抗爭,拒絕合作。目前繼續留守,未來多輪抗命。

與此同時,台灣人民同樣有「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憂慮和夢魘,一方面為香港佔領人士加油打氣,另一方面也害怕台灣淪為另一個香港。或許我們可以從以下四方面,解析香港佔中運動對台灣社會的啟示與震撼。

一、一國兩制:香港佔中運動清晰地顯示:在中共政權一黨專政的框架下,「一國兩制」只是鏡花水月,堪稱中共專政遮羞布,根本不可能望文生義後真正落實。面對出動催淚彈和黑幫衝擊下的港式「一國兩制」,台灣少數統派支持者早應丟掉幻想,不再糾纏,反對那個「一國」,明辨兩國本是「兩制」,否則「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勢必一語成讖。

猶記得台灣總統馬英九在今年雙十慶典上,表示支持香港佔中運動,呼籲中國大陸能夠「讓一部分人先民主起來」,要求中國大陸充分實現17年前對香港的「一國兩制」承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普選特首、50年不變」。但是難道他不知道中國共產黨從無守信和公義的基本觀念嗎?難道他不知道「一國兩制」的載體《基本法》是由中共控制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所解釋的嗎?更重要的是,他迴避不談佔中學生所呼籲的「命運自主」,卻支持中國應該在香港實現台灣所不會接受的「一國兩制」,通嗎?至於他揶揄批評今年台灣318太陽花學運「出現了一些激烈非法,甚至霸佔政府機關的抗爭手段,否定了不同意見者的合法權益」的說法,也極難獲得香港佔領人士的普遍認同。

畢竟,怯弱裝蒜的馬英九至少已經對於「一國兩制」的主張,明確表示「台灣早已釋出明確訊息,我們不接受這個概念,台灣人絕對不會接受」,「對於香港人民要求普選,我們完全能理解並且支持」。國民黨籍新北市長朱立倫,更加表示「台灣朝野政黨、總統與在野黨主席、各界,都全力聲援香港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決心,民主自由與法治是普世價值,不管任何政黨、個人都秉持這樣的心情,從未改變」、「香港跟台灣完全不同,台灣是中華民國、主權獨立的國家,並不是所謂的『一國兩制』,或過去殖民地的香港,二者完全不同」。至少這些都是比較中肯的說法。

可惜國民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卻相當媚共,曾偕其父連戰與中共大獨裁者習近平握手嬉哈相見歡。連勝文身為兩岸太子黨、孫子幫,往往只強調兩岸經濟共榮,不敢面對兩岸政治改革。面對反中恐中的群眾示威,或者抗議兩岸權貴的示威活動,連勝文往往退避三舍,羞於啟齒,萬分彆扭。針對「一國兩制」,連勝文從來不敢大聲說不,只會表示「短期內和可預見的未來,應該不會接受」,猶如說「短期內和可預見的未來,應該不會吃糞」。針對「香港普選」,連勝文也不敢大聲力挺,只會拐彎抹角表示「各方應謹慎處理香港民眾意見,努力尋求共識,協商妥適方案,創造多贏局面」。盡是小丑政客的油腔滑調,無視中共本質和客觀現實!連勝文不敢力挺民主,不敢截然反對「一國兩制」,企圖在兩岸政商領域左右逢源,台北市民真會接受他嗎?

二、統戰組織:17年來,中國「赤化」香港,不外乎透過「組織」和「文宣」,點滴從事,逐漸匯流,促使經濟附庸從屬、扶植親共商人、籠絡個別行業、溶解本土文化、選舉種票買票、收買黑幫打手、蛇齋餅糭利誘、壓制公民社會、拒絕真正普選、地下黨員治港等目標。只靠組織,只靠文宣,不靠軍隊,不靠警察,就足以把一地逐步「赤化」,值得台灣政府和人民深切警惕。

在「組織」方面,中共集團針對香港的統戰手法往往依靠三點,然後層層遞進,逐漸連成一線:廣佈地下黨員、商人附庸吹捧、大眾冷漠沉默。這些重點是本,貧富懸殊是末,打壓自由是末,佔中抗命也是末。如果捨本逐末,然後在眾多末流中互相穿插比附,那麼分析時局就會流於片面。畢竟這些情勢在目前台灣已現端倪,識者自當猛然醒悟。

大家尤其不要小覷中共地下黨組織的存在,以及其滲透、動員、破壞力量。香港各行各業已經充斥大大小小中共秘密地下黨員,為數以十萬計,定期向黨單線或小組彙報,秘密執行黨的指示,吸納幫黨新血,外加民建聯、工聯會等由共產黨幕後直接指揮和控制的正式組織,以及一大堆愛字頭、幫字頭的外圍組織,緊靠中聯辦、港澳辦、國安局,持續收受龐大維穩經費,俾便中共在關鍵時刻如臂使指,一呼百應,動員群眾,對抗公民。類似這些現象,難道台灣沒有嗎?白狼狂吠太陽花,神豬諂諛習大大,旺中逢迎大金主,例子多不勝數,但也只不過是頭盤而已。如不戒慎提防,歹戲陸續有來。

在「文宣」方面,中共以及其附庸勢力一直在香港標榜大家必須理解:中國那麼大,香港那麼小;中國人口多,香港人口少;中國銀彈多,香港存底少,然後鼓吹當大家遇到不滿時,要問:「有用嗎?利益呢?還不走?」但從來不先問:「公義嗎?怎麼做?一起做?」如以這兩套思維模式來檢視台灣政經社會文化生態,以及一眾政商名流的言論,不是一切都很耳熟嗎?奴民與公民的分別,盡在於此。只要人們擁有對抗中共黨國文宣的道義抗體,就會產生智慧、勇氣、行動,進而感召旁人支持。目前坊間流行談論的所謂世代差別,大概可以從這裏找到最根本的線索。

三、佔中訴求:香港佔領運動,是一場為了爭取「命運自主」和「民主普選」的和平非暴力公民抗命運動,不是部分台灣評論人士所說的反對金融或地產財團霸權的佔領華爾街式社會運動。具體來說,香港佔領人士要求中國人大撤回8月31日關於香港政改框架的決定。該決定規定2017年香港特首候選人應由1200人小圈子組成的提名委員會過半數表決通過,產生2至3位候選人,每人均需取得全體提名委員過半數支持,然後再交由全香港選民一人一票選舉產生特首,而且規定2016年立法會選舉制度不作任何改變。佔領人士要求重啟政改諮詢、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梁振英立即下台、實現符合國際普選標準的真普選。

相較於台灣野百合、野草莓、太陽花學運所面對的政治環境,以及當時所主張的政治訴求,香港佔領人士這些政治要求更震撼、更直接、更徹底、更根本,而且更難立即如願以償。特區政府已經擺明絕不採納抗爭人士的訴求,只稱可以擇日對話,變相拖延分化。中共左說動亂,右說顏色革命,虛指外國勢力,堅稱絕不妥協。由此可見,中共集團與香港特區政府,跟近年台灣民選政府對待示威人士的態度和反應截然不同。因此,香港目前的政治形勢更加險惡。當然,目前香港的抗命行動,沒有如同1979年高雄事件後有軍法大審和懲治叛亂條例「二條一」的唯一死刑威脅,但是所面對的政府卻是一個類似台灣兩蔣時代的專制威權政府。此時此刻,中共集團與香港政府可以選擇懷柔,也可以選擇殘暴。懷柔則沒完沒了,多輪佔領;殘暴則國際介入,全國起義。只要大家冷靜分析,所謂「不妥協、不流血」的習近平最高指示,其實比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更加不知所謂。

回頭看看香港佔領人士的主要訴求。其實關鍵在於「命運自主」和「民主普選」。「民主普選」在台灣已經生根,只不過是參與式民主與商議式民主仍然有待加強而已,香港就連代議式民主也是望塵莫及。台灣民眾固然值得慶幸,忝為香港市民的參考座標和民主榜樣。另一方面,雖然「命運自主」在台灣本來已成事實,但是部分台灣官員和商人往往忽視守護「命運自主」的根本性和重要性。一旦沒有「命運自主」,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普選」,逐步陷入目前香港所面對的困境。台灣是個國家,目前名叫中華民國,主權獨立,命運自主。大家好應珍之重之,然後再在此基礎上研討服貿、貨貿等國際議題,決定與其他國家的外交關係,方為妥適。

四、台港連線:在整個佔領運動當中,其中一個最令香港人驚喜和感動的新聞,正是台灣公民的熱烈聲援和持續打氣。台港連線,緊密呼應,令人振奮,令人感動。

10月1日,由「港澳在台民主同盟」發起的「台港連線、隔岸聲援」活動在台北市自由廣場集會,數以千計民眾坐滿廣場,完全超出各方預期。不少港澳學生到場高舉「譴責暴力」、「還我民主」、「拒絕沉淪」、「爭取普選」等布條標語,氣氛熱烈,有如太陽花學運重現。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和陳為廷也到場聲援演講。林飛帆表示他看到香港人已經勝利了,因為香港人懂得自己決定自己的未來,同時台灣要和香港、西藏等地組成聯合戰線,共同對抗中國的軍事與經濟壓迫。陳為廷呼籲台灣社會能更關注香港,直指港府的戰術就跟台灣太陽花學運時的馬英九政府一樣,施展典型的「689拖延戰術」,最後帶領大家高喊「今日香港、今日台灣」口號。集會人士高唱香港民主運動粵語流行名曲《海闊天空》,雖然不盡字正腔圓,但是依然感動人心。

10月13日,在香港金鐘集會上,大會即席播放了林飛帆越洋聲援的錄音。他在錄音中指出:他得悉有黑道人士破壞佔領運動,懇請香港朋友小心人身安全,而且鑒於台灣與香港同受中共打壓,希望兩地公民共同加油,一起努力。15日,林飛帆更在臉書上表示:香港警察權力比台灣警察大。「幹!這算甚麼法治啊!這甚麼警察!」他痛批港警「根本是穿著警察制服的古惑仔!」。德不孤,必有鄰,此之謂也。

循此方向繼續發展下去,台灣與香港公民大可以在社會運動、學生運動、政治運動等各方面加強交流,分享經驗,普及知識,彼此合作,互相支援,共同為爭取捍衛民主與公義的「命運自主」公民社會和尊重公民的民主政府一起努力。香港佔中,氣勢磅礡,開出新局。從今以後,台港連線,民主自決,共同奮鬥。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