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5日星期六

冷万宝:痛悼为民主贡献一生的陈子明先生








苦难与迫害丝毫没有改变陈子明先生的民主信念,这一点无论从他在狱中的表现,还是身患重病在家牢里,他始终关注着中国民主化进程中存在的问题,不顾束缚在身上的政治枷锁及病魔的折磨,撰写了大量对中国政治制度存在的严重弊病以及民主发展的问题进行深刻思考的文章,陈子明先生所思考的问题就是正常的健康人都难以做到的事情,但身患重病的他做到了。陈子明先生所做的一切虽然遭到官方的残酷打压,但有良知的人士及历史不会遗忘他为了国家所做出的贡献。尊敬的中国民主先生陈子明走了,他毕生为之奋斗的事业在这块土地上虽然还未取得成功,中国的自由民主之路也许还有一段很长的里程,但我相信陈子明先生在天之灵总有一天会看到自由民主之花在中华大地上盛开,而且这一天的到来不会太久远,因为渴望自由民主不仅是人的天性,也是历史发展的潮流,所以,任何邪恶的政治势力企图阻挡自由民主的大潮最终都逃脱不了覆灭的下场。


几天前还在网上看了由秦晖先生撰写的有关陈子明先生的一篇文章,文章的题目是“民主实践者,自由思想家——粗读《陈子明文集》”,秦晖先生在文章介绍了很多有关陈子明先生在中国民主运动过程所做出的贡献。然而几天后的今天——2014年10月21日下午,却惊悉陈子明先生逝世的消息,听到这样的噩耗难免身不由己的在心里产生无限的悲痛与忧伤,并感慨万千,不由得发出诘问:为什么在这块土地上真正为促进这个国家实现民主、自由、公正等目标而不惜自己的青春热血及宝贵生命的人,不仅却难以受到公正的人道的对待,而且还常常因怀揣理想寸步难行、无立锥之地以及锒铛入狱处于非人的境遇之中,甚至是英年早逝?而那些制造罪恶的满脑肥肠的人,却在大腹便便地疯狂地享受着用鲜血烹制成的盛宴中垂死挣扎,并沉迷在穷奢极欲、声色犬马、荒淫无度的肆无忌惮的腐败之中,而不顾社会贫富差距有多大及无视多少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啊?
 
 
陈子明先生走了,我和先生交往仅仅是我出狱之后几年里,在春节期间彼此有过几次邮寄新年祝福及鼓励的明信片而已,但这并不影响我对先生的敬重。


最初知道陈子明先生的名字,是在1991年的长春铁北看守所中听牢号里的广播知道的,当时与他名字连在一起的还有王军涛先生。1989民主运动被血腥镇压后,大批民主人士遭到逮捕,在关押长达一年半的时间之后很多人被判了刑,当时判刑过重的就是被当局称之为1989年民主运动幕后黑手的陈子明与王军涛先生。由于他们俩人的刑期在北京地区是被判刑最重的人,所以从那时起就记住了陈子明先生的名字,当然还有王军涛等人的名字。尽管北京当局称之为陈子明先生是1989年民主运动的黑手,至少从当时以及到现在我都是难以相信的,专制社会的特点往往就是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伟光正”,所以从来不对自身存在的缺陷及弊端进行深刻的反省并承认由自身恶政所引发事件该由自己负责的,不仅不负责,而且还要嫁祸于人寻找为自己罪恶进行开脱的替罪羊,于是陈子明先生就成了专制者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选中的对象了。写到这里,不由的想起北岛所写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诗句来。


为什么要选陈子明先生,这从陈子明先生的人生经历也就不难以想象为什么被专制者选中了。秦晖先生在他的文章中是这样评价陈子明先生的:“在1970年代至今几十年来的中国社会转型与民主运动中,陈子明先生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属于我们这个多难的民族在文革后期严酷环境下出现的很少一些先知先觉者。”先知在专制社会中往往是受难的代名词,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他在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中的挺身而出后不久就蒙难,但由于对信念的执着并矢志不改,在随后的岁月里“他既参加过民主墙、民刊社团与高校竞选运动等带有体制外色彩的重要活动,也积极参与过体制内改革初期的出谋划策,还开创性地办起了民办社会科学研究机构,这个机构不仅凝聚了一批有志者,出了不少人才和成果”,也为后来践行民主事业,建立不可泯灭的基础。


正是由于陈子明先生有了民主理论和践行民主的基础,再加上陈子明先生在1989年与一些知名人士讨论为胡耀邦平反;为“清除精神污染”和“反自由化”政治整肃运动翻案;明确表态支持学生示威游行以及与周舵等人撰写并散发《告人民书》强烈要求立即召开人大常委会,罢免李鹏的总理职务和立即召开中国共产党全国特别代表大会,决定总书记人选等一系列活动,因此他在民主运动中所做出的贡献,也就成了专制者的眼中钉肉中刺,自然也就当仁不让地成了专制者选中的幕后黑手,成了1989年民主运动被镇压后就成了被判刑最重的人了。


今年1月18日,陈子明先生在被诊断患为胰腺癌晚期后获准到美国就医。他在抵达波士顿的时候获得各界的欢迎,包括多年的老朋友王军涛和胡平。陈子明当时表示:“我过去的几十年可以说是一直在坚持奋斗,今后我也会,只要生命不息,就战斗不止,要跟疾病作斗争,要跟世界上一切不公正的,这些极权暴力的体制作斗争。为中国的民主化,为世界的民主化,为中国的繁荣和发展,继续做出我唯一能够做的微薄贡献。”


苦难与迫害丝毫没有改变陈子明先生的民主信念,这一点无论从他在狱中的表现,还是身患重病在家牢里,他始终关注着中国民主化进程中存在的问题,不顾束缚在身上的政治枷锁及病魔的折磨,撰写了大量对中国政治制度存在的严重弊病以及民主发展的问题进行深刻思考的文章,陈子明先生所思考的问题就是正常的健康人都难以做到的事情,但身患重病的他做到了。陈子明先生所做的一切虽然遭到官方的残酷打压,但有良知的人士及历史不会遗忘他为了国家所做出的贡献。


陈子明先生走了,他满怀着理想并希望撒在这块土地上的理想的种子能发芽生根开花结果,但先生没有在有生之年看到这一天,他抱着遗憾不甘心地走向了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先生也许不会再生活在黑暗中,灿烂的明媚的阳光在那里普照任何一个地方及沐浴着每一个人;在那个世界里人们不会再奴颜屈膝的背着沉重的住房、教育、医疗这样的三座大山而没有尊严地苟活着;在那个世界里不会再看到贫穷的孩子在寒冷的冬季里在四面漏风的简陋的教室里读书;在那个世界里不会再看到人们为了生存在街上摆摊无法忍受城管非人的对待而铤而走险让妻子失去丈夫、让儿子失去父亲的惨剧再发生;在那个世界里不会再看到人们安居的家在一夜之间被野蛮摧毁导致无家可归沦落街头的场面出现;在那个世界里不会再看到无辜者被黑暗的司法枉法摧残成孤魂野鬼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在那里不再看到仅仅为了讨一个说法而造成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上访人群;在那个世界里不会再看到人们由于表达自己的主张及因批评政府及维护人的尊严与人权沦为囚徒现象出现——


尊敬的中国民主先生陈子明走了,他毕生为之奋斗的事业在这块土地上虽然还未取得成功,中国的自由民主之路也许还有一段很长的里程,但我相信陈子明先生在天之灵总有一天会看到自由民主之花在中华大地上盛开,而且这一天的到来不会太久远,因为渴望自由民主不仅是人的天性,也是历史发展的潮流,所以,任何邪恶的政治势力企图阻挡自由民主的大潮最终都逃脱不了覆灭的下场。


2 014年10月21日于长春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