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7日星期一

习近平野心曝露 要铁腕推翻一国两制



   
     北京在香港推行「一国两制」,目前正处于成败关口。如果北京在「佔中」后坚持不让步(即坚持「特首候选人必须先由北京筛选」),那么「一国两制」的承诺等于崩溃。北京最终是否会稍放宽特首提名制度,譬如让提名委员会结构松绑,让泛民主派有机会加入,使香港走向「真普选」?答案似可从习近平的「一国两制」实践中找寻。
    

     邓小平当初提出「一国两制」,最重要内容是经济的;换言之,这是对港商和外商承诺,亦即向他们保证,回归后,香港资本主义经商环境50年不变,让他们安心,继续在香港做生意,并投资大陆。对北京来说,那时候需要香港孔急,这个政策当年让大陆有时间发展经济,等到经济追上香港,两地经济相若时,形势自然会转变。

   
     邓小平说的「50年不变」,重点不只在50年内「不变」,其实更在于50年之后的「变」,因为「50年不变」的潜台词,就是「50年后会变、可变」。如何变?到2047年,大陆经济追上来,香港经济再没有优势,届时香港经济资本主义仍不会改变,因为大陆也走向资本主义。但经济不变,政治却会改变。政治如何变?当然是香港的政治彻底受控于北京。
   
     邓小平的50年不变承诺,用意只落在经济上,却在政治方面留下空白,正因这个空白,香港特区17年来,政治上已出现巨变。不但特首由「疑似共产党员」担任,立法会也由亲中派控制,北京派驻香港的中联办,已直接操控特区政府决策。这是50年之内的改变,充分证明「50年不变」的荒谬。
   
     两年前习近平上台,「一国两制」观念又出现一种翻转式巨变。可分两点来诠释。
   
     第一,习上台后,大陆经济已现巨变,北京态度也转变:大陆经济实力已接近美国,如以平价购买力计算,甚至已在9月底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经济一哥」,但大陆官方不承认。这个形势给习近平和北京决策层很大自信,自信自然影响习近平的政经和外交政策。经济上,习自信中国无须维持每年近10%的GDP成长率,保七甚至保六都足以超美。
   
     习总也自信,大陆可推行经济转型,减少改革开放前30年赖以高速成长的刺激经济手段,改为注入更多市场化措施,以便市场经济自然产生持续成长能力(18大三中全会的决议)。政治上,则进一步控紧香港,对台湾推动统一和「一国两制」。外交上,对东海、南海和美国等一切「外国势力」都采强硬态度。连美国萨克斯风乐手Kenny G赴「佔中」现场与民众合影,也由北京外交部发言人出面回应,吓得Kenny G立即公开澄清,并未支持佔中。
   
     第二,中国经济实力让习近平认为,现在是翻转邓小平「一国两制」的时机。既然中国经济崛起,大陆与港台的经济差距不复存在,「经济的一国两制」结束,开始推展「政治的一国两制」。主要内容就是政治上统一,除了收纳香港,台湾也必须继香港之后,成为中国一部分,绝不容许「外国势力」渗透,任何涉及分裂可能性的风吹草动,都必须封杀;习近平对台湾重提及大陆领导人已多年不提的「一国两制」,在香港控制特首选举,都是类似思维和逻辑下的做法。
   
     习近平的「政治一国两制」构想,9月26日会晤台湾统派团体时表露无遗。他强调三点:一,中华民族要复兴,必须统一,因为统则强,分则乱;二,和平统一和一国两制是基本方针,绝不会改变,所以必须反台独;三,统一对台港人民有利,因为大陆经济强大,对台港有利。习近平打「民族牌」,也是他执政的历史定位,他的「中国梦」要让大陆2020年GDP翻一番,实际指标就是经济超美;大陆在2049年奔小康,就是人均GDP不要落后太多,而从目前的「大落后」变为「奔小康」。
   
     从习近平的政治设计不难看到,为何北京在此时向台湾重提被八、九成台湾民众坚决拒绝的「一国两制」,也可窥探北京为何对香港的真普选和公民提名要求寸步不让,甚至还力挺不孚港人民望的特首梁振英。有人说,香港佔中救了台湾,因为这场运动暴露北京强硬到底的政治控制,让台湾看清中共底牌;但反过来看,其实台湾也救了香港学生,因为北京还期望台湾搭上「一国两制」大船,所以克制未对学生运动武力镇压。循著这些脉络,或可看到北京未来的台港政策。

   
     来源:世界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