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3日星期四

梁慕娴:香港“雨伞运动”的深层次原因


     梁慕娴:香港“雨伞运动”的深层次原因



   
     香港抗议活动仍在持续。
  
    香港的“全民占领运动”已经发生了二十多天,未见平息。市民高叫“梁振英下台”,究竟香港人为甚么如此憎恨梁振英?
  
    答案是:香港有一个中共的地下党,“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是地下党的负责人:香港工作委员会书记。前新华社社长许家屯在回忆录中说:他的正职是中共港澳工作委员会书记,兼职才是新华社分社社长。张晓明当然是一样了。
  
    本人于1939年在香港出生并成长为人,曾经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香港地下党员。1956年我在香岛中学就读高中二年级时,被一位关老师介绍加入地下“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举行入团仪式,其后被指派到学友中西舞蹈研究社(Hok Yau Dancing Club)即现在的“学友社”(Hok Yau Club)开展学生工作,发展学生党员。后于1960年由两位领导人欧阳成潮和卢寿祥(已去世)带领本人及两位同志回到广卅的一个港澳工作委员会设在广卅的秘密机关。我和两位同志在这机关内填写一份表格,办理转为正式共产党员的手续。三人自此成为中共在香港的地下党员。据领导人说,三人的档案将存于广卅机关之内。
  
    地下党员没有党员证,我们都没有任何文件可以证明自己是地下党员的身份。只能以与领导人每星期一次的单独见面(或称单线联系)或小组会议来体验党员的身份,这叫做党的组织生活。我与家人于1974年移民加拿大后脱党。我的经历就是地下党存在的见证。
  
    本人自1997年至2012年所写的回忆及评论文章结集成书《我与香港地下党》由香港“开放杂志出版社”于2012年2月出版。
  
    本书内容有两方面,第一方面是回忆地下党生活中自己的经历和觉醒的经过,透过对人物和事件的描写对中共作出批判也对自己曾为中共工作而作出沉重的忏悔。第二方面是从香港回归以后的政情发展,观察地下党在香港的动向和政策并加以批判和揭露。
  
    由于我有地下党经历,很容易察觉到地下党意图改变香港的各种策略及步署。文章写到2010年时,我警告港人,梁振英是中共中央和地下党合谋蓄意精心培养的自己人,正意图推举他成为未来香港特首的人选。梁振英果然以689票于2012年当选,中共中央从此可以透过梁振英直接管治香港,“一国两制,高度自治”名存实亡。
  
    梁振英上台后的这两年间,香港人真实地看到了梁振英的共产党思维方法和统治手段,比如强硬推行国民教育设科,代替传统的公民教育;香港电视不获发牌事件;组成多个“爱”字头红卫兵式组织发动群众斗群众等等,加上今年中共中央发表的《白皮书》与人大常委的假普选《决定》,香港人这才恍然大悟觉醒起来,坚决抵抗共产党意识形态的入侵。
  
    梁振英用自己的言行和治港政策向香港人证明香港真有一个地下党。这是一个大骗局,令香港人勃然大怒,立下决心誓要争取2017年有一个符合国际标准的真普选,正如“学民思潮”领袖黄之锋曾提出“重夺政府”的口号一样,中共也把这次特首选举定为“政权争夺战”,其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香港所发生的一切,由公民抗命“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的酝酿到学生罢课,由重夺公民广场到遍地开花的全民“雨伞运动”,都是因为中共欺骗香港人,让地下党仍然存在于香港之故。

  
     来源:BBC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