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5日星期六

章文:据说又要“依法治国”了

 
 
     章文 知名评论员
   
    章文:据说又要「依法治国」了

    党从来都是在法外和法上。
   

     十八届四中全会「胜利闭幕」了。有人调侃说「伟大」的党闭门开了一个「神秘」的会,会后出了一个「推进依法治国」的公报。公报很多字,其中好多次提到「党的领导」,看得我头晕眼花。勉强看完,总算明白了「党的领导」和「依法治国」的关系,那就是:1,处理问题法律说了算;2,法律怎么说党说了算。

   
     官媒的编辑很专业,马上绘出了一张「改革开放以来『依法治国』路线图」: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16字方针;1997年十五大确立「依法治国」基本方略;2002年十六大将「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得到全面落实」列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目标;2007年十七大提出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2012年十八大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2014年十八届四中全会将「依法治国」定为会议主题。
   
    有网友看完后大发感慨:原来36年间,「依法治国」是在原地踏步呀!北京知名学者崔卫平发微博调侃:终于摸到那块石头了。不断地丢弃,是为了不断地将它找回来,也不断惊喜地告诉大家「找到啦」。接着再丢弃、再找、、、、、、
   
    素以「较真」闻名的律师袁裕来则观察到了公报内容的「相互纠结」之处:一方面强调「把党的领导贯彻到依法治国全过程和各方面」;另一方面又说「建立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
   
    那么让各级党委书记怎么办呢?干预了,要追责;不干预,如何实现党的领导?
   
    呵呵,在我看来,如果说1978年那次中共对于「依法治国」还有那么点真心向往,之后就都是在玩「文字游戏」了。 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与后来历次大会有一个不同的大背景是:在文革中被整得死去活来、打倒「四人帮」后官复原职的老干部们对刚过去的「无法无天」的荒唐岁月心有余悸,真心不希望重来一次。
   
    然而,继任的掌权者没有切肤之痛,相反他们深谙「法」对于巩固自身统治的重要性,自然也就没有追求「法治」的动力。反复挂在嘴边的「依法治国」实质上是「依法治民」、「依法治各种不服」而已。过去的收容遣送和劳教,如今的扰乱公共秩序罪和寻衅滋事罪,莫不如此。许志永、浦志强、铁流等人失去自由身,就是因为不服管治。
   
    虽然历次大会都强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但实际上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党从来都是在法外和法上。即便是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的82宪法制订过程中,邓小平心里也是这样坚持的。当彭真等人将建立违宪审查机制的方案呈上他的案头后,这些方案就杳无音讯、石沉大海了。
   
    在这个问题上,他的后任者和他所想一样。因此,当胡锦涛和习近平分别在宪法实施20周年和30周年时高声强调「依宪治国」后,违宪审查机制也从未进入国事讨论的视野。
   
    很明显,宪法作为国家的根本大法,是一切国家机关、团体和组织以及全体公民的最高行为准则。如果宪法不能实施,如果违宪不受惩治,那么「依法治国」就只能是一个忽悠。只是现在互联网时代,老百姓不像以前那么好骗了,不能总喊「狼来了」。现在还坚持喊,实在是无计可施,也无所谓了。
   
    36年来的事实摆在那里,无比清晰地告诉世人:只要前提是「坚持党的领导」,就不可能建立违宪审查机制,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 「依法治国」当然会有的,可能还会进一步强调和强化,但那是党在依法治他的反对者,是「专制」,与「法治」一点关系都没有。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