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7日星期一

杨彼得:军人干政潜流暗涌




  
     杨彼得:军人干政潜流暗涌

    现在军中类似徐才厚(右)、杨金山(左)的定时炸弹,未必是少数。
  
    在近日召开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上,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杨金山中将被踢出中央委员会、开除党籍,此消息出人意料,立即受到媒体「严重关切」。开除的理由,按照官方口径是他「严重违纪」。但连党媒也强调杨金山出身薄一波创建的14军,从而把他与薄熙来勾连起来,泄漏出案件的政治斗争色彩。
  
    说它是政治斗争,其实目前也没有证据,但不难找到蛛丝马迹。 2012年2月,正当王立军事件掀起狂澜而全国「两会」即将召开之际,薄熙来率领重庆市党政代表团参观14军军史陈列室,缅怀革命先辈,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杨金山时任西藏军区司令员,表面上与此并无关联,但他是否暗中与薄熙来交接,其可能性是存在的。
  
    坊间盛传杨金山行贿军中大老虎徐才厚,而2012年即有谣诼谓徐与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勾结成新「四人帮」,似乎是准备要干点大事的。现在薄、周、徐已被以贪腐之名拿下,只剩一个令计划尚安于位。但随着令家兄弟相继被查,以及媒体大胆写出《平陆令狐家族》,令计划倒台似乎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新「四人帮」属于政治结盟,军人卷入其中,就算初衷只是将钱买个高官厚禄,而忠心既表,也难免被拉入密室筹画之中。
  
    中共查处徐才厚、杨金山者流,不管是以贪腐为借口,还是为了政治清算的目的,都暴露了军中将领对最高统帅效忠可能分崩离析的危机。买官卖官早就是军中一个公开的秘密,从基层连队直到中央军委,大伙儿信仰崩坏,一切用钱说话。军队与党之间还能保持一种相敬如宾、行礼如仪的秩序,全因绝大多数将领们除了爱钱,并无别的方向感与价值观。
  
    但事情慢慢起了变化。变化的原因,是现在的军人已经不是过去的军人,时代、环境变了,人也变了。过去,军人并没有自己的想法,唯将效忠中国共产党、最高领袖视为理所当然。现在军人固然也来自党化教育,但随着中国的对外开放,中国人与全世界共享人类知识和价值,军人越来越多地受到外部影响,更重要是他们学会了独立思考,有了自己的主张。
  
    近几年,官方媒体越来越频繁地发动「坚决反对军队国家化的谬论」,让公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比如《解放军报》8月6日警告,各种敌对势力「妄图用『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动摇我们」;国防部网站10月13日报道,「海军某训练基地政委夏春宏心情久久难以平静,脑海里一直回响着几名刚入伍新兵的提问:『很多国家都是政府管军队,我们为什么不能军队国家化呢?』」表面上是敌对势力煽惑了入伍新兵,实际上有可能是军队上层在内部讨论,只是他们把圈子外的全国人民当傻冒罢了。
  
    2011年岁末,北京大学中文系荣休教授钱理群写了一篇文章《红卫兵当政的担忧》,探讨习近平、薄熙来等老红卫兵正式接班后,中国政治可能的走向,其中提到中国「军人干政」的危险性。原因在于,「红二代」红卫兵改革开放后受到较好教育,他们有想法,而且真心诚意地以「确保红色江山永不变色」为己任,想干大事。军队恰恰是红卫兵、「红二代」最密集的地方,李先念女婿刘亚洲、刘少奇之子刘源是他们的突出代表。
  
    其实「红二代」不仅有想法,而且有着丰富的阅历,所有这些因素使他们有魄力,有行动能力。刘亚洲原来写报告文学出名,后来顺利地向军队高层晋升,并就中国的内政外交向最高领导层提供战略性政策建议。 1987年他提出停止中越边境老山作战,1988年提出与韩国建立外交关系,社会影响最大的是「西进论」,提出「向西,不仅是我们的战略取向,而且是我们的希望,甚至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宿命」。他还是「对日新思维」的鼓吹者。可谓「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了。
  
    有想法不是坏事,但正如钱理群教授指出的,不要忘了红卫兵、「红二代」当年都是「毛泽东的红卫兵」,无论他们今天对毛泽东的评价、态度如何,毛泽东在其成长初期潜移默化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他们身上有一股「帝王气与流氓气」。 2005年1月5日,刘亚洲到空军昆明基地作了一个题为《信念与道德》的演讲,公开提出:「现代化没有军队的参与,是不可能实现的。甚至中国的民主化和法制化进程,军队都会参与。」或者干脆说,如果有果有人要推翻中国共产党,军队就要实行军管。
  
    现在中国文网言禁恢恢,但薄熙来可以「扫黄打黑」于重庆,而刘源、刘亚洲可以畅言而无罪,两人还晋升上将之列。 2005年,刘亚洲搞了个10将校连署,要求对外强硬、对内推动政治体制改革。 2008年,由刘源担任总顾问,制作了《刘少奇与新中国》的记录片和同题小册子,丢出新「新民主主义」论,主张坚持共产党的领导、重新将工人农民组织起来以恢复「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发展资本主义但确保驾驭资本主义,以此重建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人民无转贴的权利,而他们有独立思考、思想解放的自由。
  
    党中央肯定是觉得,他们忠公体党,干政也是一股正能量。但既然军人可以干政,则方向就不止一个,既可以是好的方向,也可以是坏的方向。既然存在积极的「军人干政」,理所当然也存在消极的「军人干政」。如果真的曾经存在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组成的新「四人帮」,再如果风云际会,徐才厚及其网罗的杨金山辈积极参与到中国政治中去,就肯定后果难料了。现在军中类似徐才厚、杨金山的定时炸弹,未必是少数。
  
    亨廷顿谈到军人干政时说:「从军队本身去解释军事干预是说明不了问题的。军人干政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它乃是不发达国家中的一种更加广泛的社会现象的特殊表现,这种更加广泛的社会现象即指各种社会势力和制度普遍带有政治性。」民间一直有反对「军人干政」的声音,但遭到官方严厉批驳和打压。刚在文艺座谈会上受到习总接见的「网络作家」花千方就曾写过为「军人干政」打抱不平的雄文。
  
    有人断言,军人也举着民主的旗帜,但他们追求的实质是一个「国家权威主义笼罩下的民主梦」,还有可能是「经由军人干政和军事独裁走向民主化」。这是一个我们并不乐见的结果。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