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8日星期二

戴耀廷:中国大陆不可能出现香港式民主抗争运动

 
 
    戴耀廷:中国不可能出现香港式民主抗争运动

 ■内地短期内都难以出现像香港雨伞运动般的争民主抗争运动。



 
     对于香港的普选问题,即使民间全民投票有七十万人支持公民提名的结果,甚至出现了一个月的占领抗争行动,北京政府仍是不为所动。一个最大的考虑点可能是怕一旦因香港的民主抗争而让香港有民主普选,那就会刺激中国其他地区的人民也提出同样的民主诉求,这就会动摇中共现行的专制政权。
 
    但这可能吗?北京需要有这种忧虑吗?究竟香港的民主发展会否引发中国其他地区相近似的民主抗争运动,就要先了解香港这场民主运动的背景。当我们明白香港为何会出现现在这样形态及规模的民主抗争运动,北京政府就会知道她的虑忧是不成立的。
 
    现在的占领运动之所以出现,不会是无缘无故爆发出来的。追根溯源,香港的民主运动起码有三十年的历史,由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开始,港人已提出民主普选的诉求。起先的时候只集中于少数社会意识较强的知识分子,卷入的人并不太多。八八年立法局引入直选及制订《基本法》与回归后政制争论,把香港民主发展带向另一阶段,民主派人士成立政党政团推动民主发展。在过渡期,中、英政府就政制过渡有激烈的争拗。在主权回归后,民主普选仍是政治争论的焦点。即使这些年来,有起码百分之六十的港人都稳定地是支持民主普选的,但积极参与争取民主普选行动的人,虽年来是有所增加,但仍不算是太多。他们会参加大游行宣示立场,但大部份人都止于此,力度未足够争取得到真正的普选制度。
 
    这也是和平占中在二十个月前开始时的香港背景。和平占中提出以公民抗命的方法,万人占路去争真普选。初提出时,一方面因可能涉及违法行为而受到亲北京的团体及媒体猛烈攻击,但另一方面因受香港法律法治保护,我们的人身自由及言论自由不受影响,让我们可以在过去二十个月未停过在香港各区各界自由地倡议民主普选及和平占中的公民抗命的行动。经过二十个月的传播工作,想不到爱与和平的抗争精神会传得那么广及那么深,更想不到是催泪弹把这些种下的种子催生发芽及急速成长。发展至今就是现在大家见到的雨伞运动。能否改变现行不民主的政治制度仍是未知之数。
 
    从香港民主运动发展的历史看,要出现香港现在规模的民主运动,有几个条件:一、有一定数量具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对民主普选有充份认识及愿意为建立民主普选制度付出甚至牺牲。二、社会有关键数量的公民,即使仍是社会的少数,能超越眼前经济利益的视野,看重平等、公平、公义等普世价值。三、法律能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能有效保护倡议民主普选的言论及行为。
 
    上述第三点至为重要,因没有法律的保护,知识分子即使认同民主普选,也未必积极推动民主,因代价会太大,未必是人人预备付出那个程度的代价。公民意识的培养也是要在法律保障基本权利和自由的环境下才容易有效果。且要建立起与民主普选相配应的政治文化,即使在适合的环境,也是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因文化转变多是一个世代交替的问题。而中国现在最欠缺的正是这样的一个法律法治环境,令在中国其他的地区,民主普选的诉求及推动力都是薄弱的。
 
    鉴于此,按我的推算,中国大部份的地区,在起码十至十五年内,是不可能出现香港式的民主抗争运动。随着全球化的影响,在十至十五年后,中国的情况就没有人可以预见得到了。也是基于这种由现代化及全球化所带来的不可预知性,令北京政府不可以不为有可能出现的民主运动作好准备。但方法并不是压制而是应疏导及融合。让香港先去实行真正的民主普选制度,以此为实验场收集第一手资料,实更有利于中共应对那未来的挑战。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占中发起人
 
    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