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6日星期日

北京三百人出席陈子明追悼会警方如临大敌


ql
图片:陈子明追悼会最新独家照片(乔龙提供)
 Photo: RFA
 
 
 
ql2
图片:陈子明追悼会最新独家照片(乔龙提供)
ql3
图片:陈子明追悼会最新独家照片(乔龙提供)
ql4
图片:陈子明追悼会最新独家照片(乔龙提供)
 
 
 
 
 
 
 
 
 
 
 
 
 
 
 
 

 
曾被中国政府称为六四“幕后黑手”著名异议人士陈子明追悼会,星期六(10月25日)在北京昌平殡仪馆举行。包括参加过“四五运动”及“六四”的近三百名自由作家、学者前往送行。当局出动一百多名警力在通往殡仪馆途中设卡,逐一登记出席者身份资料,但没有阻拦。也有十多人被控制在家中。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向陈子明敬献花圈,并对当局限制人们出息追悼会表示愤怒。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陈子明的追悼会,星期天上午7点30分在北京昌平殡仪馆举行。北京知识界,学者近三百人在警方的严密监视下进行。陈子明的好友郑也夫代表社会各界在悼词中,高度评价陈子明为中国民主、宪政所作的贡献。警方没有干扰追悼会,但在场监控。一位与会者在追悼会结束后告诉本台:“今天上午七点半在昌平殡仪馆举行了陈子明的告别会,周围警察密布,由于住在市区的人要赶到郊外昌平,所以交通非常不便,但是出乎意外,还是有近三百人参加”。

陈子明因胰腺癌于10月21日在北京去世,享年62岁。

当天,遗体告别大厅摆满了花圈,其中也包括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六四学生领袖马少方等人献上的花圈。上午9点左右,陈子明的灵柩在乐队伴奏下,由殡仪馆工作人员移送火化。

出席会议的一位匿名人士对记者说,参加告别仪式的主要是:“北京自由知识界的著名人士,比如张立凡、张千帆、孙立平、荣剑、施滨海、徐友渔也参加了,鲍彤松了花圈。有些人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被阻挡在家里,不让参加告别会,比如鲍彤的秘书吴伟、王东成、杨支柱等都被阻挡在家里。据说,被阻挡在家的大概有十来个人”。

鲍彤对本台表示,他没有参加陈子明追悼会有两个因素:“一是我自己不出去,一个也确实是他们要求我别出去。我自己不出去的原因很简单,第一,我如果去了以后,有很多人跟着,走到哪里,哪里的气氛就变了。本来是沉痛哀悼,很严肃、悲伤的场合,我去了以后,就搅局了,破坏了气氛,所以我不愿意去。所以任何一位朋友去世,我都没有去过。另外一个理由是,我去了以后,有人就不放心,就会在那种场合可能会采取一些措施,这就会发生一些误会。我也不希望看大这样一些场合,我送了花圈”。

对于当局限制多人出席告别会,鲍彤表示愤怒,他说:“哪里有根据法律不让人出席朋友的追悼会的,由此可见依法治国是什么内容,为什么有的人可以去,有的人不可以去?这是一,第二,为什么有的人不可以去,有的人可以发命令不让别人去,这又是问题,所以这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依法治国、依宪治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还不分明,我看渐渐会分明”。

鲍彤说最可能的解释是:“就是上面的精神还没有到下面,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上面应该表示,下面的人(做事)不符合这个精神的。发布这个命令的人起码应该开除党籍,如果他是共产党员,因为按照共产党的章程,党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如果不执行党章,应由现在执行党章领导机构负责,对不对”。

参加追悼会的人士称,警方如临大敌:“上午七点以后,所有进入殡仪馆的车子,都被拦下,逐一盘问参加谁的追悼会,倒是没有听说有人被阻挡在门口,但是有这样一个形式。殡仪馆里里外外,着装或不着装的便衣警察,据说达到一百人,从接近殡仪馆的路口都有警车”。

出席告别会的人士还告诉记者一个特点:“今天参加的人当中有一个特点,就是当年参加四五运动的和六四的,相对多一点,这也是当局花怎么大力气防范的原因”。

陈子明毕业于北京化工学院和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投身中国民运数十年,曾参与1976年“四五运动”,1979年西单民主墙运动及八九民运。“六四”事件后,与王军涛被当局指是“幕后黑手”,陈被判刑13年。
 
 
【 RFA 】   时间: 10/25/2014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