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8日星期二

陈潇:垄断立法谈依法治国就是耍流氓

 
 
    陈潇 评论员

   
     陈潇:垄断立法谈依法治国就是耍流氓

    由于立法垄断,更改宪法几乎取决于一党意志,所以宪法一定会呈现出自说自话、闭眼说瞎话的情况。

   
     依法治国是个好东西,问题在于依谁的法。有钱人立法说个人资产不得侵犯,穷人可能会立法说钱到了一定数量必须捐出来。男人可能立法说一夫多妻,女人却可能要一妻多夫。总之,人群、阶级、社团,各有各的立场。依法治国的前提,是政治制度足以表达超人群、阶级、社团的意见,能满足其中的流动性与变化,这个法依起来才能理顺社会关系、协调利益纠纷。倘若拿出一部垄断立法的法律,要求所有人来依,不依就不行,那本质上不是依法治国,而是依枪治国。

   
     中共带头撰写了现在的宪法。由于立法垄断,更改宪法几乎取决于一党意志,所以宪法一定会呈现出自说自话、闭眼说瞎话的情况。例如,宪法最开头就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便是头一号不可依的法。中国的领导阶级早已不是工人阶级,工农也不存在什么联盟,最多是农民工身兼二职,社会的领导阶级早就变成了官僚、富商、中小企业主、白领,社会基本制度早就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混合,而不是社会主义。宪法所规定的这套国家性质,最多是立法者一厢情愿的呓语,与事实脱节,导致宪法从总纲第一句就错了,还怎么依呢?这样的光怪陆离的法条,翻遍宪法俯拾皆是,不堪一驳。
   
    中共号召实行宪政,并没有什么新鲜。国民党在历史上也曾经讲宪政,以「五五宪草」为蓝本,开了N次「国大」,搞出个非常完备的中华民国宪法。但是,这一套立法,总是既逃不出一党独大的野心,又躲不开装点门面的虚荣。任你表演得再漂亮,一党独大的关绕不过,便总是露了马脚。习总书记此次高调展开宪政,其制度自信、理论自信不可谓不强,但习总书记绝无那种气度和空间,来让中国实现跨人群、阶级、社团的选举与立法。不信,让他在宪法里写个「只要是拥护社会主义制度,任何政党可以公平竞争执政权」,他可敢、可愿意?
   
    那么今日中国掌握立法权的究竟为何人呢?说到具体人物,自然是人民代表大会的那些代表。但说到人代会的「意见领袖」,则实质又是党的高层领导。所以说,实行依法治国,最后的结果,是依「党的高层领导所需要的法」来治国,它是假的,是不彻底的,它是一党独大的另一种形式,是耍流氓。这面旗铺得越大,上面的漏洞就越多。
   
    那么,是不是笔者就背上了「反对依法治国」的帽子呢?也不然,笔者对这点还是非常支持的。烂船还有三斤钉,法治阻碍不了党的高层,却能震慑小老虎、狐狸和苍蝇。往日在地方上为所欲为的魑魅魍魉,顾及著「依法治国」的大本本,总要收敛些的。好比诸葛亮斩马谡,倘若诸葛亮没有天天讲法度、明刑罚,旁人也就无法以此监督他,他也自可违背军纪、饶了马谡一命,最终汉军的人心也必然涣散了。可见,依法治国的旗子虽破,却好过不举。依法治国的口号虽假,却好过不喊。依法依法,先依了再说。治不了国,治几个贪官污吏解解恨,倒也罢了。欢迎依法治国!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