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6日星期日

原人:公投是深化民主的最好机会



   
     周日、一的民间公投(或电子投票)绝对是争取真普选,深化民主,落实不合作运动的重要一步。民间公投对现在缺乏公信力的港府无疑是当头棒喝,谁代表大多数呢?当人人拿起手机投票时,社会已不再有沉默大多数,政府不能再骑劫民意,争真普选主导权已不再是等待官方的方案和让步,而是民间有力将民情组合,将民主理念带入社区,主导人心所向,提出民间授权的诉求。


     学联、学民于明天和后天的电子投票,议题有二,一是「民情报告」必须建议撤回人大831的决策,二是政府设立的多方平台,须讨论有关2017年及以前的选举安排,被报章(如︰明报)评为「强硬」。实情是字眼是不愠不火,没有胁逼人大和中央,只强调讨论范畴要较寛濶,不能只局限在831人大的决议内。

  
     用电子投票了解市民的意见,是延续「没有大会,只有群众」想法,做法无疑是合理。过去30年,泛民大佬式的争取民主换来是台底谈判,黑箱作业,屡次背弃选民的理法,电子投票和公开谈判提供良好的示范,何谓生新代的民主,所有决定必须有市民参与和透明度。言而,群众对这次电子投票批评不绝︰怀疑准备退场,学联抢夺运动的话语权等等。说实这次电子投票筹备时间仓促,宣传不足,难免招致批评,虽然如此不能否定民间公投的意义和价值。合理做法是让占领区内的其他团体就本身的争取方法和目标,给各占领区的村民进行电子投票,让他们的诉求,可经历民意的洗礼,让市民决定运动的走向。
   
     公投是深化民主的工具
   
     现时立法会崩坏,功能组别和建制派操控议会。 6月尾在新界东北拨款通过时,议会的混乱,反映港式代议政制的问题,民间公投可绕过腐败不堪的议会,直接接触群众,回应政府常道「大多数」民意,谁是「大多数」呢?港府已不能代表市民,而民意调查的收访人数只有千人,代表性未必未足够,而民间公投正好解决问题。周融在今日开展的支持警方签名运动,就正抄袭民间公投之法,为清场提供民意基础,胁迫警方和港府,而学联等团体推出民间公投,绝对比签名更反映市民的意见,给世界和政府示范何谓收集民意和民间参与。民间公投,不单收集市民的意见,也可一石二鸟,教育社区,让民主走入生活。
   
     现时香港的问题之一,在于政府垄断资讯,基层和中产都无法了解和参与政府的施政。只有689票的梁振英永远以民意自客,民间公投正摧毁政府仅余的公信力。未来运动走向也需要民间公投的解决,不然发生反国教的急急撤走,招致众怒的问题。当民间公投成为常态,既低成本,又方便,建立民间公投传统,香港未来的大政策,包括︰涉及巨资的基建(机场三跑等)、功能组别的存废、郊野公园的保留和最高工时等本地政治和民生问题,绝对可让全港市民决定,也可激发全民参与和讨论,将民主和议题的讯息带入市民身边。 6月的民间公投就是很好示范,当日笔者在旺角火车站,大量长者虽然不懂用电脑,但只要有义工协助,也能在2分钟内顺利投票,近80万的民间公投参加者,反映民间的成熟,有信心举行其他的民间公投。
   
     每次民间公投资源投放可很少,但过程不能草率,需由有公信力的团体协助,制定民间公投议题时,要经过细心讨论。发动公投的准则亦需要严格定出,如︰在瑞士,公投必须收集10万市民的签名,才可启动。取得民心,鼓舞全民参与,民间公投绝对有必要。无视政府的伪「民意」,将社会重要议题用民间公投询问市民,获得真正民意授权,是不合作运动的第一步。民主决定,不能只是计算群众的掌声和欢呼声,必须一个客观和公正平台,让全民参与。
   
     政府常言代表大部份香港人,这是否属实呢?或许为将来的民情报告举行民间公投就可得知。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