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0日星期四

斯欣言:中共统治者不会因有人贩卖虚假希望而改变




【 民主中国首发 】  

中国大陆有一批文化人,就爱好替中共贩卖虚假希望,喋喋不休地说什么要“给共产党时间”,“给习近平一个期待”,“改革进入深水区”、“政治改革进入破冰期”,他们比共产党体制内的御用文人还会表态,还会“颂圣”,还会期待。一旦有人批评,揭穿他们贩卖虚假希望,他们就恼羞成怒,气急败坏。他们闭眼不看现实,对于中共统治集团封杀自由、践踏人权的暴行视而不见,比如新兴的互联网,并无真正的繁荣,中宣部、新闻办和网络警察一直以来都是高压严打,任意屏蔽网站,任意删除账号,任意封杀文章,任意关押网友,任意关闭网站,法治从何而来?若是按照某些知名文化人所言,“给共产党时间”,中共不但不会改邪归正,不会容忍言论自由,不会实行民主法治,反而会一意孤行,加倍疯狂,“宁肯错杀三千,不能放过一个”。而这些文化人贩卖的虚假希望,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中国大陆有一批文化人,未必拿到过共产党的宣传专项经费,却在竭力替中共辩护,替中共贩卖虚假希望,喋喋不休地说什么“给共产党时间”,“给习近平一个期待”,“改革进入深水区”、“政治改革进入破冰期”,他们比共产党体制内的御用文人还会表态,还会“面圣”,还会期待。一旦有人批评,揭穿他们贩卖虚假希望,他们就恼羞成怒,气急败坏。这样的文化人,即使不是为了谋取政治利益和政治荣誉,也会给人留下急于向党靠拢、替党分忧、谋取好处的不良印象。

中共非常清楚这些人的价值,也善于利用他们,但不会真正当回事,因为中共自成立以来从未改变过“党天下”的本质,党即“党国”,爱党就是爱国,党的核心就是中共权力金字塔顶端的那几十大家族,爱国就是爱他们,平民子弟当兵为国捐躯,就是为他们当炮灰;工人和农民修路、造船、开矿、远洋、种地、建房、畜牧,都是为他们当廉价奴隶;开银行的,不过是为他们印钞票,为他们理财,为他们换取外汇,为他们境内外存款、转账、汇款提供方便;至于办护照、身份证、户口的,也是他们家的家丁,必须为他们服务,有一定级别的领导人,有几十个假名的护照、身份证和户口实在不稀罕;知道中共领导人为什么没有单独的“空军一号”而是使用标有五星红旗标记的国航飞机吗?那是因为整个民航系统的飞机,都是那几十个家族的“专机”,除了政治局常委专用的民航飞机外,还有政治局委员专用的民航飞机,还有真正的民用班机,一旦需要征用,那些平时由中国资本家和中产阶级享有并炫耀的客机,一夜之间VIP机票作废,化为乌有。凡此种种,那些替中共贩卖虚假希望的文化人,却视而不见,他们似乎把共产党当孩子,夸夸他,他就乖了,这实在是不认识真正的中共。

中共和北韩“金家王朝”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权力金字塔顶上的一个人或几个人、几十个人说了算,其长达数十年的奴役史上,都有举世罕见的饿死人、屠杀人的历史记录,都有大量的劳改营和大量的政治犯,所有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资源都集中在金字塔顶端。有人说当上了地市级以上市委书记级别的领导人,几乎想干什么没有干不成的,他可以独占本地最好医院的最豪华病房,点名叫最好的医生来服务,而自己不需要支付一分钱医疗费;他可以让警车开道,可以把所有的警察都当做家丁;他可以长期在本地最好的豪华宾馆开房,而不会有任何开房记录,也不会让他支付一分钱房费;当然,他还可以出入当地最豪华的餐馆享受总统般的服务,没有人可以说一个不字;出入机场,根本不用自己换登机牌,他可以经贵宾通道被直接送上飞机,而且一路都享受到空姐的微笑服务。

而那些贩卖虚假希望的文化人和公共知识分子,我甚至怀疑他们的动机,他们是否要想过上这种“人上人”的生活,不然怎么会对共产党奴役民众的苦楚缺少起码的感受呢?共产党高级官员如此占用、挥霍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资源,哪一笔开支不是民脂民膏?民众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生不起孩子,养不起老,正是因为这些本用于民生的开支,都让各级党的领导人挥霍了。若是中国不是一个“党天下”的专制国家,而是一个民主法治国家,那么,绝对不会出现民众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生不起孩子、养不起老的怪现象。

贩卖虚假希望的文化人,不过是一些被共产党抛弃或不受共产党重用的可怜虫而已。共产党内部也有一些御用文化人,他们也会贩卖虚假希望,但其动机是为了效忠于党,他们也丝毫不掩盖自己的“面圣”动机,直言就是把最高领导人当做皇帝。比如上海滩有一个名叫周瑞金的著名文人,自名皇甫平,1992年邓小平“南巡”时一度闻名的所谓改革派吹鼓手,写过很多支持中共内部改革的热点评论。虽然满清王朝最后一代皇帝都退位百年了,人也死了,但皇帝专用的“南巡”一词却留了下来。这些文人把无官无职的邓小平出行定性为“南巡”,因为邓小平是“太上皇”,此次“南巡”,发出了“谁不改革谁下台”的狠话,让“儿皇帝”江泽民坐卧不安,皇甫平便为之指点迷津。一开始,很多人不了解真情,以为不过是上海《解放日报》评论员的化名——上海有黄浦江,平乃评论的谐音。不过,周瑞金后来在邓小平死后纠正了这一点,他解释皇甫平乃辅佐邓小平的意思,周瑞金是福建人,在福建话中“甫”的读音是“奉”,意思是辅佐皇帝邓小平。和古代一样,太上皇不死,儿皇帝总是不敢放开手脚,邓小平发号施令,江泽民就得听令。二十多年来,周瑞金们一直充当所谓改革派的吹鼓手(包括南方报系、胡舒立的财新系、炎黄春秋系),不但美化邓小平改革开放历史,还想继续美化提出深化改革的习近平一番,这毫不奇怪,因为这是他们御用文人的职责所在,但真正有见识有判断的人不会上他们的当。可那些体制外的公共知识分子也跟着起哄,实在是一种悲哀,如果说1989年“六四”的枪声不能让他们恢复正常的判断,那么19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的疯狂也该令他们震惊,特别是“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的荒唐梦呓,足以让每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瞠目结舌。他们应该对照前后历史思考一下,这个政权什么时候有过正常的时候?

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中共这个“党”绝不是人民的党,也绝不是什么国家的党,而是“打天下”的那极少一部分人的“帮会”,在他们眼里,草民一钱不值,平时充当奴隶,战时充当“炮灰”、充当“替罪羊”,中共存在的惟一目标就是“帮会利益高于一切”。一些文化人不能认识到这一点,实在是极大的悲哀。共产党出于统治的需要,也会架桥修路、兴办医院和教育,但贯穿其中的就是“帮会利益高于一切”,无论是高速公路,还是高铁,还是专列,领导人有当然优先的使用权,哪怕春运铁路运输再紧张,也不会影响到领导人专列的任意出行。

还有,某些媒体人和公共知识分子曾不厌其烦地批评离退休老干部和公费医疗占用过多的医疗资源,这明显是不了解党国的治国模式,因为党国设置医院的目的就是为党的高级干部、离退休老干部、公费医疗服务的,至于老百姓看病难,从来都不是他们急于要考虑的。甚至他们希望老百姓看病难、上学难、就业难、购房难,因为老百姓忙于谋生,生存陷入艰难,就无暇考虑民主、自由和争取人权了。至于为什么医院在接待官员的同时还接待老百姓,那是因为医院单靠公费医疗开支入不敷出,还需要另外开辟财路,所以他们必须吸干老百姓的血汗钱,拿老百姓的钱来弥补公费医疗的缺口。所以,共产党领导之下,绝对不会有全民免费医疗的可能。

除了铁路、医院之外,通讯、电力、交通、建设、教育、住房等相关行业,都是遵循同样的规律,尽管冠之人民电力、人民教育之名,结果都是为了“帮会”的特殊利益。党国拥有这个国家财富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党国不分是非,没有是非,只分党非。不光有形的土地、矿产、河流、山川、文物是党的,连无形的法律也都是党的(最高级别的法律其实是党的法律,最高级别的国家秘密其实是党的秘密),如果有人批评说党插手法律太多了,需要约束或减少,这肯定是太不懂党了,对于中共而言,党高于国,党高于一切,党插手法律的事情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只能更加插手,而不是减少。比如新兴的互联网,并无真正的繁荣,反而是一直以来都是高压严打,任意屏蔽网站,任意删除账号,任意封杀文章,任意关押网友,任意关闭网站,法治从何而来?若是按照某些知名文化人所言,“给共产党时间”,中共不但不会改邪归正,不会容忍言论自由,不会实行民主法治,反而会一意孤行,加倍疯狂,“宁肯错杀三千,不能放过一个”。而这些文化人贩卖的虚假希望,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