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8日星期二

吴祚来:耻污像荣誉一样都会归于习近平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耻污像荣誉一样都会归于习近平

    依法治国,应该依法管治酷吏恶警,把公权力关进笼子。

  
     有文章赞誉习近平当政两年来的变化,譬如废除劳改,譬如倡导依法治国,譬如废止许多行政审批规章,我们还看到,习近平的系列讲话在四中全会上,也已作为国家指导思想而列入,与邓、江、胡的思想理论并列。

  
     当荣誉属于习近平的时候,污名也一并归于习近平。

  
     谁在污名习近平?表面上看是网民,或海内外敌对势力,但真正污名习近平的,可能是体制内的「友好势力」。这些体制内的友好势力为了证明自己拥护这个制度,为了证明自己是党国的铁杆支持者,就通过制造敌人的方式,通过滥用法律、甚至酷刑的方式,来打压政治异见者、良心犯,制造冤狱,在极权体制的红墙上,留下越来越厚的血污。
  
    八十多岁的老作家铁流,不过是在网络上批评了中央常委人物,就被以寻衅滋事罪予以批捕,他曾自己出资编印《往事微痕》丛书,记录右派遭遇回忆录,也被冠以非法经营的罪名,如果他真的是造了某常委的谣,那么,某常委应该通过法律方式起诉,通过法律讨回自己的公道,显然他是通过政法途径来维护自己个人名誉,结果呢,这位高龄老人,被迫害式的提审,一审就是十几个小时,以至于犯病送院。
  
    这样的迫害,会维护某常委的荣誉吗?只会给他增加更深重的罪恶,而这样的事端发生在习近平治下,习近平当然同时被背上黑锅。
  
    我们再看看近期宋庄诸多艺术家被捕事态,因为艺术家们搞行为艺术公开支持香港公民争真普选运动(任何政治事件总会有人支持有人反对,只要和平表达就不应该被治罪),这些活动不过是和平的声援,或者仅仅是发布了相关图片,但对他们的打击不仅超越法律,也完全超出人伦底线。支持香港公民运动,是大陆公民的合法权利,而警方对王藏等艺术家的拘捕,而延及他们家人,譬如王藏妻子带着幼小的孩子租住在宋庄,警方逼迫房东驱赶王藏的妻子,使其无家可归,这样的事情已不是一起,而是屡屡发生,只要有公民参与维权、上访,或在网络上发布政治异见言论,警方不仅网络封杀,网下则是请喝茶、电话威胁、拘审,还有就是使其居无定所,家人儿女均难以幸免。
  
    当宋庄著名艺术家栗宪庭应广州艾晓明教授之约,希望通过微信方式来获取援助,以支持受害艺术家家属时,艺术家刘骐鸣技术上协助了栗宪庭,并代为收款,因此受到警方多次盘查与警告,完全基于人道的救援,也被视为有罪,这件事情被牵扯进去的还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著名学者于建嵘,他因住在宋庄,与许多艺术家多有交往,自己出钱给一些艺术家雪中送炭,警方也是不断打电话追问,为什么要捐款,似乎捐助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行。还有宋庄的艺术家王鹏,他曾因在网上呼吁释放被抓艺术家,并为他们找律师而遭到国保登门警告。
  
    即便在战争状态,受伤的战士也有受红十字组织求助的权利,而仅仅因为宋庄艺术家声援了香港公民运动,就要对他们拘捕、对他们家人驱逐,对救助他们家人的人,进行骚扰盘查。
  
    显然,警方在进行诛九族式的牵连打击,同时制造恐怖,让有良知的人都受到威胁与恫吓,这与文革时代完全无异,当年迫害刘少奇、习仲勋的人,似乎还在,只是他们不敢再迫害刘家、邓家、习家,转而迫害栗家、王家、另一个刘家。
  
    昨天并不遥远,本月15日是习近平父亲习仲勋101年诞辰,习近平胞弟习远平发表专文,纪念父亲时,回忆了习家在文革之时惨遭迫害情景,习父蒙冤16年,仅因康生诬其以小说反党,习母受尽屈辱,成为改造对象(罪名是资产阶级臭小姐),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如果有人说,迫害习家时,伟大领袖毛泽东没有亲自迫害,他也并不知情吧。但文革的罪恶,记在毛泽东身上,毛本人,必然会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现在,迫害宋庄还有其它合法维权公民、公民运动的警察,他们的作为也许习近平并不完全知情,但,正如国家荣誉归于最高领导人,国家的污耻也一样归于最高领导人。当年是毛泽东挥手,红卫兵们前进,现在呢,是国家最高当局视而不见或纵容迫害,警察国保们动用国家暴力,肆虐地侵害公民权益。
  
    依法治国,应该依法管治这些酷吏恶警,把公权力关进笼子,才能让公平正义的阳光照进每一个人的心里。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