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1日星期五

牟传珩:批判者宣言——永不给政府鼓掌


不歌德、不鼓掌,并不意味着这个社会没有阳光,也不说明政府没做善事,而是要揭示“批判是公民的权利,改进是政府的义务”的现代政治伦理。因为政府为民众办事本来就属应尽本分,天经地义,无须歌功颂德;而政府贪污腐败,不作为,甚至恶作为,则法理不容,必须批判、谴责,追究责任。这也是民众的“匹夫之责”。
    
 
 

     依法治国本来就是法治社会的常态,但在龙图腾国家里却变成了“皇恩浩荡”的施舍,换了一个标签,中国一夜之间就实现了“法治”,需要群起歌功颂德,以致于大江南北顿现媚态浮夸之象。官方喉舌媒体不断鼓动全民歌功颂德,抵制社会批判,哪里还有半点锐意改革的新气象。人类历史一再证明,凡是以歌功颂德(所谓“正能量”)为主旋律的时代,注定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开放创新,所谓“改革”,往往都是既得利益者口里不停咀嚼的口香糖。

   
     社会变革,首先需要的就是批判精神,无论是执政者还是在野力量,都应坚持批判性思维。批判是对事实的澄清,是对旧原则的置疑,是对权威的解构,是对规定性的分析,是对包装真相的还原。批判者是社会政治问题的分析者,是误国责任的追究者,是永不给政府鼓掌的异议者,更是推进社会变革的先行者。中国历代寻求改革真理的仁人志士,都首先是从批判社会现实开始的。
   
     “记住,持不同意见就是爱国”,这是“茶党”在美国选举中一句充满哲理的口号。美国自1966年以来,总统每每发表完咨文以后,反对党便会在电视上质疑、反驳总统的咨文报告。最近的一个例证是,美国总统奥巴马1月26日在国会发表了国情咨文演说,尽管他充分展示了雄辩的才华,但获得的掌声却并不多。在美国国会中,永远有一群不起立、不鼓掌的人。他们中既有必须保持公正的姿态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也有反对派的议员,他们都是用自己独立的方式向政府表态。这就是美国议会政治中,极其可贵的永远“不起立、不鼓掌” ,政治上最清醒、冷静的群体。公民批判颠覆不了美国的国家制度,反而成为了美国不断创新的国家精神。
   
     人类社会发展史实一再印证,哪个国家拥有最彻底的接受公民批判与不断变革的国家精神,哪个国家就会创造出最先进的自由制度与科技体系,哪个国家就无庸置疑的会领衔、影响全世界。由此可见,尊重与保护公民的批判的国家精神,是一个强大的政府维系国际声望的主要来源。
   
     公民批判本是推动社会前进的动力。目前,世界民主国家的政治体制,无不承认批判者的合法存在。批判者对执政者的来说,具有监督和制衡、防止腐败与滥权的积极作用;批判声音,是对执政者执政能力的砥砺、矫正和冶炼,有利于执政者健康、依法行政;而对人民来说,批判声音的存在又是他们维护权利,保持压力,甚至合法性地更替领导人,改变命运的希望所在。
   
     现代政治伦理已经深入人心:国家权力的存在,是以保障公民权利的行使为前提的;政府的决策,一定要经得起不断地被反对声音的异议与批判。即使社会制度实现了民主化,也同样需要批判。社会始终有对立、制约力量的存在,才能保持平衡,维护公平与正义。在民主国家里,公民批判和政治异见的表达,本来就是促进社会健康发展的常态。不断变革秩序以追求社会制度的完好,这是人类不断进步的天职。当代社会的政治正当性,正在于人们可以在社会各种政治力量之间,用批判、抗争与谈判等和平方法来完成社会革新的愿望。对此,政府必须给以回应。政府拒绝公民批判,拒绝社会变革,就是在自己解构自己的合法性。
   
     反观中国,至今未经历文艺复兴与哲学分析思潮的洗礼,全社会一直缺失公民批判精神,尤其是“十月革命”传入中土后,“红色记忆”一统天下,公民批判便在中国政治语境中销声匿迹,使得人们没有任何与意识形态霸权抗争的力量,新的思想也无法诞生,批判精神早已瘫痪失语了。因为社会没有监督,舆论没有砥砺的力量,因而导致了今日社会不公,矛盾激化。然而,官方媒体、教育、思想、文化体系都坚决要求“与中央保持一致”,绝不容忍异议、批判。长期以来,从人大代表到政协委员,不仅对诸如反右、文革、反自由化等反人类政治运动全都赞同,致使我们的民族灾难连连。“改革开放”30多年后的今天,那些如申纪兰、倪萍等只会歌功颂德的代表、委员,甚至在涉及经济、民生等问题上也都“从来没有提过反对意见”,以至于造成国家今天这样的资源枯竭、环境污染,到处可见“带血的JDP”等严重后果。
   
     我国官方的执政意识,一再宣扬要民众绝对听话,当顺民,唱颂歌。如此衰败的国家精神,又如何与坚持批判立国的先进国家竞雄于世界文明之林?全世界都心知肚明,中国经济再四肢发达,也无法在精神上与民主大国并驾齐驱。像朝鲜那样万众媚顺,一味歌颂现制度社会,并不是“安定团结”的表现,更不是兴旺发达的象征。100%的赞称,是100%的假象。靠压制不同声音来维持稳定,是在透支全民族的生命。那种没有批判,没有异议,只能歌颂“红太阳”的社会,就是一种病态的社会。
   
     一种民主的制度,一种和谐的社会,一个健康的政府,不可能不面对政治异议者的批判洗礼,这是社会生长机理的辩证运动使然,政府应有勇气面对,有海量包容。一个禁绝异议的政府,绝不是一个好的政府。歌功颂德误国,批判反思兴邦。这应该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强音。正是基于这一价值判断,“绝不做当政者的歌德派;永不给政府鼓掌!”便可视为一切社会批判者的共同宣言。
   
     不歌德、不鼓掌,并不意味着这个社会没有阳光,也不说明政府没做善事,而是要揭示“批判是公民的权利,改进是政府的义务”的现代政治伦理。因为政府为民众办事本来就属应尽本分,天经地义,无须歌功颂德;而政府贪污腐败,不作为,甚至恶作为,则法理不容,必须批判、谴责,追究责任。这也是民众的“匹夫之责”。
   
     此外,由于我国当政者垄断全社会的一切资源,包括权力、地位、职称、美女,甚至可以让“周小平”这样的网络“带鱼”,来到文艺界大腕们中间,接受“皇恩浩荡”,使之受宠若惊。而左中右批评周“带鱼”的文章,则统统要被禁封。这便导致了这个社会有太多媚顺政府的歌德派,仰当政者鼻息,甚至政府一再侵犯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人权,也甘心吹鼓、抬轿。上有好者 下必甚焉。在官方媒体如此一面倒地歌德气氛中,滋生出更多的人精于利益盘算,“团结”在资源丰厚的“大裤衩”周围,奉迎拍马、趋炎附势,大兴虚假浮夸之风,甚至可以把“丰庆包子”,跪拜成“梦”的图腾。
   
     歌颂,滋长政府骄横、跋扈、头脑发热;批判,砥砺政府谨慎、自律、头脑清醒。歌德派给社会带来的恰恰不是“正能量”,而是在不断制造假大空,污浊、扭曲与腐败的社会生态。正是在这样的社会,真正看守精神家园,耐得寂寞与清贫,甚至敢冒被排挤、迫害,失去自由风险,永不给政府鼓掌,永不做权力奴仆,永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少数社会批判者,尤为难能可贵。
   
     今天,当政者依然缺乏自我反思、自我批判的现代政治家智慧、勇气与意识,反而要带头歌功颂德集团和个人“伟光正”。在“依法治国”方略提出17年之后的今天,政府一面依然把批判者送进监狱,一面不停咀嚼法治“升级版”的口香糖,犹如小说《美丽新世界》里,福特纪元的统治者发明了一种“睡梦教育”,就更需要全社会的严肃批判。
   
     为此,每个负责的公民,都应从拒绝歌功颂德做起,“记住,持不同意见就是爱国”。正所谓“家有诤子,不败家;国有诤臣,不亡国”。愿我们的民族摒弃恐惧传统,有更多的人敢于不与权贵“保持一致”,大胆独持己见,充分发扬现代公民的担当精神,甘做一个勇敢的批判者!
   
     在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复兴的希望从来都不是那些官方推荐给社会效仿的,犹如周小平、花千芳类的歌德派楷模,而是能有更多的公民成为驰骋思想沙场,策马扬鞭,“上打君,下打臣”, 永不给政府鼓掌的批判者!
   
     为此,本文发表以下《批判者宣言》
   
     批判是嘹响的长鞭,抽打着思想的陀螺不停的旋转。
   
     批判是透视,是化验,是把惑人的神话抬上手术台展览。
   
     批判是冲击,是断裂,
   
     是为陈朽的观念隆一丘坟弦。
   
     批判是一次熔炼:熔焚的是教条;冶炼的是异见。
   
     批判是一次磨砺:磨损的是论断;砺亮的是诘难。
   
     批判忽视原则,轻蔑结论,
   
     没有程序,没有归宿。
   
     批判是不竭滚动的认识圆圈;
   
     批判是探索的脚印一路亮闪。
   
     批判是分析:是事实与立场的澄清;
   
     是人与问题的掰开;
   
     是对摄影底片的一次冲洗;
   
     是对“灌输真理”的一次过滤。
   
     批判是“东西冷战”的一次灰飞烟灭;
   
     是“柏林墙倒塌”的一次讲演;
   
     是对“计划经济”的一次审判;
   
     是“人权高于主权”的一篇宣言。
   
     批判是对权威的解构;
   
     批判是对包装的还原;
   
     批判是对“不可能”的颠覆;
   
     批判是对“规定性”的突围。
   
     批判是对合理性的置疑,
   
     置疑是对合理性的批判。
   
     批判是批判着的扬弃,
   
     扬弃是杨弃着的批判。
   
     如果时代丢弃了批判。
   
     就会从盲目走向愚昧,从软骨走向瘫痪。
   
     奉承追寻不到真知,
   
     媚颂迎娶不着卓识,
   
     社会当注入异议的力量,
   
     批判者该挺起民族的脊梁。
   
     借质疑荡起远征的双浆,
   
     高扬起“批判兴国”的风帆吧!
   
     一旦大海涨潮,
   
     可以送所有的船只破浪出航。



 来源:《观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