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7日星期一

乔木:党治领导法治逗你玩




 
    

    如果不许领导干预司法,那么党的领导如何体现?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10月20至23日开了4天神秘的18届4中全会。期间媒体没有任何的同步报道,最后一天终于发布了会议公报。之前不断吹风造势,会议的主题是「依法治国」。公报发布后,关于此主题引发热议。
 
    有人对会议公报做词频统计,出现最多的是「党」,63次,其中「在党的领导下」出现13次;「依法治国」出现23次。如果说依法治国,最大的法肯定是宪法,首先要依宪治国。很多人只看到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自由等条文,但却有意无意忽视了中国宪法序言确认的国家是共产党领导成立的,要坚持共产党领导的总则。因此以宪法治国,首先是以宪法序言治国,在党的领导下,再实行依法治国。这不仅是中国逻辑,更是中国国情。
 
    在党治不能动的前提下,再看公报,多少也有些法治的变化。比如,实现审判权和执行权相分离;为确保依法独立审判权,建立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从律师法学专家中招录法官检察官;法治建设纳入政绩考核;最高法院设巡回法庭,探索设立跨区域法院和检察院,等等。
 
    但是这些法治的枝节,和党治的根茎放在一起,却是那么吊诡冲突。比如,「为确保依法独立审判权,建立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如果不许领导干预司法,那么党的领导如何体现?设立政法委有何意义?或者说,当领导干预司法的时候,难道不是在体现党的领导吗?把「法治建设纳入政绩考核」,官员为了政绩,是否会想方设法,弄虚作假?毕竟党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由具体的人员、机构组成,由领导来发号施令。
 
    公报还要求法官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法律,也非常有意思。本来法官忠于法律就行,就像妻子忠于丈夫一样,但法官先要忠于党和人民,就像要求儿媳既要效忠公婆,又要尽忠一家老小,最后才是服侍丈夫。可是想一想中国的法院一直信奉的是三个至上: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既然是至上,就只能有一个,就像山只能有一个主峰,天无二日,国无二君一样。现在出来三个忠于、三个至上,逻辑上那么荒谬,但却是中国政治和法律的现实。
 
    政治是法律的基础,如果说政治制度是个箱子,而且这个箱子不能改动,法律是里面要装的东西。箱子里的东西怎么装,什么东西拿出来,什么东西放进去,怎样才能不碰撞震荡,保持稳定和延续,这就是共产党的改革,或者说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
 
    事实上,真正法治的路不走,为了一党利益摸着石头「逗你玩」已经反复多次。具有政治导向作用的《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在会后发布改革开放以来的「依法治国」路线图: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16字方针,但这只是开始。经过20年的起伏,直到1997年的十五大,再次确立「依法治国」的基本方略。此后从十六大到十八大,每隔5年就会重提「依法治国」的原则,但没有专门的会议讨论,没有相应的措施和细则。直到本次会议,才多少有点变化,还不知最后如何落实,怎样反复。
 
    中国几千年来总是在改朝换代中轮回,近百年更是在战争与革命中折腾,1949年后光宪法就制定了四部。好在法治的观念在普及深入,不再和法制混淆。中国的问题不是法制而是法治,法律制度从大秦律到大清律一直有,这些年更是制定了众多的法律,从执行最好的《游行示威法》到执行最差的《教育法》 、《环境法》,中国的法律制度蔚为大观,但依法治理的法治却曲折起伏,人治若隐若现。
 
    中国目前的状况是,在基本上解决了无法可依的问题后,当务之急是解决有法不依和选择性执法的问题,以及最根本的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问题。这个平等不是抽象的平等,而是百姓和官员、群众和党员、民间社会和党团组织,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问题。
 
    法治就像民主、选举一样,或许理解和执行不同,但无疑是全世界公认的政治准则和治国之路。即使是朝鲜金氏独裁政权也要制定法律,国名叫做民主主义共和国,要搞形式上的选举。也就是说他们虽然有武装保驾和宣传欺骗,但内心里也认为这是恶的,要用法治的概念、选举的形式遮人耳目。
 
    因此虽然实质是党治,但只要还用法治这个形式,就说明没那么自信,就有从形式向实质变化的可能。而这种可能很难来自党内自革其命的变化,主要要靠外部的以压促变。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