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5日星期六

李怡:占领运动满月,抗争遍地开花




    占领运动快将满月了,金铜旺三区人群仍未散去,狮子山顶悬挂「我要真普选」的巨幅标语,中大民调显示,市民支持占领的比率大幅上升,超过反对占领的比率,这不仅在香港社会前所未有,而且也破了全世界社会运动的纪录。

   
      自有人类历史以来,所有社会抗争运动无不扰民,尽管抗争人士认为他们的行动是为了全社会争取公义,但大部份人民只是为生活、为家计、为生存而营营役役,没有空闲理会这些全社会的话题,又或者觉得这些大众的事多自己一个不多,少自己一个不少,因此漠不关心。即使汹涌澎湃如美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反越战运动,尽管自由派媒体每天大幅报道、评论支持,但社会大众还是觉得扰乱了他们的日常生活,所以没有任何民调显示沉默大多数是支持这类运动的。 1963年,美国执政民主党把民权法案提交国会,甘迺迪总统说他会因此输掉连任机会,结果是他把命赔上了。 1964年大选,尽管在甘迺迪遇刺的悲情下民主党获胜,但共和党赢得多个过去从未胜出的南方州分,原因是不少南方人不满民主党对民权运动的支持。




    
     香港自从占领运动以来,无可否认对市面交通造成不少影响,市民每天关注事态发展也减少了消费意欲。一些行业生意受损,因而发声反对占领,或申请法院禁制令,或自己动手拆路障。我们认识的朋友当中,必有不少人反对继续占领活动,他们也都是善良市民。有人估计拖延下去,社会对占领运动的不满情绪会增长。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支持占领的市民竟然高达37.8%,比上次调查上升7个百分点,反占领市民为35.5%,比上次下降10.8个百分点,由此而使支持占领人士首次超越反占领人士。这是一个社会运动获沉默多数支持的纪录。其实即使政府以一个毫无公信力的亲政府民调的数字,说反占领的市民有70%,也属全世界社运的普遍现象。现在支持社运的超过反对的,则可以说是奇迹了。由此可见市民是真正开始觉醒了,人心难再回转。
   
     董建华出来撑梁振英,想平息占领运动,一个甘心当花瓶的列名国家领导人,说的话毫无新意,与之前的梁振英和林郑一样,对香港风起云涌的占领运动诉求没有一丝回应,只是一味说听到了。这么大声都听不到,难道是聋的吗?问题是听到要回应呀?董又一味夸大占领运动对经济的影响,什么酒店订房少多少,来港投资持观望,只是吓人而无实据。这些经济下滑,谁都知道最大因素是受全球经济特别是大陆反贪的紧缩影响,国际金融界至今仍然没有人认为占领运动会动摇投资者对香港信心。
   
     占领运动延续一个月而没有降温迹象,占领者也没有出现弹性疲乏,韧性战斗来自人们的诚意与牺牲精神,另方面也因为政府的表现太不堪了。以周二与学联对话来说,我们清楚看到学联五子态度真诚,讲话条理清晰,可以看出都出自肺腑;反观政府高官,以英文名字称呼学生,说表示亲切,而其实是做作和虚伪,因为对方跟你不熟,而且是谈判对手,有何亲切可言?学生礼貌地称呼你们做司长局长,你们也应该以「某同学」来称呼才得体,直呼其英文名而看直播的公众也大都不知你指的是谁,这故作亲切不是也太虚伪了吗?
   
     梁特既说有来自全球各地的外国势力参与占领,又说月入14,000元的人没有参选权,他都着着实实地在破坏政府对话五人组的表演成果。中共党报连日来对占领运动的污蔑和来自深圳的大妈的介入,应是把占领运动的支持率持续推高的主因。
   
     占领运动使社会撕裂吗?确实在许多人的家庭中,同事关系上,都因支持或反对占领而起纷争。但这种现象,是社会关心政治的表现。因政见不同而反目,在世界各国都常出现。但香港社会则长期对政治议题冷漠。这种冷漠,是由于港英时代我们天然得到自由法治的保障,毋须为自己为社会争取权利,以至回归到专权政治之下,仍不醒觉,仍然只顾自己赚钱过日子,终于我们受到大陆政经社侵凌的遭遇了。因此,撕裂正表示社会的政治冷漠在消退。它促使我们在家庭、职场、社会有更多对政治议题的谈论。我们应该在尽可能不影响彼此关系的状况下,不回避这种讨论,这将使香港成为真正具备发展民主的公共空间的社会。

   
     从狮子山的标语,从著名歌手艺人的力挺,从社会的广泛讨论,占领运动即使有放有收,但已经在香港形成遍地开花的局面了。

   
     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