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6日星期日

郭永丰:中共的“依法治国”不过是以党治国的装饰

喧嚣多日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终于落幕了。据媒体报道,此次四中全会的中心议题是强调“依法治国”,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全会还听取和讨论了习近平受中央政治局委托作的工作报告,报告中10多处强调“加强党的领导”的高频次创造新纪录,并且更明确地点出“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社会主义法治最根本的保证”。由此可以看出:所谓中国特色“依法治国”的本质,就是为中共坚持一党专政披上一件法制的外衣而已。依法治国有几种模式,一是法西斯的法,如中国古代的法家和德国纳粹,法纯粹是暴政的工具,是专制的手段;二是儒家的法,人情高于法律,关系大于法律;三是现代法治,特点有三:其一,法律之上无权力,其二,立法依据公民意志,其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中共的“依法治国”属于哪种模式,明眼人一望即知。
 
喧嚣多日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终于落幕了。据媒体报道,此次四中全会的中心议题是强调“依法治国”,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全会听取和讨论了习近平受中央政治局委托作的工作报告,报告中13处强调“党的领导”的高频次创造新纪录,并且更明确地点出“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社会主义法治最根本的保证”。由此可以看出:所谓中国特色“依法治国”的本质,就是为中共坚持一党专政披上一件法制的外衣而已。

一、中共再提“依法治国”,实质是依法治民,维持一党专政。

在四中全会上,中共重提依法治国,其实这种口号已经喊了无数遍了,比如自打倒所谓的“四人帮“之后,历届继承者基本都是这样喊口号的,这能落实吗?因为他们总是强调他们的依法治国必须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一,这次也不例外,这还有可能吗?

党的领导是什么?按照字眼意思解答,就是中共党章高于国家宪法,宪法可以践踏,但党章不能违反。实际上,中共高官显贵践踏违反该党党章也是家常便饭,这种事实从毛师爷就开始了,一直就没有很好地收敛过。而且毛师爷还倡导说,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我们打江山没有宪法还不一样打赢了。所以,中共建国初期所制定宪法和党章被毛师爷一人就彻底葬送了,以致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手持宪法也自己不能给自己维权。

后来的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人,只是用唱高调喊口号迷惑人心,麻痹群众。当今的习老大仍然是涛声依旧。因为他们第一由于做贼心虚,首先不敢公示自己及其家人的财产;第二也绝不敢允许成立公民组织独立行使监政权,彻底还监督权于民。大家可以想象,一个首先不敢自证清白,或者为国家前程确实甘心牺牲一切的盗匪们,他们所说的依法治国能是真的吗?党的领导能与人民当家做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吗?

既然你要领导,无论中共党章和宪法,也没有明确规定任何党官可以将自己个人的意志完全凌驾于党章和宪法之上的,但现实中,所有党官首先都是违法乱纪,践踏一切法治的。

为了确保党官首先严谨守法,给全民树立依法治国、依法行政、依法办事的表率、典范和先例,也许也有办法,那就是首先允许民间成立公民监政会,对各级政府部门和官员独立行使实实在在的监督权,过去犯罪事实可以不予追究(或者根据中共意思也可以追查一些),但从即日起的任何官权再次发生的所有违法犯罪行为必须一一做好内部详细纪录,并在网上完全公开,让全民参与监督。这肯定就是痴人说梦了。否则,你就千万别相信盗匪们再次所倡导和提说的所谓依法治国了。

根据习皇上执政近两年来的表现,明显执法犯法,侵犯人权,践踏法律已经司空见惯,非常严重,在中共统治史上,毛魔王统治时期完全毁弃法治,邓小平主政时表面上强调恢复了一些,但不彻底。江泽民开始后又倒回去了,直到习主政的公然滥权,公权公器完全私用滥用,把公职人员当做官匪权匪的私家保镖与家奴任意调遣使用,让所有公职人员全成为对所有正义和良善作恶的帮凶。

尤其为了维护一人一党之私利,一个党集团里明显都是逍遥法外依旧我行我素的犯罪分子的腐败私利,中共竟然对民间要求公示财产的公民进行残酷打压,抓的抓判的判,几乎扫荡得干干净净。

本来,笔者还曾幻想向习共申请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的,但看到这等残酷现实,便将一腔热血彻底扑灭了。明知是吃人的饿虎,且永不餍足,你还要白白以身饲虎,有此必要吗?

二、网名“不识时务”的网友提出依法治国十一问,切中要害。

第一问:中央说,依法治国必须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一。请问,三者不统一时怎么办?例如文革时从砸烂公检法到公检法做一条板凳办公,这显然不能说是三者有机统一,但却是以党中央的文件为准,就是说,有头一条没后两条,有党的领导,没有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碰到这种情况怎么办?

第二问:中央说要坚决维护宪法法律权威,如果党的决议、政策违反了宪法法律怎么办?这种情况建国以来可谓屡见不鲜。且不提历次运动中被非法迫害的亿万普通人,就连党和国家的元勋重臣甚至国家元首,从彭德怀到刘少奇,都可以党的名义被非法迫害致死。刘少奇举着“宪法”讲理是最具讽刺性的事件。如果再发生这种情况,也就是党的决议和宪法法律发生冲突的情况,应怎样维护宪法法律的权威?

第三问:如果党有违反法律的行为,应否承担责任?怎样承担责任?

第四问:从什么样的意义上理解“依法治国”?仅仅讲“依法治国”,中国从秦朝开始就是“依法治国”,从大秦律到大清律,都是“有法必依”,但古代的“依法治国”,法不过是专制政权统治百姓的工具,而不是维护公民权益的手段,如阮籍所说“坐制礼法,束缚下民”。今天讲“依法治国”,显然不应是这种意义上的“依法治国”,那么今天讲的“依法治国”,应该是哪种意义的依法治国?

第五问:依法治国有几种模式,一是法西斯的法,如中国古代的法家和德国纳粹,法纯粹是暴政的工具,是专制的手段;二是儒家的法,人情高于法律,关系大于法律;三是现代法治,特点有三:其一,法律之上无权力,其二,立法依据公民意志,其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们的“依法治国”,要搞的是哪种模式?

第六问:这边讲依法治国,那边又喊所谓“人民民主专政”,即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四项基本原则也有这个专政。按列宁定义,所谓“无产阶级专政”超越法律,颠覆法律,那么“依法治国”和“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法治和反法治如何统一?如何共冶一炉?

第七问:党明确表示,党领导人民制定法律,党也在法律范围内活动。这句话可不可以理解为党对国家的领导应通过国家正式颁布的法律来推行,而不是直接通过党的文件政策指示讲话来执行?这个理解如果成立的话,诸如新近下发的高校七条乃至“七不讲”等党的文件直接指导国家社会各个领域的工作是否符合依法治国精神?

第八问:“敌对势力”一类用语是否法律用语?显然不是。既然不是法律用语,用这一类理由来威胁、打压公民的批评意见是否为依法治国?是否符合法治精神?

第九问:现代法治国家,公民只有义务服从法律,没有义务服从来自其他方面的权威。政教分离是现代法治国家的底线。那么动辄就动员甚至命令全体公民学习领导人的讲话、领导人拥有政治地位的同时就担当精神导师的做法是否为依法治国,是否击穿了现代法治原则的底线?

第十问:依法治国需要立法、司法等完善的法治建设和实践,同时也需要强大的覆盖全社会的监督体系,特别是以各类媒体为主体的监督体系的配套。言论自由、批评无罪就成了法治社会的底线,也是法治建设、依法治国的题中应有之义。那么,动辄禁言、封号、甚至以莫须有罪名迫害媒体上的批评人士,是否为依法治国?是否符合法治精神?

十一问:不言而喻,律师是现代法治建设和实践的主要承担者,是依法治国的专业从业者,是保障公民合法权益的第一线基本队伍。那么刁难打压甚至滥捕维护公民合法权益的律师是否为依法治国?

三、中共特权超越法治,无法无天

穆尧撰文指出,四中会像三中晒出令人惊讶的法治改革清单吗?这是中共首次以中央全会的形式研议法治主题,其中的信号含义不言而喻。在近年法治败坏的拨乱反正节点,中共究竟能够抛出多大的“突破”殊难预料。长久以来,以宪法至上为信条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指责中共凌驾国法之上,名为法治实为人治。问题何在?其中一个绕不开的逻辑困境便是,尽管1982年宪法宣称一切组织和个人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活动。但现实是,存在一个超越宪法和法律权威的群体性的存在。

万古不变的定则中国悟了几千年。东西方的政治文化差异是从一开始便显现的。中国相信圣人政治、精英治国的合理性。为什么?因为自信圣人的道德完美、全知全能。在儒家思想体系中,三皇五帝被视为“圣君”道德的典范,而天下定于一尊后则更是将皇帝一人的意志神化为上帝的绝对权威代表。所以,天子动用一切权力都有不容置疑的正当性。即使有人胆敢质疑“天子”所为,也是在否定某人“天子”的身份真实性。

中共被宪法赋予唯一合法执政党以及对国家政权和各项事业的无可争议的领导地位,这与任何政党寻求将自己的意志上升为国家意志以法的形式固定下来是毫无二致的。但是,如果中共缺乏自律僭越宪法和法律赋予的权力,那应当由谁来负责?当下,习近平反复强调将权力关在制度的笼子中。这说明了一个问题,中共的权力约束机制长久以来受制于中共的自身觉悟。而当执政党权力约束仅仅是依赖于一种领袖个人的“觉悟”、依赖于执政党偶发的智慧和良心时,那是相当危险的。一个法治缺位、党权不受任何制约的形态,权力滥用的风险与挑战是随时会出现的,无数事例都证明了这一点。

四、中共统治黑恶无底线,不要指望它能依法治国

北风表示:“依法治国对于我来说不仅没有信心,而且只是一个笑话。大家可以看到,国内的民众因为声援香港占中就有七八十个人被刑事拘留。都是以寻衅滋事的名义,其中还包括了非常知名的郭玉闪先生。这也可以看的出来,整个国家它是走向了一个反法制的这么一个轨道,而不是法制的轨道。这些人不过是在家里头举一张纸片说自己声援或支持香港占中,就被刑事拘留。所以我对官方这套话语基本上不报任何兴趣。”

不少网友跟帖评论:

艰难前行:依法治国,重新定位党的各级管理模式,会有吗?

蛐蛐:配图很应景,法治在胯下。

快讯哥:如果你们还不以法治国,卡扎菲、萨达姆等人,是什么下场,你们懂的。

Ah-Apollo:在天朝,法治就是个笑话。

松不老:公法治不到腐败,私法断不了真假。晓得立法者干些啥哟。

金箔:别和泥窝就行, 法律就是法律, 古人尚知, 王子犯法与民同罪 。法律失去威严就形同虚设。 司法独立有利于国家长远发展, 再搞权大于法, 腐败会更高严重。

陈兴国:说的好动听哟!

点点兵兵:还有更好笑的笑话吗。

剑胆琴心:自己管自己,圣人也难为。

深海勾栏:专制制度能约束专制集团的权力?上帝都会笑岔气。

西安朱老师:依法治国的口号,需要实际的制度设计来践行。比如党和宪法的关系,比如违宪审查制度,比如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如何保障等等。

Dribs-and-drabs: 说了一百遍了,耳朵都起茧了!

王凯:那个只有一个党的说,我现在要反腐败了,你们来约束我呀。是不是很搞。

中国现在正完全沦为党卫军和盖世太保管制的时代,中国明朝的锦衣卫、东厂、西厂便是这样的。当一个国家的公职人员完全沦为犯罪官权的私家保镖和家奴时,这个国家的人民便要么只有做稳奴隶,任其宰割,要么奋起反抗,彻底推翻这个法西斯暴政集团。其实这类政权也寿命不长,无论国内国外都会树敌越来越多,以致最终在众叛亲离中而自行解散。

过去国保不能直接抓人,而是间接的,如今则是直接抓人捕人,且不问任何法理,实际也无任何法理依据,仅仅只是他们的口头说辞而已,比如什么寻衅滋事罪,扰乱公共秩序罪等莫须有罪名大行其道,派上了用场。完全让整个国家的国民陷入红色黑帮集团的恐怖统治中。

在共党专政下,绝大多数国民被蒙在鼓里,什么真相和道理都不知晓,极少数清醒者中的绝大多数人被利益捆绑,大气不敢吭,其中极少数人被暴力威慑。基本上没有非常多的人义务做些推动社会进步与发展的实事。网上活跃的人长期就那么为数极少的一些人。而在现实中更为惨淡残酷,非常让人悲哀和不幸!只是很多名人似乎看到潜水的支持者,但也不是很多,其实也是极少数人。所有的写作者们全都为赚取稿费写点言不由衷华而不实的文字而已。

也许笔者的这种估算很多人不同意,那就让人在国内的民主人士问问自己身边周围与自己最熟悉的这类人士大概有多少人,也许就非常准确了。由此可知,共匪惨无人道地强权蒙蔽,愚昧欺骗,小利诱惑,暴力威慑的统治是很有成效的。在如此大的环境和背景下,指望中共能够依法治国,就更加是痴人说梦了。当然,中共的这种花样肯定蒙骗不了世界人民,以及潜水的和完全站出来的所有民主维权人士的。而仅仅只是那些仍旧被蒙骗着的麻木不仁愚昧无知的且占大多数人口的普通国民而已。因为今天的中共政权,其实就是这些人被挟持且高效利用而竭力维护着。因此,坚持进行民主宪政启蒙工作实在是任重而道远。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