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7日星期一

邓聿文:专政之不行,就转向尊孔

 
   
  
     邓聿文:专政之不行,就转向尊孔

    专政之不行,那就转向尊孔,向传统文化要合法性。

  
     一边打着尊孔的旗号,一边鼓吹阶级专政,这是近来执政党在意识形态领域发出的混乱信号,它让大陆的知识分子有些无所适从,不知道执政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在孔子诞辰2565周年的纪念会上,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亲自出席了纪念大会,并做了5000字的讲话,对儒家思想和传统文化进行了高度赞扬,指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富含哲学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可为人们认识和改造世界提供有益启迪,为治国理政提供有益启示,也为道德建设提供有益启发。中共虽是马列主义政党,要做传统文化的继承者,发扬光大传统文化。有观点认为,习近平要把儒家变成「红色儒教」。

  
     与此同时,中国最高学术殿堂──姑且这么称呼──的最高领导人──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又公然鼓吹阶级斗争。他在执政党的机关刊物《求是》下的《红旗文稿》发文,大谈阶级斗争,题目就很有意思──「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这是邓小平说过的一句话,可邓说的人民民主专政内容,根据其他邓研专家的考证,与王的解读并不一致,王说什么「今天,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历史时代,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阶级斗争的旗号一祭出,引发舆论哗然,也引来了知识分子的骂声一片。
  
    从权力、地位、身份而言,习近平和王伟光当然是没有可比性的。但这并不能由此否定后者的权威性和代表性。在意识形态领域,从执政党历史来看,最高领导和具体执事者不同调是常有之事,毛泽东当年就骂中宣部是死人部,被资产阶级专了政,一点也不听他的,他指示姚文元写海瑞罢官的文章在北京和人民日报都不能发,邓小平也有过中宣部不听其话的情况。对执政党来说,把持意识形态的宣传部、社科院之类机构,向来以正统自居,宁左勿右,拿大帽子吓人。因此在局外人看起来,它们显得很权威,出自它们的话都是代表最高领导人的看法与思想。像阶级斗争这类高度敏感的话题,牵涉到国体和国运,最高领导即使是心里这么想,也不可能公然说出来,那岂不真正引起天下大乱?领导人不便说,由意识形态的执事者说出来试探一下外界反应,放出一个信号,也就很自然。许多人就是从这个角度来解读王伟光对阶级斗争鼓吹的。
  
    不过,我不大倾向于认为出自领导人的授意,王把文章送给意识形态主管部门领导看看,这种可能性是有的,但不大可能来自上头尤其是最高领导的指示或者暗示。因为这不是一个阶级斗争的年代,除非他们都疯了。我当然不是说中国当前的社会不存在阶级斗争的土壤和因素,这个土壤是存在的,贫富差距的持续扩大,官员腐败的加剧以及公民权利的缺失,使得目前的中国确实存在阶级斗争的社会基础,但这并等于说有这个土壤领导人就一定要发起一场阶级斗争。如果官方准备发动阶级斗争的话,它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斗争谁?对谁专政?包括王在内的官僚阶层哪个不是既得利益者,按照传统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斗争他们吗?若不专政他们,又专政谁?所以,民间讽刺说,欢迎重来一次阶级斗争,王伟光们首先公布自己的财产。
  
    专政之不行,那就转向尊孔,向传统文化要合法性。这就是最高领导出席儒学大会发出的信号意义。官方学者是这样解读习近平对传统文化推崇的:一是要从文化上为中国道路寻找理论支撑,「中国独特的政治制度除了是历史、国情等原因形成的,也是由中国文化特性注定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特性注定中国需要独特的政治制度。」二是为中国软实力崛起寻找方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在习近平设想的新文化中,传统文化、儒家文化的比重将非常大。三是「中国梦」需要中国元素的支撑,而传统文化无疑是中国元素、中国味道最浓的。
  
    这个解释有道理,但不完全。最高领导取法儒家和传统文化,直接目的还是要解决中国当下遇到的混乱的信仰、道德和精神危机与价值迷离。在执政党的党文化无法提供这种吸引力的情况下,只能去传统文化中去寻找,因为执政党不可能去西方的自由民主中寻找,也不可能去宗教中寻找。所以,这就决定了以儒家为主体的传统文化必须承担这一使命,而并不真正是因为儒学和传统文化含有救世之真理。执政党则通过把自己打扮成传统文化的天然继承者和捍卫者的角色,告诉人们,要喜欢传统文化,让传统文化回归,就必须认同和喜欢执政党,从而通过这种包装和转换,巧妙地为执政党的统治赋予一种新的合法性。
  
    以儒家为主的传统文化表面上不提倡阶级斗争,但在维护统治者利益这点上,其实是不反对专政的,它要求统治者的爱民有前提条件,这就是作为臣民的人民,首先要服从统治者,尊君然后才爱民。这个顺序不能搞错,统治者不爱民,不施仁政固然不对,但人民不尊君,不服从统治更是大逆不道。要人民尊奉君主,除了来自仁政的吸引力外,也包含着专政因素,而且是主要因素。
  
    因此,尊孔和专政、传统文化和阶级斗争在这里是有着内在的逻辑关联的,是相通的。理清了这点,执政党发出的意识形态信号并不混乱。阶级专政固不可能,但并不表明在执政党的一些部门和一部分掌权者那里,没有这种阶级斗争的思维模式。他们总以为在外部存在一个「亡我之心不死」的敌人,没有这个敌人也要制造出来,从而好打着捍卫执政党利益的旗号,用阶级斗争的方式和手法来清除「不利」个人和小集团的因素。这也说明,不管执政党如何强调传统文化的重要性,与中国传统王朝政治奉行「外儒内法」一样,执政党在意识形态上将以「马(克思为)里儒(家思想为)表」取之,传统文化依然处于从属地位。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