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6日星期日

雨伞革命第29天:两千帐篷七千人露宿

 
 
 
 
  
 
 
 
     两千帐篷七千人露宿 怕「狼」来
  
   
     ■三个占领区昨凌晨有近7,000人聚集,为争取真普选露宿街头;单是金钟已有2,000帐篷。马泉崇摄


  
     【雨伞革命第29天】
  

     占领行动持续近一个月,昨踏入第四个周末,数千市民响应「一人一帐篷」行动。经《苹果》点算,金钟、旺角及铜锣湾三个占领区,昨凌晨约有2,137个帐篷,近7,000人聚集,为争取真普选露宿街头。有留守者每天应付「狼来了」,心力交瘁但意志坚定留到最后;有大学生被大妈出言羞辱,但不忘街头抗争的人情味。

  
     记者:王家文朱隽颖韩耀庭袁乐婷
  
     夜守旺角,越夜越精神崩紧。本月17日警方清晨清场,晚上市民光复,Joe有感不能失守,由金钟转守旺角,日间工作,晚上留守物资站。每晚凌晨开始,他便与其他留守者在横街巡视,留意警方举动,「大家都有共识,自发睇吓有冇猪笼车、旅游巴。有次见到有班防暴警察全副装备,大家好紧张,后来渠哋走咗,冇事发生」。
  
   
     ■帐篷外挂满N95口罩及劳工手套。张志华摄
  

     「政治冷感都听过普选」
  
    「狼来了」几乎每晚上演。 Joe最记得日前清晨4时40分被叫醒,每隔5分钟便传出警方清场消息,物资站只得他和另一名女学生,既要防范警方,又要保护学生,紧张气氛一直维持到早上6时半,最终虚惊一场,但已心力交瘁。他说跟留守者早有共识,会坚守到最后,警方清场不会反抗,只希望能给予时间让他们收拾物资。
  
    占领运动直逼一个月,每逢周五、六晚上参与人数均会倍增,铜锣湾也不例外,昨晚仍有200人参加集会。
  
    「由极权社会进步到民主社会,必定经历撕裂同动荡」。理大社会工作学系二年级陈同学在金钟和铜锣湾街头留宿近月,作为争取民主的代价,他自觉仍可付出更多,那怕要占到圣诞,「占领系有用,起码再政治冷感慨人,都唔会未听过普选」。
  
    柏油路虽硬,但在街头熟睡不算难,惟独清晨和中午太阳直照难耐,「成块地㷫晒,坐都坐唔到」。陈同学曾在铜锣湾席地而睡,试过在早上8时,蒙胧间看到一名大妈高声指骂:「你哋好自私,我个女𠵱家喺屋企返唔到学」。他当时很心罨,「我觉得自己系为大家、为社会做紧啲嘢,竟然俾人话自私,有啲hurt(伤心)」。
  
   
    「永远记得街头人情味」
  
    铜锣湾和金钟两边瞓,陈同学留在帐篷时间不多,通常四处游弋,「日日都有新创作,见到啲新面孔,大家又会倾吓偈,甚至可以问隔篱借报纸,平时点得?」他不讳言在家安睡总比露宿街头舒服得多,「但我永远记得喺街头感受过慨人情味」。
  
    大学生Sun和Kris在金钟夏慤道的「门牌」是「民主路16号」,本月2日连夜留守至今。早前金钟道遭清场,部份占领者欲占领龙和道,那几晚,他们几乎睡不着。 Kris最记得有晚龙和道上演拉锯战,「当时好混乱,又见差佬打人,又怕人踩人」,他们从未想过撤退,「留得几耐得几耐,见步行步」 。

  
     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