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2日星期三

王德邦:记1986年末北师大学生雪夜争选举权游行




【 民主中国首发 】

从目前网络上能搜索到的资料来看,对1986年底学生民主运动在合肥、上海、南京、武汉等地的开展情况有较多记录,但对北京高校,尤其是作为当年民主运动最有代表性的北京师范大学学生雪夜游行情况,几乎没有多少文字记载。当年我有幸亲历那场雪夜游行争民主的运动,深感有责任将那段历史记录下来告知于世。如果说1989年春夏的爱国民主运动是中国社会向现代文明转型努力剧幕的一个高潮,那么1986年底的全国高校争民主选举权运动就是这个剧幕的报幕与前奏,其在整个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民主运动中有着不可忽视的地位与意义,而其中争取选举权的诉求在今天香港公民争普选的社会运动中再次成为无可绕越的历史性课题。


如果说1989年春夏的爱国民主运动是中国社会向现代文明转型努力剧幕的一个高潮,那么1986年底的全国高校争民主选举权运动就是这个剧幕的报幕与前奏,其在整个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民主运动中有着不可忽视的地位与意义,而其中争取选举权的诉求在今天香港公民争普选的社会运动中再次成为无可绕越的历史性课题。这个历经近三十年的中国公民争选举权问题,为什么迟迟不得解开,却又时时难以回避,值得这个民族和国民认真思考、研究。

从目前网络上的资料来看,对1986年底学生民主运动在合肥、上海、南京及武汉等地的开展情况有较多记录,但对北京高校,尤其是作为当年民主运动的最有代表性的北京师范大学学生雪夜游行情况,几乎没有多少文字记载。当年我有幸亲历那场雪夜游行争民主的运动,深感有责任将那段历史告知于世。

1986年底安徽合肥举行基层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因候选人都由官方控制推荐,学生没有自主推荐候选人的权利,这引起了学生的不满。以安徽中国科技大学为代表的合肥一些高校学生,在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时公开对提名候选人程序进行质疑,并且直接要求依法落实学生自主推荐权。为争取这种公民自主推荐候选人的真正选举权利,1986年12月5日,以中国科技大学为主,联合安徽大学等高校的4000余学生走上街头,举行了“要求进行民主选举”的游行。随后,上海、南京、武汉等高校学生纷纷起来响应。

南方高校争民主选举游行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北京师范大学,在同学中引起了一些争论、探讨,有人主张上街响应,有人反对上街。在师大水房前学校与学生日常贴广告通知的墙上,当年12月下旬,陆续贴出一些支持民主选举的大字报。12月28日中午与傍晚,学生就餐时间,贵州诗人薛德云与北师大诗社的几位同学在学校水房前的空地上朗诵诗作,发表一些呼应南方高校要求民主选举的演讲,并指斥北京日前出台的《北京市关于游行示威的若干暂行规定》(简称“游行十条”)违反宪法,侵犯人权,呼吁同学们起来争取民主。由于天气很冷,当时只有几十名同学围观。到了当日午夜,薛德云与几名同学在三一八纪念碑前大声呼喊支持南方高校民主运动的口号,并呼吁学生起来上街游行。于是陆续有数百人聚集到三一八纪念碑前。

当天晚上,北京大雪纷飞,寒风刺骨,气温下降到零下十几度。在凌晨一点多钟的风雪中,大约三四百号热血沸腾的青年学生(其中大约还有二三十名女生)冲出了师大东校门,一路高喊着“要民主,要选票,反腐败”等等口号,向北到达北三环的北太平庄。由于天气寒冷,街头来往的车辆都极为稀少。游行队伍到达北太平庄西边的蓟门桥头时,几辆警车匆匆赶来,车上下来几名警察,但没有阻拦学生,只是从边上跟着学生队伍一路摄像,而警车也只是一路缓行地与游行的队伍保持同步。
参加游行的学生们一路高呼着口号沿北三环向西行进,大约于凌晨3点左右到了中国人民大学东门。当年大学的校门都是用铁管焊接起的两开栅栏形大门。学生在人大东校门口聚集后,对着里面高呼“人大学生,出来游行,争取民主,要做主人”等等的口号。见里面没有反应,于是一些学生就前推后拥地挤向校门,经过一阵推挤后,将铁栅栏门推开了,学生涌入了人大校园内,在学生宿舍区呼喊口号。游行队伍中有几名学生,不知从哪里拿来几只洗脸盆,或者是从学生宿舍窗户上取的不锈钢饭盒,当作乐器,配合学生喊口号而一路敲打起来,这样使游行队伍气氛更加活跃。只见游行学生呼喊着,邀请人大学生起来参与争取民主的游行。由于天气太冷,又值深夜,人大当时只有十几名学生起来加入了游行队伍。

游行队伍在人大校园转了一圈后,出来继续向西北方向的北大前进。在经过中关村一带时,碰到前面有警察用高压水龙头喷洒业已结冰的路面,估计是想通过路滑来阻止学生前行,但没有对游行的学生进行喷射。记得当时有几名学生上前质问警察为什么要喷洒水,警察见学生上来,也没有争执就走开了。当时路虽然很滑,但学生们从路边人行道与绿化带往前走。到大约凌晨5点来钟,游行队伍到了北大的南大门。大家依照到人大的作法,将校门推开,进入北大校内游行并呼喊口号。

北大有些学生也拿出脸盆,打开窗户,对着游行队伍敲,以作为呼应。那种楼上楼下以盆为乐器的互相敲打对应,增加了游行的欢乐气氛,也驱散着游行学生的疲倦。在北大,也有少数学生起来加入到游行队伍中。由于北大校园较宽,游行队伍在校园转了一圈后,从北大的东门出来,向东北方向的清华大学前进。当时大概到了早上六点多钟,路上已经有了早班车行驶。可能是中途有学生劳累而转到同学处休息,或者有坐公交车返回师大的缘故,游行队伍到达清华大学南门时,只有两百来人了。队伍推开了清华南大门,一路向校园里面的学生宿舍区进发。当游行队伍到达宿舍区后,天已经微微放亮。队伍在宿舍区呼喊口号。一些清华早起的同学前来跟游行学生交流,有学生在经过一夜奔走呼喊后,在又饥又渴情况下,跟着清华的一些学生前去食堂吃早餐去了。游行队伍至此基本上就三五成群地散去,各自设法坐公交车返回北师大了。后来听说当时还有二三十名学生意犹未尽,再次返回北大呼吁游行。

参加当晚北师大雪夜游行的哲学系八五级有四名学生,在返校第二天后分别被班主任找去谈话,但也只是问了问学生的想法与认识,之后系里老师就再没有就此事找过这些学生。后来听说是时任国务院总理的赵紫阳先生明确指示不得对参加游行学生秋后算帐,所以参加当晚游行的师大学生应该没有受到什么追究。但贵州诗人薛德云在游行的第二天就被捕,随后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判刑三年。
1987年元月12日,被体制内顽固派视为自由化代表人物的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被开除党籍,元月16日胡耀邦先生被逼辞去总书记,中共体制内改革势力遭到削弱,也因此积下学生与知识界对胡耀邦受到不公对待的愤懑,这为八九爆发纪念胡耀邦的爱国民主运动埋下伏笔,同时也因为胡耀邦被逼下台,体制内改革力量受到重创,为顽固反动势力在八九主导屠杀创造了条件。

1986年那场直接起因于公民要求推荐候选人的争真选举权运动,虽然最后被镇压下去了,但是中国公民要求落实宪法权利的努力从来没有止息过,后来的八九爱国民主运动,持续不断的维权运动,以及今天的香港争普选运动,都一再昭示了公民宪法权利不容剥夺的现实,及中国公民将为落实宪法权利不息抗争的决心。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