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6日星期日

查建国:党大还是法大?(与环球时报争鸣之134)




     10月20日至23日中共开十八届四中全会,主要议题之一是“依法治国”。为此环球时报连发四篇社评。社评反复强调的一个重点即是党与法的关系。环报21日社评讲“、、、、一些西方主流媒体反复提出在中国‘党大还是法大’的问题,这对有的人理解这次会议可能形成误导。在这些西方媒体的分析中,党的领导和依法治国‘是矛盾的’,他们宣称弘扬此,彼必然要打折扣。西方这一老生常谈的政治逻辑一直在影响中国部分人的观念。”24日社评讲“四中全会还回应了一个由西方势力主导提出并渗透进中国的尖锐问题,那就是对所谓‘党大还是法大’的纠缠。” 无论四中全会还是环报社评都不敢直接说出到底谁大?但处处论述的潜台词均是:党比法大。

  
     如何分析党大还是法大可从两方面入手:

  
     一,谁立法?法源于人而非神。人分党或民,党又有竞选产生的执政党和一党制的独裁党之分。前者对立法影响有限,后者对立法影响是垄断性﹑决定性的。民也有假普选产生的非法代表会和真普选产生的合法代表会之分。前者立法代表独裁党,后者代表人民﹑国民﹑选民。我国是一党制的党控制选举,产生党控制的全国人大立法。现实行的82宪法就是在党军委主席邓小平直接领导下产生的。法是工具。独裁者是喜欢和善于用“法”治国治民的(毛泽东“无法无天”是例外,很难复制)。从皇权时代的韩非﹑商鞅﹑大清律都是“法家”治国,到斯大林1937年讲“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一部稳定的法律” ,到中共不离口的“党领导与法治统一”的理念都说明法治与专制不矛盾,独裁者立法后再“依法治国”。

  
     二,谁执法?依法治国本质由其主语决定——“谁”?依法治国。我国是党政不分,党在政上党比政大党领导政。全国一盘棋,东南西北党是中心。全国听党的,党听中央的,中央听“系列重要讲话”的。过去人们老讲“反专制独裁,要法治”。现在专制者也高喊“依法治国”“依宪治国”,大家都举一面旗,这说明了“法治”的两面性。法治分独裁法治与民主法治两种类型。独裁法治是专制独裁者领导的,专制体制下的法治。它是治下不治上,治官不治皇帝。试问哪个法庭敢不经党决定﹑党双规就独立依法立案来审判执政党高级领导人?民主法治是民选政权领导的,民主体制下的法治。它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司法独立的。民主法治的精髓是多党普选﹑权力分立制衡,自由人权至上,普世价值﹑自由人性自然法为基石的。
   
     党立法党执法,法是加强党领导﹑改善党领导﹑延续一党制生命的手段,治民的工具,遮人治的面具。党比法大是历史(两个三十年一脉相承的历史),是现实,是理解中国政治的钥匙﹑密码, 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中共自信独立于世界的创新的理论﹑道路﹑制度。党比法大是讲党比人民大,党是娘是老板是主人,党与独裁法治是混然一体,不分大小的,但党比人民的民主法治大。党治与民治是对立的,是天敌。
   
     独裁法治也是双刃剑。百姓也可以用其矛攻其盾。如82宪法既肯定“党领导”为国体,又承认公民有种种政治权利。虽然前者是实的﹑真的,后者是虚的﹑假的,但各取所需也是双方博奕一景呀!
   
     两种法治之争必定撕裂社会,造成违法抗命﹑求法维权﹑修宪运动﹑依宪判罪(颠覆罪)﹑法出多门﹑破法改革等种种乱象。造成民运圈内“维宪派”“司法独立先行派”“挺习派”“党主导改革派”等种种错误思潮。
   
     变党大为法大就是人民立法执法的过程;就是要使法成为限制公权力、执政党的笼子,成为公民权利的保护伞,成为宪政民主的护卫神。这是民主转型的任务。

  
     北京查建国2014年10月25日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zhajianguo2012@hotmail.com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